笔趣阁 > 炮灰修仙 > 第1034章 化神(一万字)

第1034章 化神(一万字)

作者:果果果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炮灰修仙最新章节!

    第126章

    小金树抖了抖一树金叶子,另在一旁鄙视小澄子,“傻眼了吧?拖后腿的人一直是你,澄一和澄小宝都很厉害的好吗?整天瞎担心她们,还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

    小澄子鼓着一张包子脸,抬头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

    她也不想拖后腿,多给她点时间,她会成长起来的!

    又飞了许久,一路上又遇到好几个浑水摸鱼的,俩人都装作没看到。

    这种事管不过来,她们也不会把时间耗在这里,还是先做完自己的事情,等那些三流岛屿派了人来接手,自然无人敢来了,重新分配的资源都是睿明真人他们先通知那些岛屿,哪些资源分到哪家手里,就让哪家来接手,另外岛主们都前往中州岛聚会,做了好事怎么能不留名?!

    睿明真人他们想怎么留名,小澄子和澄一都没兴趣知道。

    她们是外来者,在淳北州也呆不了多久。

    那十六大岛主与三流岛屿是高兴了,被打压的四大岛屿可能会恨死她们,收上去的资源分一分,分摊到众多三流岛屿头上并不起眼,分到仙晶矿脉的更是毫无用处。可是,对那四大岛屿而言,就是从他们身上咬下一大块肥肉,能让他们伤筋动骨,元气大伤。要说不恨小澄子她们,那才是见了鬼了!!

    在淳北州拉了一波仇恨,小澄子表示毫无压力。

    恨她的人多了去了,恨她爹爹的人更是海了去了,就像上元大世界遇到的阮家,对沐白真人恨之入骨,这样的家族门派不在少数,光是那一次龙泉秘地死过的人,他们背后的门派家族失去了顶梁柱,就足够让他们恨沐白真人了,比起沐白真人拉过的仇恨,小澄子觉得自己这点都是小意思。

    小金树看穿了她的想法,“你是想说你爹爹也很招恨?!”

    小澄子抿了抿嘴角,没吭声。

    小金树无情的说出真相:“你爹爹招恨,可他实力过人,再恨他的人,在他面前也得装孙子。你就不行了,你一个元婴修士,恨你的人还不乏一些化神修士,你还是早点把修为升上去吧!”

    小澄子叹了口气,“我也想啊,等我化神之后再离开淳北州吧!”

    澄一听了,她赞同地点点头,“你化神的契机就在淳北州,所以这次我不会跟着你,等到小岛之后,我会和你分开,免得有我在,误了你化神的契机就不好了!”

    澄一还是很乖的,不能耽误了小澄子的修为。

    正好她们要了两座相邻的小岛,一人蹲一个蹲。

    小澄子道:“好,等我化神之后,我们再汇合!”

    把小澄子放在一座无人小岛,澄一就去了隔壁的小岛。

    岛上的人早就撤走了,受仙气影响,这里的灵气极为狂暴,在仙气的肆虐下,只能在夹缝中生存,倒是岛上的仙气没有外泄,被锁在这一处,小澄子看到也觉得很神奇。

    这座小岛其实也不小,边缘都是巨石,中间是连绵起伏的小山。

    小澄子绕着小岛走了一圈,这是小澄子第二次遇到仙晶矿,上一次还是捡到小金乌的时候,不过那个仙晶矿有多重高明的阵法隐匿,就连仙气都没有泄,在外面觉察不到。

    所以,小小炼气修士就能挖矿了。

    淳北州的仙晶矿要霸道得多,在仙气的影响下,整个小岛上的灵气都极为狂暴,别说炼气修士了,就连筑基修士来了都活不过一刻钟,呆久了要么被绞碎肉身,要么爆体身亡。

    能来这岛上挖矿的,至少是金丹以上的修为。

    金丹修士也呆不了多久,能呆上三五个月就承受不住了。

    元婴修士更坚强一点,顶多呆个三五年吧。

    小金树叹息道:“淳北州的仙晶资源真的挺丰富的。也是跟他们与世隔绝有关,仙晶矿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小金乌出世的那座仙晶矿,品质比这座岛上的仙晶矿要高阶得多。在上古时期,那座仙晶矿绝对是顶阶的品质,可惜真魔大战之后,世界气运受损,仙晶矿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就跟归元大世界的灵石矿一样,外面再也找不出极品灵石矿。

