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修仙 > 第893章 魔修二代(为Grace宝宝加更~)

第893章 魔修二代(为Grace宝宝加更~)

作者:果果果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炮灰修仙最新章节!

    第11章

    小澄子直奔商音峰,秦修竹与慕清泽他们四人都在洛风白的洞府等她,她只去过洛风白的洞府,正好洛风白人在宗门,他的洞府就借给他们几人相聚了。

    洞府大门未关,凌微仙子双手环胸,靠在洞府的石门上。

    远远地看到小澄子飞来,她吹了一记口哨,“熊孩子这里!”

    小澄子瞪了凌微仙子一眼,再扬起圆圆的小下巴,轻哼道:“又来搞事情,你还记得茶楼的事吗?再喊一声熊孩子,我就飞到空中哭你欺负我,你就别想混了!”

    说完,她径直迈入洞府中,留给凌微仙子一个后脑勺。

    凌微仙子瞪着她的背影,“啧啧,老祖出关后,你脾气也涨了!”

    小澄子道:“那是!我爹爹闭关的时候,你一口一个我爹爹再过几百年才会出关,我就是个没人管的小可怜。你仗着修为比我高,每天都叫我熊孩子。现在我爹爹出关了,你再欺负我一下试试!”

    凌微仙子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轻咳一声,“我哪有说过!”

    小澄子道:“就有说过。我现在是有爹万事足,懂否?”

    俩人都未掩饰,洞府中的人听到小澄子嚣张的小语气,不禁头疼。

    慕清泽白衣翩然,清逸出尘,他阔步从会客厅出来,目光便落到小澄子身上,打量着几乎没有变化的小胖团子,他蹲在地上,揉了揉她的脑袋,“一百多年未见,你还是老样子!”

    小澄子人小鬼大地揉了揉他的脑袋,“一百多年未见,你也是老样子!”

    慕清泽抓住她的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没大没小,哪有揉哥哥脑袋的?”

    小澄子想了想,道:“我替爹爹揉,替爷爷揉!嗯,可以的!”

    凌微仙子嘴角直抽,“慕道友,这熊孩子三天不打就能上房揭瓦!”

    慕清泽淡淡一笑,“无事,她在前面揭瓦,我在后面盖上就好!”

    小澄子给了他个赞赏的眼神,“你是个有前途的小伙伴子!”

    然后她脑袋一歪,就看到另三个小伙伴站在会客厅门外,正对她笑。

    小澄子朝他们挥了挥小胖爪,“若水,秦逸,南初,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下一秒慕清泽就揉乱了她头上的小揪揪,“你这是跟谁客气呢?还别来无恙?”

    “走开,我很嫌弃你!”小澄子挥开他的手,蹬蹬蹬地跑向秋若水,秋若水俯身想要抱抱她,却发现自己抱不动她了,她无奈道:“结婴之后又重了,我都抱不动了!”

    小澄子抓了抓自己的头,“唉……我也很无奈!”

    和小伙伴们成功会师,聊了几句,小澄子终于发现了异样。

    她一手指着秦逸道:“咦,我怎么觉得秦逸的气息有点虚弱?”

    秦逸的脸上带着几分苍白的笑意,“在外历练时受了点伤,还未恢复!”

    小澄子眉头一皱,追问道:“你伤到哪里了?需要什么灵药?我去给你找!”小澄子也不问什么细节,若是他们有办法医治,就不会让秦逸拖着一身伤了。

    慕清泽神色认真地望着她,“秦逸的伤还要找你帮忙!”

    小澄子生气地瞪着他,“你少跟我客套,需要什么就说!”

    慕清泽与秋若水无奈地对视一眼,还真是一点未变,原以为一百多年未见,小澄子又有一对大乘父母宠着,特别是沐白真人还无人敢惹,有这个的爹娘当靠山,多少会被宠得更娇气。

    现在看来,熊孩子还是以前的熊孩子,你跟她客气她还生气!

