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修仙 > 第931章 超生气的,要炸毛了

第931章 超生气的,要炸毛了

作者:果果果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炮灰修仙最新章节!

    第21章

    小澄子盘膝坐在祭台上,盯着那支玉笛不知在想些什么。

    简洁大气,没有一乱花哨,心里却茅盾的让人觉得精致,所以这是什么鬼?明明连一点花纹都没有,除去占了“小”字的优势,还真的不见哪里精致了,那她心里的感觉又是哪里来的?

    看了许久,仍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小澄子也有点泄气。

    一人一树都在叹气,看到宝物拿不走,这种感觉太过酸爽。

    小澄子动了动身子,竖起膝盖,双手垫在膝盖上再枕着小胖脸,斜睨着墙上的壁画,她低低的叹息道:“要不我试试把它送进我的天域中?到时候,我身为天道,应该能镇压它吧?”

    小金树一盆冷水给她当头泼下,“问题是你能带进去吗?”

    她几次伸手还没碰到,就化为飞灰了,怎么带进天域中?

    可是小澄子不死心,“和它一比,九天息壤简直不是同一档次的!”

    九天息壤虽然烫手,但它乖乖的在她识海中呆了一百多年,就算到了天域中,除了跟她杠了一段时间,终究是畏惧她的,不敢做得太过分,这只玉笛显然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就连创世所用的五行神物都不够格与它比,它究竟是何物?

    小金树也很无奈,“这只玉笛很奇怪,我连半点歪心思都不敢动!”

    出自真天道之手,这只玉笛小小的看起来更像小孩子的玩具,亦如沐白真人给她做的玩具琴,虽为玩具,所取的材质样样皆为上剩,便是拿去给人当本命法宝都够格了。

    这支玉笛出自真天道之手,不难想像是做了给她当玩具的。

    小澄子再次打起精神,“不管了,留给我的就是我的!”她忽然起身,跃跃欲试地靠近玉笛,小金树惊呼道:“啊喂,你是不是傻?同样的结果,你何必一试再试……”

    话未说完,小金树识趣的选择了闭嘴。

    小澄子没有伸手,而是抛出一团绿光,亦如困住迷血魔那些绿光团子。

    只是绿光团子还未靠近玉笛,便消散无踪了,好似从未出现过。

    小金树泄气道:“唉,就连百试百灵的绿光团子都没用。”

    小澄子也颇为失落,“那……要不我拿净世佛珠来试试?”

    小金树道:“佛珠没那么大能耐。”

    于是一人一树又纠结了。

    天道会不会故意为难她呢?

    不至于呀,还特地让淮安仙君的神念等她那么多年。

    就连小澄子都觉得自己是天道的亲闺女,天道更没道理害她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

    既然给她留了东西,那肯定有早做安排的。

    小金树也是这样想,“小澄子,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小澄子摇了摇头,从她十岁那年,小金树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她有什么东西它比谁都清楚,甚至可能是她遗漏的东西,它也能记得,“我不记得,你也好好想想,真天道应该早有安排!”

    要是没有安排,又怎会让她来拿这支玉笛?

    玉笛还没拿到,她已经重塑了三次肉身了。

    只是她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有了疏漏,或是把什么重要东西给忘了。

    小金树突然想起什么,提醒道:“当然你爹在龙泉秘地收到的战利品,除了一些邪恶的,别的都给你了。也许问题就在那里呢,你快把那些东西倒腾出来,一件件拿来试!”

    小澄子觉得有道理,“那就试试吧!”

    她小手一抓,就是一把储物戒指,一个个打开去看,除了一些材料,别的法宝或是残器都一件件抛向玉笛,结果却是来一件毁一件,扔了二三十来件,小澄子终于收手了。

    “不能这样浪费,这些东西我虽然用不着,但是拆掉还是能当材料用的。”

    她一个仙人,凡物经不起仙气,给她当武器只会怕和当年那把匕首一样,一注入仙气就崩断了,留着带回玄天宗也好啊,她离开那么多年,回去后为宗门多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

    “那你想怎么办?总要找出来啊,不然你一直呆在这里?”

    “我……这和浪费是两码事,我找找看有什么古怪的东西!”

