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2671章 水火不相容

第2671章 水火不相容

作者:一米水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医界圣手最新章节!

    俗话说:水火不相容。

    一只是寒冰水龙,一只是火麒麟,二者虽都是神兽,可却在三千世界都了几千年终究没有分出胜负。

    几百年前,因勇斗魔界,无数神兽随之陨落。

    寒冰水龙和火麒麟也不例外,他们要想恢复当年的实力,就必须找寻神帝之力,来帮他们唤醒被封印的修为。

    然而火麒麟比寒冰水龙聪明,他早已看出了莫问的不同寻常之处,更是明了莫问是神帝之体。

    认主之后,火麒麟自然感应到了紫薇大帝的残魂在莫问的体内。

    “唰!”的身子一晃,莫问右手一挥之下,蓦然撕裂虚空,活动了一下筋骨,四顾之下,莫问不由脸色剧变,目瞪口呆的盯着前方,睁大的双眼,尽是浓浓的不敢置信与惊骇神色。

    不但是他如此,距离莫问不到百米距离的寒冰水龙,也在此时,双目蓦然收缩。

    只见前方千米处,赫然耸立着一座庞大到不可思议的金光,这金光之中,犹如巨兽盘踞在地,身周遍布着无数密密麻麻的妖异,此刻那些符文,全部疯狂蠕动扭曲,好似群魔乱舞,正飞速修复着那金光上出现的万千裂痕。

    这并不是让莫问与寒冰水龙震惊的主要原因,他们真正震撼莫名的,是在那金光之中,此刻幻化出的一尊好似顶天立地般的黑影。

    那黑影人首,龙身,却长着犹如鱼儿一样的硕大尾巴,它虽然纯粹是由诡异气息虚幻投影而成,但却仿若实质化般,就连身上那一块块厚厚的赤红鳞甲,都清晰可辨。

    好似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般,此兽怒吼连连,不断张嘴发出阵阵响彻九霄的咆哮嘶吼。

    在它吼声传来的时候,莫问脑海轰鸣,仿佛整个世界都已不再存在,剩下的唯有这雷霆般的咆哮嘶吼,轰在莫问的心神深处。

    与此同时,在那巨大黑影咆哮的时候,整个地面疯狂颤抖不已,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诡异气息,好似受到某种奇异之力的牵引,疯狂向着那黑影凝聚而来,被它吞入张开的大口内。

    随着诡异气息的融入,那黑影凶威更甚,庞大的身子更加疯狂的挣扎蹦跶起来,不断撞击着金光外围的妖异符文,想要脱困而出。

    隆隆巨响绝天地而起,所有金光之下,随着黑影的撞击,蓦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缝,那一道道裂缝急速的蔓延,咔咔刺耳撕裂之声,滚滚横扫四野,传遍八方。

    大地颤抖,虚空似乎也要随之崩溃,但就在那黑影即将撞碎的金光一瞬,却有着一个无限沧桑的怒吼之声,蓦然从金光内传来:“水龙!你这蠢货,你可知道……你要杀的人,是谁吗?”

    这声音回荡天地,落入莫问耳中,立刻让他身子剧烈一震,直接喷出一口鲜血,目露滔天骇然的光芒。

    如果仅仅如此,倒也显示不出这怪物的一吼之威。

    莫问在喷出一口鲜血后,他的整个身体,好似不受控制般,如被一股毁灭之力扑面撞来,刹那倒退,轰的一声,重重摔出数千米的距离,将地面砸出一个深不可测的人形坑洞,水柱伴随着鲜血狂飙。

    幸好在那吼声传来的瞬间,莫问手中的火麒麟及时涌出一股暖流,护住了莫问的心脏部位,否则的话,这一吼,绝对会将莫问震得心脏碎裂而亡。

    与此同时,寒冰水龙那里也是喷出鲜血,庞大的身体剧烈颤抖中,身不由己的蹬蹬蹬连退数步,七窍之中,鲜血直飚。

    但寒冰水龙的修为,却是超出莫问许多,仅仅退后三步后,便堪堪稳住身形,整个身子哆嗦了几下,目中骇色,已然滔天。

    那金光内的存在,即便是强如寒冰水龙,也难以抗衡。

    躺在深坑内的莫问,脸色煞白如纸,毫无半点血色,更为恐怖的是,那金光内的怪物的吼声虽然消散了很久,但仍然化作滚滚雷霆,不断在他意识海轰鸣,很难在短时间内轻易驱除,就像是梦魔一般,困扰着他,让他的胸口烦闷。

    在疯狂运转体内灵石力量的情况下,莫问这才堪堪将那一吼产生的后遗症驱除,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目光下移之下,立刻不由暗暗苦笑不已。

    只见此刻的自己,整个身子已经变得血肉模糊,甚至身体多处位置,都露出了不少森森白骨,鲜血不断从那犹如刀削斧切般的伤痕处飚出,瞬间将脚下地面,染出一朵触目惊心的巨大血色梅花。

    “这怪物难道是五行之首金属性的神兽?我看过关于五行神兽的记载,金属性的神兽应该是金龙帝,没想到,在这个凶窟之中,竟然镇压了五行属性的神兽,金木水火土,已经出来三个了,即使修为被封印,但却仍然凶威不减,仅仅一吼,就差点让我魂飞魄散,特么的,这还怎么打?我这条命根本和他们没有斗的余地……”莫问望着那颤抖的金光,不禁心有余悸的暗暗长舒了口气。

    喃喃嘀咕声中,莫问毫不犹豫左手挥动,连连点在了右手火麒麟上,一缕缕精纯至极的火属性能量,立刻源源不断从火麒麟内涌现,急剧遁入莫问体内,助他运功疗伤。

    他知道,在此凶窟之中,尽快恢复全身修为,才有可能为自己争取一丝活命之机,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