    二人不由想起小澄子要给他们分遗产的事。

    慕清泽道:“秦逸的经脉破损。想给他炼制九灵淬脉丹,丹方我手里有。炼制九灵淬脉丹所需的材料都极为珍贵,有秦师兄与洛师叔帮忙,我们凑齐了四种,还差三株万年灵药与极火之泉。”

    他递给小澄子一枚玉简,玉简中正是九灵淬脉丹的丹方。

    小澄子拿过玉简一阅,“还缺哪三种?丹方中的七种灵药我有五种!”

    空间里的药灵娃娃们都是勤快的宝宝,当年在龙泉秘地中得到的灵药,还有一些种子她一股脑全扔进空间里了,药灵娃娃们都有很好的安置它们。

    她还在沐白真人和故晚的药园子里逛过,空间里没有的,她每种拿了几株。

    几位小伙伴眼睛一亮,慕清泽道:“还缺菩提灵芝、百里灵藤和紫云宝蕊。”

    小澄子将玉简还给他,好家伙,缺的灵药她都有,“我在我爹爹的药园子里见过这三种灵药,有万年份的,天黑之后我就回凛绝峰每种拔一株,明天拿给你们!”

    几位小伙伴眼神一亮,“太好了,就只差极火之泉了!”

    小澄子转头望着洛风白,“极火之泉,洛道友有没有消息?”

    洛风白道:“极火之泉只在烈炎洲的烈焰山脉那边,不过那里地势偏远,环境恶劣,灵气稀薄,很少有道修去那边,多是魔修的地盘。道修想要极火之泉,只能与魔修交易!”

    小澄子问:“拍卖会或是交易会应该也会有吧?”

    洛风白道:“难讲,高阶修士看不上极火之泉。元婴化神想取点极火之泉,又极为艰难。极火之泉是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材料,对炼虚合体境来说,易如反掌。可是修为提高,眼界也会提高,到了他们的境界,已经瞧不上极火之泉了。与其取了出来换材料,还不如省着时间做点别的。”

    这倒也是,正常的筑基修士看到炼气期的丹药,基本上不会多看一眼。那些把时间花费在炼气丹药上的筑基修士,几乎没有太大的前途,因为眼界被局限了,一点小利都不放过。

    这种一点小利都不放过的人,绝无可能修炼到炼虚境,更别说合体境了。

    所以,想要极火之泉,只能找同境界的修士,同一个层次才有同样的需求。

    小澄子纠结地抿着嘴角,“那……九灵淬脉丹的成品丹呢?”

    收集不到材料,那就找成品丹,总不能连颗丹药都找不到吧?

    秦逸道:“成品丹不但珍贵难寻,还价格高昂,不要为了我兴师动众。”

    他相信只要小澄子有心想找,肯定找得到,她背后靠着沐白真人,还有整个天音门给她当后盾,可他毕竟是个外人,他不想仗着自己与小澄子一起长大,就给天音门添麻烦。

    秦修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小澄子这几个同伴都是识趣之人,“大衍秘境不仅有道修,魔修也会去。也许运气好,会有魔修二代身上有呢,若是遇到有的,可以交易一下。”

    洛风白道:“九灵淬脉丹这种丹药,极少有人存着,都是需要之时,才会炼制几炉,不比别的丹药,伤势恢复还能淬炼经脉,九灵淬脉丹就只有修复伤势之效。极火之泉的用途也不广,”

    效果单一,也不是必需品,只有经脉受损的人才会需要。

    在上元大世界元婴化神都毫不起眼,九灵淬脉丹也只有这他们才用得到。

    秦逸道:“嗯,到大衍秘境再找魔修交易吧!”

    小澄子道:“等大衍秘境回来,若还是找不到,就让我爹爹为你洗炼经脉!”

    她默默地思索着,实在找不到,那她以生命本源为他洗炼一下经脉,生命本源一出,什么伤势好不了?除非神魂与元婴受伤,生命本源帮上不上,肉身的伤绝对是妥妥的。

    秦逸激动地从蒲团上蹦了起来,“不可不可,不能给前辈添麻烦!”

    啊喂,小澄子的爹可是名震上元大世界的大魔王啊!

    小澄子请得动沐白真人,秦逸也不敢让他为他疗伤啊!