    一枚枚储物戒指搜了个遍,觉得可疑的东西都收集到一边,再扔过去一试。

    结果还是不乐观,这支玉笛是真天道留下的东西,小金树也不得窥探,帮不上小澄子的忙。

    抓瞎了一段时间,小澄子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还没想到该怎么收起这支玉笛,但她已经不会贸然出手了,有了前三次的教训,她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到重塑肉身上。

    又过了段时间,小金树瞄了眼空间里撒欢的圆滚滚,突然灵光一闪。

    “小澄子,我想到了想到了,还有圆滚滚你没试过,快让它来试试!”

    小澄子眸光一亮,是哦,圆滚滚一直以来都很神秘,就连神龙幽谷的血色迷雾中,它也能横着走,甚至能准确地找到方向,如果连它都不行,那她真的没办法了!

    圆滚滚还在跟药灵娃娃们玩耍,突然被拉到空间外面了。

    它不满地龇着牙,冲小澄子挥了挥小金树,嘴里还在嗷嗷直叫。

    小澄子一手按住它的头,强行镇压,“别闹,回头看看这是什么?”

    抱着圆滚滚的手一转,它一抬头就看到那支玉笛了,嗷得更带劲了,它的眼睛亮晶晶地带着几分欢喜,四只小爪子一起扑腾,想去够那只玉笛,可惜小爪子太短,够不着。

    小金树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还是本大人机智又聪明,服气了吧?”

    小澄子也不跟它吵了,她早就发现了它杠精的属性,越跟它杠它越起劲!

    “嗯,给你记一个大功劳。先让圆滚滚试试,如果不行……”

    说着,她的小胖脸皱成一团,跟个小包子似的。

    “我可以重塑肉身,要是不行,圆滚滚的肉身也化为飞灰了怎么办?”

    “这……我也不知道……”小金树也纠结了。

    小澄子给圆滚滚顺了顺毛,它还探着小爪子要伸出去,又轻轻地拍了一下它的小爪子,“别闹了,化成飞灰了你就知道厉害了!”虽然想得到这支玉笛,但小澄子更怕圆滚滚出事。

    小金树道:“要不这样吧,你调整时间流速,稍有不对马上带它回来!”

    小澄子想了想,“来得及吗?”

    小金树道:“你把时间调整到千倍,应该来得及!”

    圆滚滚挣扎得更厉害了,四只小爪子都在扑腾,仿佛在生气小澄子抓得太紧了。

    顿了下,小金树又补充道:“圆滚滚比你想象中厉害多了,什么东西能碰,什么东西不能碰,它可能比你还清楚。而且,我和它在梵忧谷里呆了很多年,它其实很聪明!”

    有了小金树的劝说,又看到圆滚滚眼中的渴望,小澄子终于点头同意了,“以我现在的能力,要将时间调整到千倍还有点勉强,不过,终究是要一试,也许就成功了呢?”

    她单手抱着圆滚滚,另一只手取出佛珠。

    翠色的生命本源淌入佛珠,佛珠立刻绽放出白茫茫的亮光,时间一下子就拉长了,十倍,百倍,二百倍,四百倍,五百倍已经有点勉强了,小澄子还在加注,一千倍!

    强行加速时间流速,她的脑袋一阵阵胀痛。

    比起当年在龙泉秘地将时间流速加快到千倍,那已经好了太多了。

    毕竟修为相差了一大截,如今的她已经是元婴后期,早已今非昔比。

    圆滚滚终于探出了毛茸茸的小爪子,小澄子紧张得汗水都冒出来了,死死地盯着它的小爪子,靠近了一点点,又一点点,超出了安全范围,它的小毛爪子还是原来的样子。

    圆滚滚的小爪子够不着,就将胖胖的身子一起探了出来。

    它的眼睛越来越亮,终于一爪子糊上那只玉笛了,它开心地嗷了一声。

    下一秒,那支玉笛便被它这一爪子按了下去,稳不住了。

    小澄子还在头昏脑胀,看到这一幕,她心道不好,赶紧抱着圆滚滚向后一蹦,直接蹦到了一丈开外,就看到玉笛坠落到祭台上,祭台在她眼皮底下化为了飞灰。

    圆滚滚不开心了,一爪子挥开小澄子的手,直接蹦下地了。

    小澄子的生命本源刚停止,佛珠上的光芒立刻熄灭了。

    她收起佛珠又按压着脑袋舒缓了一下,“脑袋都快爆了!”