    淳北州的灵石矿也没受什么影响,虽然极品灵石的价值极高,在淳北州却并非稀缺之物,澄小宝从小澄子一把一把的抓极品灵石出去玩,落到别人眼中,也不是什么怪事。

    小澄子问道:“极南之地的矿脉呢?!”

    小金树道:“极南之地也没受什么影响。”

    只是那时的小澄子并不关注这些问题,要不是今天来到仙晶矿,小金树也不会主动跟她提起,说到极南之地,小金树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妖域也是这种情况。要不然,你以为妖域为什么那么多炼虚境妖修?!”

    明明世界气运相同,妖域一出世,炼虚境妖修就能成群了。

    再看归元大世界,也就小猫三两只,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小澄子有点小沮丧,“所以……我们的资源比别人落后很多?!”

    小金树无情的给了个肯定的答案,“资源落后,实力自然也不如人!”

    没有足够的资源,如果能培养出大批的人才?!

    淳北州这次的资源之争,要是让重华真人他们成功了,一旦资源倾斜得太过,将来整个淳北州就是他们四家的天下,别的人就算晋阶,也能被他们扼杀。

    结果就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世界气运上升,也只是强者得利。

    …………………………

    进了矿洞,里面仙气充盈。

    小澄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觉得身心舒畅。

    沐浴在仙气中的感觉真好,比她空间里的仙气浓郁多了,还是要努力修炼,早日把归元大世界的世界气运升上去,清理掉真魔战场,再早日飞升上界,到那时,遍地都是仙气!!

    小澄子闪身进了空间,翻找出几枚储物戒指。

    再次离开空间,她就开始了挖矿日常。

    对别人而言,挖矿是种酷刑,对小澄子来说却是一种至高的享受,无时无刻都有仙气入体,一边挖矿一边吸收仙气,这种悠哉的小日子别提多幸福了,只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半年后,一个身着黑袍的化神修士从空中掠过,眸光犀利地扫过下方的成片的小岛,又取一块残片看着上面残缺的地图,他低声道:“应该就在这一片,可惜本座手中的残片太模糊。”

    模糊还是小事,重点是他只能靠猜!

    曾经的淳北州远非现在能比,除了二十大岛屿,还有一片不比中宁域小的大陆,大陆比那二十大岛屿还要繁荣,在那个大陆面前,二十大岛屿也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的份,没有他们称霸的份。

    可惜的是,就在真魔大战之后,世界气运下跌,这片大陆被毁了。

    这片大陆上,当时还存活了不少大乘修士,一个都没有逃出来。

    一夜间,这片大陆消失在茫茫大海,这一片海域的气场都变得十分古怪,就跟能吞人一样,不论什么修为,来到这片海域就必死无疑,也成了整个淳北州的噩梦。

    直到两万年后,小归元苏醒,这片海域的气场才有了好转。

    说到真魔大战那场祸事,那五个大陆的高阶修士倾巢而出,结果无比惨烈,所有的高阶修士都有去无回,各个门派家族群龙无首,混乱了很多年,才慢慢的恢复秩序。

    淳北州也受伤不轻,高阶修士没有出去应战,结果不仅沉了一个大陆,高阶修士一个都没有逃过,全在那一夜间死绝了,上至大乘,下到炼虚,一个都逃不过。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妖域、海域和极南之地有古神神魄以身相护,高阶修士们也都去了真魔战场,只有淳北州的高阶修士们都在自欺欺人,以为自己与世隔绝,就能真正的独立于世外了。

    比起淳北州,外面的五个大陆就幸运多了。

    高阶修士尽数献身了,炼虚修士有幸存活,去了别的世界,还有上升的机会。

    淳北州的后人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甚至连那场真魔大战都没听说过,他们被关在这个与世隔绝之地,只知道世界气运下跌了,离开的人都回不来了,也无法传递消息。

    如若有人告诉小澄子,她半点都不会觉得意外。

    别的时候,你怂就怂吧,那是你自己的事。

    可真魔大战关乎了整个归元大世界的命运,谁也不能怂!!