    小澄子道:“你别着急,我的意思是咱有的是办法,不是非要九灵淬脉丹不可!先去大衍秘境找找魔修们,实在无法,再找人帮你洗炼经脉。你要是害怕我爹爹,那就找峻逸师兄,他也出关了!”

    凌微仙子额前青筋暴跳,和熊孩子说话会被气死的!

    那是他们天音门的老祖啊,他们想见见老祖都要日夜期盼。

    可是熊孩子要找哪个就找哪个,她好想揍熊孩子一顿怎么办?

    和小伙伴们玩了一天,天色刚转黑,小澄子就挥别了他们。

    次日,她将菩提灵芝、百里灵藤和紫云宝蕊三种灵药交给秦逸就闭关了。

    小澄子拉着沐白真人一起来到山水世界闭关,先给了他一枚拓印了净世灭邪的玉简,再取出净世佛珠,“爹爹,我要赶在大衍秘境开启前多创两个护身的法术!”

    佛珠飘在她头顶,忽明忽暗,还散发着净世之光。

    沐白真人道:“要不要我给你提供些灵感?”

    小澄子神色认真地望着他,“怎么个提供法?”

    说实话,她还是觉得沐白真人的要求没有错,当年他就跟她说过,希望她从一开始就有自创的法术,道理她是知道的,可终究没试过别人创的法术,不知道差别在哪里。

    直到她见到上清老人,参悟了半年还参不透入门篇。

    当然了,和上清老人修为差距太大,也是个问题。

    毕竟前世今生是他到大乘期才彻底完善的法术。

    让一个元婴修士如何参悟?

    沐白真人问:“可有头绪?想自创哪种法术?”

    小澄子想了想,才道:“还没有头绪,只能入幻境历练,找找灵感。以我现在的修为和眼界,太高深的我还参不透,只能看到浅显的表面。我想要走上清老人的路子,凭着灵感先开一个头,再随着修为提升不断进化和完善,等我到大乘期,也能有个拿得出手的大招。”

    沐白真人问:“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幻境?”

    小澄子道:“能修仙的幻境,幻境中最容易让人领悟了。”

    沐白真人点点头:“还是让我来吧,你还是元婴期,经历不够,就算在天域中你的修为能达到大乘期,可终究不是自己修得的,制造的幻境中修为最高也就化神期。”

    小澄子恍然大悟,“我之前还不懂我的幻境里修为都不高,原来是这样啊!”

    在沐白真人的帮助下,小澄子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幻境。

    幻境中,她生在修仙界第一世家沐家,又是沐家主唯一的孩子,自从出生就注定了不平凡。

    自幼天资过人,测出无属性的完美灵根,之后更像是开了挂的人生,一切都顺风顺水,要什么有什么,将同一代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直到结金之后,慢慢的有一些不太正常的人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还一个比一个诡异,第一个假装跟她做朋友,再把她诱骗到一处险地,想要杀了她。

    那人自称炮灰女配,说自己死在她这个恶毒女主手里,她一脸懵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了活命,她把这个所谓的炮灰女配弄死了。

    之后总有人跑出来暗杀她,都说她恶毒,说他们死在她手里。

    见多了不正常的人,她已经不会跟他们讲客气了。

    后来,在她刚结婴时,又来了什么痴情男配。

    他说她负了他,她已经成了他的心魔,他要杀了她斩灭心魔,再修无情道。

    她一脸懵比。

    在她四岁时,族长爹爹就说要养她一辈子,等他老了就把族长的位置传给她。

    她是要接任族长的,谈什么感情?还说她负了他?真他妈让人害怕!

    这个所谓的痴情男配非要跟她你死我亡,她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直接把人弄死了。

    接二连三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人,后来她可小心了,可是这种神经病太多了。

    等她成功化神,原以为会风平浪静,没想来又来了位仙风道骨的男修。

    这个男修来自修仙界第一大派太云宗,还是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他提着剑大闹她的化神大典,说他是她的道侣,他们是一对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结果她为了证道把他给杀了。

    她开始反思,为什么总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人出现?

    如果只出现一个两个,可能是对方神经病,一切都他们癔想的。

    可是神经病越来越多,一个个说得跟真的一样,还都一口咬定她是恶毒女主,他们都死在她手里。

    难道她真的做过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