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决 > 二十六、葵花大师兄(八卦宁)

二十六、葵花大师兄(八卦宁)

作者:流浪的蛤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龙神决最新章节!

    徐宁缓步走入场中,呵斥令狐冲和林平之道:“嵩山派的朋友远来是客,我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你们怎可胡乱出手杀人伤人?我罚你们事后抄写朝阳一气剑剑谱五遍,抄写不完,不得吃饭。”

    令狐冲微微一笑,心头暗暗忖道:“我破去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的武功,大师兄才罚我抄写五遍朝阳一气剑的剑谱,回护之意也太明显了。”

    林平之还有些委屈,觉得自己维护师父,大师兄怎么还要罚我?

    令狐冲瞧得他表情不对,就轻轻伸手一拉,在衣袖底下轻轻勾手,林平之这才恍然大悟,望向徐宁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感激。

    徐宁身为华山派大师兄,年纪虽轻,但岳不群夫妇不在,他就是华山派的话事儿之人,华山派诸弟子都站在了大师兄背后。

    左冷禅冷哼一声,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就算此地是华山派山门,也不能因为一些口角就杀我嵩山派的人吧?岳不群何在?你让他出来跟我分辨?”

    徐宁哈哈一笑,说道:“我记得不久前,有个叫飞虎门的少门主,居然敢污蔑我师尊,我把此人一剑劈了,还杀上了飞虎门,连败一十九位飞虎门高手,把少门主的罪行写在大旗上,在飞虎门外挂了三天,后来那家门派自觉没脸,就自行解散了,江湖上再无飞虎门这个旗号。”

    徐宁冷冷瞧了一眼左冷禅背后的那些江湖豪客,淡淡的说道:“我或者奈何不得嵩山派,但其他人的背后,未必也有嵩山派这等实力吧?我记得刚才死的那个污蔑我师父的人,绰号青海一枭,师从白板煞星,家里也还有几个亲人。此次大会之后,我必然往青海一行,到时要瞧瞧,此人敢如此污蔑我恩师,究竟是谁给他的胆子。”

    徐宁嘿然冷笑一声,对令狐冲说道:“有些人就觉得,自己隐藏了身份,旁人就不知晓,奈何这世上,除非己莫为,才能人不知。今日你们人多势众,但总有落单的时候,自己家里也总有几个亲戚师友,我倒要看看,这些人也都有胆量跟我华山派做对不成?”

    徐宁可不是谦谦君子,他虽然是岳不群的大弟子,但江湖上也没有人送他一个小君子剑的雅号,反而是各种冷血辣手狠心毒肠之类的名号不少。

    只是每次宁越都占住了大道理,纵然有人想要替被他弄得脸面尽失之人说话,也要顾忌自己的名声,会不会跟一群抢男霸女的恶棍搅成同类。

    此时他完全扯下了脸皮,恶狠狠的威胁那些跟了左冷禅来华山的江湖豪客,这些江湖豪客登时人人心里发寒。

    林平之杀了青海一枭,还可以说是凑巧,但令狐冲一剑破四掌,废了嵩山派两大高手的武功,却是人人见得,更何况徐宁的名声武功,还在令狐冲之上,他这么不要脸皮的威胁,还真没有人敢不在乎。

    左冷禅语气一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说才好,他虽然是枭雄之资,但却不善口舌之争,尤其是徐宁这么扯破脸皮,就是直截了当的威胁,左冷禅更是不知该如何驳斥才够力度。

    嵩山派和华山派一个照面就剑拔弩张,而且还是人数少的华山派占了上风,这件事透着古怪,其余三派并不是完全跟嵩山派一伙,但也不愿意见到五岳剑派内部如此撕逼,当下定逸师太就缓步上前,摸了白云熊胆丸和天香断续胶,先替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手掌敷上天香断续胶,两人虽然被破了武功,但受伤并不算重,自己还能服药,各自吞了白云熊胆丸,退回了左冷禅身边,瞧向华山派诸弟子的眼神,又是怀恨,又是忌惮,还带了三分畏惧。

    定逸师太性烈如火,当下便指着青海一枭的尸体说道:“我们此番来,终究是为了五岳剑派内部的事儿,左师兄却带了这等黑道人物上来华山,又任他辱骂岳不群师兄,总是不对,这件事还是须得好言商量才妥当。”

    定逸师太瞧了一眼徐宁,这才微笑说道:“岳不群师兄倒是指点的好徒儿,早就听说你还不错,没想到华山派其余弟子,武功也这么出色,只是青海一枭这等穷凶极恶之辈,杀了也就杀了,令狐冲你还伤了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两位嵩山派的师叔,就不是很妥当了。”

    令狐冲倒也乖觉,定逸师太把林平之杀人的事儿轻轻揭过,却把重点放在了伤了嵩山派的人身上,亦是有维护之心,当下就躬身问道:“定逸师叔说的甚是。”

    定逸师太瞧了一眼徐宁,这才缓缓说道:“这件事,我也不知该如何处理,还是请令师出来吧!”

    徐宁躬身抱腕,冲着定逸师太深深施礼,然后就让林平之去请师父师娘,还有封不平,丛不弃,成不忧三位师叔。

    片刻之后,岳不群等五名华山派长老到场,徐宁当然不会说什么好话,当下就把青海一枭的骂词儿,压低了声音,添了十倍的油盐酱醋,说这王八蛋骂师娘是婊子,骂师父是兔儿爷,还骂小师妹许多难听的语言,已经无法形容……

    徐宁若是跟岳不群说个没完,絮叨几十句,旁人都会觉得他在告歪状,但他只说了三四句话,退到了岳不群夫妇背后,颇为言简意赅。

    旁人也不知道他根本没有提这件事的始末,只是煽风点火,还以为他只说了事情的详情,不曾做什么偏袒,只道这位华山派大师兄颇为尊重事实,不然三言两句,绝不能把这件事说的清楚。

    岳不群脾气再好,此时也被气的脸都歪了,宁中则更是柳眉倒竖,瞧向左冷禅的眼神,已经还跟不得生吃其肉。

    两夫妇都没有想到,这个大弟子居然敢这么多人面前,公然撒谎,而且青海一枭又是林平之杀的,林平之素来稳重,颇有小君子剑的气派,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杀人,所以岳不群夫妇立刻就信了这个“八卦宁”的谣言。

    事实上,徐宁也没有完全撒谎,他就是在细节上优化了一些言语,青海一枭污蔑岳不群夫妇的事儿,的确是真的,所以他也不怕岳不群跟在场众人对峙,岳不群毕竟是一派掌门,又特别注重形象,绝对不会把自己转述的具体言语,当众再说一遍,因此这个谎言是不怕揭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