    生在归元大世界,长大归元大世界,这个世界孕育了他们,在归元大世界有难之时他们却龟缩在一角,就算逃得了真魔大战,也逃不过命数该绝,死得悄无声息的,也毫无价值。

    归元大世界牺牲前辈们,等到真魔战场消失,就是他们复活之日。

    而淳北州死去的高阶修士,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这片海域的气场恢复了不少,与仅限于上空与岛上,水中还是一片混乱。

    也是在气场恢复之后,这一片海域的小岛才有机会现世。

    现在是小岛,上古时期指不定是那个大陆上某个门派的山峰。

    说句现实点的话,如果这个大陆没有下沉,真没有那二十大岛屿什么事。结果整个大陆的所有生灵一遭覆灭,那二十大岛屿有了机会当老大,还将这一片海域的小岛都给瓜分了。

    要说淳北州哪个区域的资源最好,肯定是这片海域。

    数万年过去,偶尔有人在小岛上捡点东西,那个大陆连冰山一角都未露出来,无阳老魔手里的残片,是从东阳岛出发,大概着估算距离,想找到淳北州上古时期十大门派之一的太一门。

    当时这个大陆沉了,那二十大岛屿刚当上老大,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联手起来将淳北州有关这个大陆的资料都销毁了,明明是因为自己心虚,对外却道怕被牵连。

    被封闭太久,不知道外面的世,整个淳北州都人心惶惶。

    以至于他们站出来称大,其他人势单力孤,也只有听从的份。

    无阳子手里的地图,是在一个上古洞府里发现的。

    那个洞府的主人,曾是太一门的弟子,洞府里还有一些资料。

    可惜数万年过去,地图被毁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几块模糊不清的残片。

    …………………………

    无阳子估算了一下距离,大概就在这一片了。

    他落在一座小岛,混浊的老眼带着几分不悦。

    “岛上有仙晶矿……也是倒霉!”

    在仙晶矿,就意味着他的时间有限,动作也不能太大。

    遇到仙晶矿,别说他一介化神修士,便是炼虚修士来了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无阳子跟小澄子一样,在岛上转了一圈。

    岛上的灵气极为暴虐,怕神识被绞伤,只能靠一双肉眼。

    转了一圈也没有什么收获。

    他方向一转,朝着矿洞走去。

    其在岛上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还不如进矿洞里看看。

    这片海域的无名小岛极多,又开掘多年,还不知往地底下掘了多深。外面只有一个入口,进了里面就四通八达,不止一条道可选,他只要找到通往地底的那条道,总有机会找到太一门。

    无阳子身形一闪,消失在小岛上。

    小澄子还不知道仙晶矿中多了一个人。

    好死不好的那个人七拐八弯偏偏跟她同一条道。

    俩人走在同一条道上,也并非偶然。

    小澄子进了矿洞,就走了最中间的大道,中途分了一次次道,她依然是走中间的大道,走到深处的岔道,几条道看起来都差不多,她就选了仙气最浓郁的一条道。

    没多远就走到了尽头,她就开始挖矿了。

    论挖矿速度,小澄子说句以一抵千都不为过。

    别的矿工顾忌颇多,矿洞里的仙气太浓郁,呆久了他们承受不起,再有一点,他们采矿只能依靠一些小工具,小澄子是用仙气直接切割仙晶,小手一挥就搬进了空间里。

    小澄子一天开采的仙晶,比起别人一千日还要多。

    半年下来,这条小道只是外面看起来小,走到里面,就会发现在小澄子的开掘之下,这几条小道已经被打通了,不仅如此,小澄子还跟只挖宝鼠一样朝下深处大肆开采。像这种越往深处越能开采的仙晶矿,若让人发现里面打通了,空间还那么大,眼珠子都会瞪出来,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