    小金树叹息道:“真是人不如熊,你看看圆滚滚玩得多欢呐!”

    小澄子瞥了眼,圆滚滚正抱着玉笛玩得开心呢。

    她小声问:“该不会这支玉笛是为圆滚滚准备的吧?”

    小金树整棵树都不好了,“卧槽,那个老变态还说他在等你?”

    小澄子就想走近一点看看,刚走出两步,就见圆滚滚回过头来,凶凶地冲她号嚎了两声,示意她不要过去,她还真的不走了,“这支笛子未必是想伤我,是我太弱了!”

    小金树表示无解,“你想怎么样?”

    小澄子大刺刺地往地上一坐,“你该问我能怎么办?”

    看着圆滚滚玩得开心,小金树也很无奈,也在怀疑树生。

    过了小半天,小金树又道:“你离开秘境的关键在玉笛身上!”

    小澄子目光发直,呆呆的说:“所以呢?让圆滚滚吞了它?”

    小金树嫌弃道:“你倒是会想,圆滚滚显然是把它当成玩具了!”

    小澄子不服气的来了句:“本来就是玩具,你想想我爹爹做给我的琴!”

    小金树沉默了。

    想了想,还真有这种可能。

    顿了会,它又道:“会不会我们一开始就想偏了?”

    小澄子眸光一转,“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方向?”

    小金树道:“我们之前当它是法宝,所以你扔的都是法宝!”

    小澄子脸色剧变,忽然想到什么,“卧槽,我怎么没想到呢?”

    她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件玩具扔了出去,是一只机关小熊,在须臾之城一位大乘修士给的见面礼,还未靠近玉笛就化为了飞灰,又拿出一只小毛球扔了出去。

    在须臾之城遇到的大乘修士送的基本上都是玩具,每一件都很别致。

    小澄子还是有一点点小心疼的,眼看着一件件玩具全毁了,就剩下沐白真人给她做的玩具琴了,小澄子纠结了一下,还是舍不得,“不行,这是我爹爹给我做的玩具,我不扔!”

    小金树恶狠狠道:“必须扔出去!你要搞清楚,你离开秘境的关键就在这支玉笛身上,你爹送的玩具没了可以让他再做啊,等你从这里走出去,要多少玩具你爹不会给你做?”

    小澄子纠结了一下,还是忍着肉疼扔了出去。

    麻蛋,结果还是化为了飞灰,小澄子马上就炸毛了。

    “我的玩具琴!好生气哦,等这支玉笛落到我手里,我要冷落它半个月!”

    小金树讪讪的,就怕小澄子把仇恨值转移到它身上,它赶紧转移了小澄子的注意力,“仔细想想你还有什么喜欢的玩具?或者是很特别,又不实用的的东西!”

    小澄子头都快大了,“华而不实的东西……”

    歪着脑袋想了想,还真的让她想到了!

    ——上清老人送的挂件!

    那个挂件不就是个华而不实的东西吗?

    一想到这个挂件,小澄子就想两巴掌煽到自己脸上!

    “我知道错了,我想起来了!我在幻境中的武器就是一支玉笛,那支有点花哨,没有眼前这支那么朴实。我最后一次祭拜列祖列宗的时候,就得了个一模一样的挂件!”

    她一直以为那个幻境的指引是那支玉笛,她以后要用的武器。

    万万没想到,真正的用意在于那个挂件!

    小金树不能跟着去幻境,也不知幻境中的事,“你赶紧试试!”

    小澄子小手一招,掌中便出现一只小小的玉盒。

    打开玉盒,圆滚滚眼睛一亮,就抛弃了玉笛奔向流苏挂件。

    小爪子把流苏挂件抓了出来,再叼到玉笛一旁,就见两见东西合二为一了。

    圆滚滚再叼着玉笛回到小澄子身边,献宝似的望着她,等一句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