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决 > 十、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十、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作者:流浪的蛤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龙神决最新章节!

    封不平虽然隐居中条山,但毕竟也是立志做华山派掌门之人,智慧野心都不差,就是差了一点运道。

    如果没有岳不群,此人说不定就能仗着毕生苦修的一百零八路狂风快剑,夺回华山派掌门之位,从而成为五岳剑派重要成员。

    甚至就算有岳不群在,封不平也不是没有信心跟这位君子剑争斗,但偏偏他就遇上了徐宁这个不讲理的妖孽。

    数次斗剑,让封不平明白,自己终生都无望超越这个晚辈,这才做出了破釜沉舟之举。

    徐宁的这句话,虽然微有讽刺之意,但他说的钦佩,也是真心实意。

    封不平能敏锐的觉察到自己的杀意,并且立刻就放弃了挣扎,卖身投靠过来,也算是有些决断。

    徐宁也需要这样的武功精强,头脑敏锐帮手,帮助他大展宏图,所以在说了这句话之后,他并未有再多刺激这三名手下,在三人微微变色,有些恼羞,却还未发作之前,微微一笑说道:“三位师叔虽然自愿做我剑仆,但徐宁却不敢托大,以后还是会以师叔相称。正好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三位师叔去做,这件事做好了,比做华山派掌门要爽快十倍,权柄威风亦超出十倍。”

    封不平微微一愣,随即就有些不可觉察的喜色,他之所以如此干脆的卖身投靠,除了担心徐宁日后追杀,还存了三分别的心思。

    封不平如此热衷做华山派掌门,权势之心自然极其浓烈,嵩山派左冷禅早就拉拢过他数次,封不平并不甘心做左冷禅的手下,也未尝没有过,自己做了华山派掌门之后,再去跟左冷禅争夺五岳剑派盟主的念头。

    只是他也知道,左冷禅武功犹在岳不群之上,自己希望甚是渺茫。

    徐宁武功之高,犹如鬼神,远在岳不群之上,只怕也在左冷禅之上,若是徐宁日后得势,成了华山派掌门,去跟左冷禅争夺五岳剑派的盟主,十之八九可以成功,若是有朝一日,徐宁做了五岳剑派盟主,封不平自忖作为从龙之人,只怕权势威风也不差似做华山派掌门多少了。

    封不平就怕徐宁没有野心,既然徐宁有如此表示,也就表示,他的卖身投靠的确是一位“明主”!

    封不平微微点头,说道:“还请主上示下!”

    徐宁也未想到,封不平居然如此快就进入了角色,当下哈哈一笑,说道:“这件事儿说来也简单,就请几位师叔把这山洞石壁上,关于嵩山派,泰山派,衡山派,恒山派等四家的武功尽数拓下来,再翻写四份,分头送给嵩山派,衡山派,恒山派,泰山派,并且请这四派的掌门,前来我华山共商大计!”

    封不平不由得就是微微一愣,成不忧和丛不弃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起大叫道:“主上是要把五岳剑派的秘籍,每一家都送一份吗?不是单独把其余四派的失传剑术还了回去?这些剑法秘诀,乃是我们华山派独一份,为何要分润其他四家,此事万万不可!”

    徐宁晒然一笑,说道:“这些秘诀我们华山派一家独得,便是众矢之的,大家分润,就是众星捧月,此种差别,你们难道想不到吗?我也不是让你们白送,你们去了就说,我们华山派的武功也轶失甚多,希望这四家能把收集的本门武功做交换,若是没有华山派的功夫,别家的功夫也成,相信这四派总有一些别家别派的武功典籍,总之不能吃了亏。”

    封不平听了此语,若有所思,但丛不弃和成不忧却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何要把到手的剑术秘传都送出去,就算换回来一些别的武功,也不是独得之秘,又有何用?

    徐宁也懒得跟他们解释,这些古代人脑筋僵化,绝对无法接受他的想法,其实不要说这些古代人,就算很多现代人也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分享精神,宁可不要别人的东西,也不愿意跟人分享自己的珍藏。

    徐宁计划中,自家的华山派剑法和克制五岳剑派武功的魔教十长老武功,都不会交给其余四派,只用四派本身轶失的剑术武功,换去一些别的武功,正是互惠互利之事,但最终获利最大的还是华山派。

    其余四派不过是得回了失传的剑术招法,纵然实力有增长,也不会太大,更会因为贪图其余三派的剑术,而互相间生出嫌隙。但华山派的武学典藏,凭此一件事儿,就会暴增一倍,日后便可培养更多高手。

    其实这件事儿说白了,就是“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的另外一种版本罢了。

    徐宁这么做的理由,不外有三,第一可以凭此换取更多的武学秘笈,第二拉拢其余四派,赚个好名声,第三就是昭显实力了。封不平等三人武功极高,不输给嵩山十三太保之流,去其余四派走一遭,自然就会让别人知道华山派的实力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只有岳不群夫妇苦撑,小猫两三只的破落户。

    封不平自然猜不到徐宁的想法,但他却有另外一番看法,心底暗暗忖道:“这小子才这点年纪,剑术就精强若斯,自然是天赋惊人之辈。我华山派武功典藏有限,可若此事做成,他就能获得至少十余部新的武功秘籍,必然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横扫天下之势,再也不可阻挡。”

    想到了这里,封不平也不管两位师弟做如何想,立刻点头答应道:“这件事儿我必然为主上办好,换去更多的武功秘籍回来。”

    徐宁哈哈一笑,安抚了三人几句,就施施然而去,让这师兄弟三人自行商量日后行止。

    徐宁下了思过崖,立刻就去拜见岳不群夫妇,封不平不愿意回归华山派门墙,也不愿意就此离去,居然要做他的剑仆,这件事儿总要跟师父师娘解释,免得他们生出了芥蒂。

    当徐宁回到了正气堂的时候,岳不群正在召集众弟子,检验诸位弟子的剑法进境,看到徐宁进来了,也不瞧他一眼,岳夫人倒是仍旧很爱护这个大弟子,看徐宁尴尬,就把他召唤到了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