    要说小澄子不是人,也没什么不对的,她本来是个小仙人。

    无阳子想走个捷径,走上了小澄子走过的路,前面都很正常,他除了小心隐蔽自己,也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可自从他走进这个被打通的空间里,他的心立马就提了起来。

    无阳子整个人都戒备了起来。

    大手一招,便祭出了他的本命法宝。

    小心翼翼地打量起这宽阔的矿洞,无阳子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该不会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吧?若非有人抢先,哪个二傻子会把仙晶矿内部打通?一眼望去还看不到尽头!

    矿洞外面无人看守,估计对方也在摸索中。

    被当成二傻子的小澄子还在努力挖矿。

    小金树倒是发现了无阳子,但是它没有吭声。

    和澄一一样,它也有种预感,小澄子化神的机会要来了。

    到了这种时候,它和澄一都很清醒,哪怕有危险在靠近,也不会贸然插手,唯恐破坏小澄子的机会。就跟当年的玄翊一样,自以为是好心,却是实打实地捅了小澄子一刀。

    无阳子隐匿了气息摸了进来,这一路都没遇到人。

    仙气之中,他的目力有限,走了好一段,终于瞧见了人影。

    看到小澄子凶残地切割了一块比成年男子还高的仙晶,收起之后,又轻松的切下一大块,她身上看不到半点不适,还欢快地哼着小曲,看到这一幕,无阳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这是假的吧?!

    要不要这么凶残?这里是仙晶矿啊!

    换个普通的元婴修士前来,一天也就能撬下这么一块。

    他抬头看了看几乎贴着脑袋的仙晶,也是小澄子个子矮小,动起手来不方便,只能把仙晶切割成这么大一块,她人小,这个高度虽然有点压抑,但不妨碍她自由活动。

    对无阳子来说,上方的仙晶就跟压在头上了一样!

    要是小澄子动作再小点,估计他得弯得腰才能走进来。

    亲眼目睹了小澄子轻轻松松地挖矿,无阳子心中有了主意,别说一个他了,就算数十个数百个自己也抵不过这个小胖丫头,若能将她攥在手中,让她乖乖地朝着下方挖,用不了多久就能挖到底了!

    如若是他找错了地方,那就换个地方,有了这个大杀器在,别说一条仙晶矿,十条百条也能掏空,就算找不到太一门,也能找到别的门派遗址,总有机会找到那个沉没的大陆。

    小澄子低垂着眼睑,该哼的小曲就没停过。

    呵呵!

    后面的人以为自己隐匿得很好,矿洞里面遍布了仙气,在仙气之中小澄子就是他祖宗,别说他一个化神修士,就算炼虚修士前来,隐匿在仙气中也避不过她的感知!

    小澄子故作不知,还在继续挖矿。

    一道化神后期的威压覆了过来。

    小澄子抬起小肥手抓了抓耳朵,又继续挖矿。

    无阳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在仙气中,他的威压会大打折扣,同样的她一个元婴修士会受到的辖制也不小,以他的威压要压迫她也绰绰有余了,可她看起来却不像受到威压的样子。

    一阵肃杀之气忽至耳边,小澄子身形一闪就避了过去。

    无阳子冷冷一笑,还挺警觉的。

    他祭出本命法宝天星棋盘,棋盘上散发着幽幽光芒,看起来就有几分诡异。

    天星棋盘的光芒在短短瞬间倾泄出去,将小澄子笼在其中。

    无阳子抬手在棋盘上落了颗黑子,小澄子却恍若落进了另一个世界。

    她站在格子里,身上散发着莹莹白光,恍然间成了他人手中的一颗棋子。

    不等她有所行动,迎面而来的是一位身着黑甲,凶神恶煞的元后修士,他身上笼罩着一层黑雾,手里还拿着一柄雷光闪烁的重锤,看起来分量十足的重锤被他舞得虎虎生威。

    只听他一声怒吼,重锤朝着小澄子的面门就砸了过来。

    小澄子神情凝重,也不敢掉以轻心。

    小手一招,掌中多了一支小小的笛子。

    来得正好,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感悟的慢之意境是时候试试了。

    一曲天地无声被她缓缓的吹奏而响,刹那之间,天地无声,那柄直逼面门的重锤的速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了下来,十倍,百倍,千倍,明明近在眼前,却变得遥不可及。

    小澄子闪身到格子的另一角,与他拉开了距离。

    长宽都是一里的格子,对凡人而言有点距离。

    可对于元婴修士而言,这一里远真的微不足道。

    在天地无声中,黑甲男修手中那把雷光闪烁的重锤仍是落不下来。

    只听曲调一转,天地无声瞬间变成敛心曲,无声地化解了他的攻击。

    无阳子冷笑道:“还有点本意,一介元婴修士便能领悟到慢之意境!”

    语毕,他抬起手,又落下一子。

    小澄子身在天星棋盘上,无阳子是天星棋盘的主人,他一开口,传到小澄子耳中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一字一句都敲打在耳膜上,震得她有过分秒的失神。

    刚落下的黑子,在天星棋盘上又化为一个身着黑甲,身上笼罩着黑色雾气的元婴修士,小澄子准备闪身离开这个格子,结果却发现走不出去,她被框在格子里了。

    麻蛋,居然被局限在格子里了。

    眨眼间另一个黑甲人提着巨斧,杀气腾腾地斩了下来。

    小澄子屏气凝神,再次吹响天地无声。

    这两个黑甲人虽为棋子,却是由活生生的元婴修士炼制而成,小澄子也不知道对方手里还有多少个这样的棋子,以人为子,作为他的本命法宝,这人实在是丧心病狂。

    在天地无声的牵制下,两个黑甲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无阳子又连续落了两颗棋子,将小澄子包围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中。

    四位黑甲修士联起手来,小澄子被困死在中间,四人带来的压迫远远超过之前的两人,小澄子忽然闭上双眼,笛声已从天地无声变成了天地同伤,瞬时,整个天星棋盘都变成了黑白的。

    黑的是死,白的是生。

    生在小澄子脚下这一方小小的天地,死亡的黑色以极其强势的姿态蔓延出去,那四个黑甲修士仿佛被定住了,黑色所到之处,一切在短短时间土崩瓦解,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四位黑甲修士只是无阳子手中的棋子,并非真人。

    如若是真人,懂得变通,在身体裂开之时出手反击,打断小澄子的笛声,也许还有挽救的可能,可惜了,棋子终究是棋子,主人能控制棋盘,却不能将自己的一招一式都传给棋子。

    “咔嚓”声响起,四颗棋子上出现了斑驳的裂痕。

    裂痕迅速扩散,四颗棋子上散发着一丝丝的黑气。

    细看之下,这些黑气赫然就是死气。

    无阳子冷眼看着,这小矮子看起来一身正气,竟然修炼死气?!

    天地同伤未停,这个黑白的世界一分每一秒都有着极大的变化,四位黑甲修士化为无数碎片消散在空气中,小澄子脚下的格子也在这一刻变得支离破碎,她这才离开棋盘。

    再次回到矿洞,小澄子引动仙气,将她整个人包裹其中。

    仙气中的异动,让无阳子立刻警觉起来,仙气异动是要死人的,他收起天星棋盘,为了断后,更是为了将小澄子留在这个矿洞里,他朝着小澄子扔出一颗圆圆的拳头大小的东西。

    无阳子逃走了,小澄子引动仙气,将那颗圆圆的东西给裹住了。

    过了几息,无阳子预料中的巨响没有传来。

    于是,无阳子跑得更快了。

    还没逃出去,前方的仙气也暴动起来。

    无阳子脸上一片惊骇之色,“这……这是连出路也没了!”

    前方的仙气更为狂暴,无阳子还未靠近,就有种将死的预感。

    出路被堵死了,他想往岔道走,还未靠近,便被岔道中的仙气给吓到了,他进来的时候还风平浪静,在这短短时间里,他只遇到那个小修士,为何整个矿洞的仙气都被引动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阳子不想死,他只能往回跑。

    才跑出不远,这唯一的一条路也被堵死了。

    无阳子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这就是命啊!!

    在死亡来临之前,一道童稚的声音先传入耳中:“化神修士就很厉害了?将一个个活生生的元婴修士炼制为棋子,还盯上我了?想把我变成你的棋子,先看看你的命有多长!”

    无阳子猛地抬起头,就见一道小小的身影立在不远处。

    小澄子目光沉静地望着他,她掌中托着一团仙气,仙气中包裹着一个圆圆的东西,见他望了过去,她咧开唇角笑了笑,“既然是化神前辈送给我的,那我就笑纳了!”

    无阳子满目骇然的望着她,“你……你究竟是何人?”

    被仙气围剿,如若再不明白,那他就白活了。

    只是他想不通,一个元婴修士为什么可以控制仙气?!

    小澄子没有回答,小肥手在空气中虚虚地抓了一把,就见一团暴虐的仙气旋了过来,只是一点小尾巴扫到无阳子,顷刻间,他的肉身就碎成了渣渣,就连元婴都一起死了。

    小澄子再驱散那团仙气。

    她走过去,捡起无阳子的储物戒指。

    地上还有个破碎的棋盘,还有散落着十来颗黑子。

    小澄子都捡了起来,这些黑子等澄一来了,看看能不能超度。

    本以为仙晶矿内不会有人来,毕竟仙晶矿不会有人偷,无阳子突然摸了过来,肯定是有缘故的,小澄子引动仙气封了矿洞,以免再招来不速之客,之后再打开无阳子的储物戒指。

    里面乱七八糟的材料很多,还有几片单独放置的残片。

    小澄子盘膝坐在地上,一边吸引仙气,一边研究残片。

    残片破得太厉害,拼拼凑凑,只能依稀看出是一份地图。

    小澄子嘘了两声,“小金树,我找到藏宝图了,你不给点指示吗?”

    小金树呵呵道:“找到宝藏也不是我的,我才不给你提示!”

    小澄子撇了撇唇角,小金树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要是能找到宝藏,她一定会分给澄一和澄小宝的。

    还说它有多宠澄一,都不会为澄一争取福利,鄙视这棵渣渣树!

    说着要找宝藏,其实小澄子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她是来挖矿的,不是为了宝藏而来的,再说了,就算找到她也未必用得上,比起别的东西,对小澄子来说,还是仙晶更实在一点。

    “你要是缺了肥料,就自己汲取仙气。你要是能探矿就更好了!”

    “我是一棵树,你还想要我帮你挖矿?”小金树马上就暴躁了。

    “你也知道自己是一棵树啊,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抢我仙晶的难道不是你?!”小澄子现在还记着呢,就因为她储物袋里装着仙晶,小金树就盯上她了,还抢她的仙晶。

    被翻了旧账,小金树果断装死。

    小澄子也不理它了,一边吸收仙气,一边将脚下的仙晶切割得整整齐齐的。

    之前朝着前面挖矿是一块块的切割,现在清出一片不小的空间来,自然该往下面挖了,可以大块大块的切割,省时又省力,她从这头将线划到那头,跑了十几个来回,就收了一厚厚一层仙晶。

    小澄子挖仙晶的效率更高了。

    连续半个月,小澄子沉迷挖矿,难以自拔。

    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变成半透明的魂体,不知身处何处。

    小澄子站在药园子里茫然四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香,低头一看,这个药园子比起她爹爹的药园子也不差了,品种繁多,还多是上古时期的稀有灵植,万年灵药更是数不胜数。

    一株比它还高的灵药弯下腰,叶子在她头上轻轻地拂了一下。

    小澄子伸出半透明的小胖手把它扶正了,虽是魂体,她却给碰到它。

    小心翼翼地走出药园子,小澄子还没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她明明是在挖矿,怎么挖到别人的药园子里了?仙晶矿中又没有传送阵,她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小澄子挠了挠耳朵,想不起发生了什么。

    身后的风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小澄子一回头,险些撞上一个人。

    这个人就站在她背后,离得很近,她的脚与她的脚后跟之间仅有一拳之隔。

    小澄子直接蹦开了,再仰着小脑袋望着来人,是位看不清修为的女修,容貌娇养,身段婀娜,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看向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好奇,但她身上并无恶意。

    灵双仙子朝着她的额心虚虚一点,“小家伙,你怎会来本座的洞府?”

    小澄子立刻从半透明的魂体凝实起来,“多谢前辈。我也不知道。”

    灵双仙子道:“本座是太一门的灵双老祖。你可知太一门?”

    小澄子摇了摇头,“没听过。”

    灵双仙子心中早有答案,却仍是忍不住问了下去:“你可知西极大陆?”

    小澄子依然摇头。

    片刻之后,她纠结的问:“前辈,西极大陆还在归元大世界的吧?”小澄子觉得自己跑到别的世界去了,归元大世界自古就只有五个大陆,没听说过还有个西极大陆。

    就连她魂回上古,也从未听说过。

    带资源什么的,也只有那五个大陆。

    灵双仙子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抬起头,目光幽远地望着蓝天,苦笑道:“是啊……还在归元大世界!”可惜归元大世界已经不认可西极大陆了,整个大陆都被排除在外了。

    西极大陆存在于归元大世界,却不被认可,只能覆灭了。

    她等了七万年,终于遇到一位后人,却连听都不曾听过西极大陆。

    小澄子愕然地望着她,归元大世界还有第六个大陆?

    也不对,早在十万年前,淳北州就被隔绝世外了。

    如果存在另一个大陆,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淳北州与外面并无来往,连真魔大战都不知道。

    小澄子又有一点点小纠结,她问:“难道我又魂回上古了?”

    灵双仙子低头看她,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是啊,你魂回上古了。”

    小澄子终于认命了,挖矿挖到上古时期,仙晶矿的下方估计就是这个灵植园了,无阳子拿着残片应该在找西极大陆,一个消失在海底的大陆,埋藏了数万年的宝藏,难怪他连仙晶矿也得闯。

    小澄子问:“西极大陆是淳北州的大陆?”

    灵双仙子道:“嗯,是淳北州的大陆。”她朝小澄子伸出手,“来了就是缘分,本座带你出去走走。明天这个时候再带你走一趟,你就能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了。”

    一个不被世界认可的大陆,永远都在重复覆灭那一天。

    可惜这世间唯她一人清醒,清醒的看着所有人醒不过来。

    作为这世间唯一一个清醒之人,没有人知晓她的痛苦,七万年里,刚开始她快被逼疯了,不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结局,她还是认命了,冷眼看着这个被抛弃的大陆,与这个大陆上的生灵。

    如若可以选择,灵双仙子宁可自己也跟那些人一样无知无觉。

    也不想当这唯一的一个清醒之人。

    灵双仙子低头看了小澄子一眼,这是七万年里,她第一次遇到正常人。

    从仙府出去,远远地就看到广场聚集着不少人,“今日是门派大比第三天。”

    小澄子好奇地望着那边,“前辈,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灵双仙子携着她悄无声息的出现,以免惊动擂台上弟子。

    小澄子是元婴修士,灵双仙子便带着她来到元婴修士的擂台区,这边的擂台不太一样,在外围看起来小小的,登上擂台就有万里长宽,足够让人施展了。

    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修士打得天昏地暗,小澄子也看得津津有味。

    灵双仙子道:“想不想看看化神修士比斗?”

    像这种门派大比,最高就是化神场了,到了炼虚境就不用参加了。小澄子虽是元婴修士,灵双仙子估摸着她已经摸到了化神的门槛,也是在化神的时候,神魂才会跑出去。

    小澄子道:“先看完这一场吧,我觉得那位女修的胜算更大些!”

    灵双仙子心中早有答案,她已经看过不下万次了。

    “是啊,这一场是她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