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床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结局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结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东床最新章节!

    (好几章在一起的……)

    顾妈妈将燕窝和花胶交给齐老夫人,她一直等着齐老夫人的雷霆之怒,眼见年节将过,老夫人那边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

    “难道那些燕窝和花胶并没有问题?”顾妈妈将这事跟前来看望顾黛芹的沈梓乔商量,如今整个齐家她最相信的就是沈梓乔了,因为只有沈梓乔对顾黛芹才是真正的关心。

    如果真的没有问题,齐老夫人就不会保持沉默了,想来是很有问题,所以才一直没说什么做什么,毕竟小顾氏是国公夫人,在没有实则证据的情况下,老夫人根本不能对她做什么。

    “如果老夫人真的什么都不做,就不会将夫人派来的厨娘换走了,顾妈妈,如今你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将芹姨娘照顾好就行了。”沈梓乔说道。

    顾妈妈心想自己跟小顾氏是斗不了的,就连大少夫人都在避开她,更何况是自己,反正只要芹姨娘顺顺利利地生下一儿半女,以后在齐家的日子便好过了些。

    小顾氏并不知顾黛芹这边的情况,她在过完年之后,便开始为齐锋的亲事烦恼起来,如今是谁袭了世子衔的人选未定,许多高门大族并不愿意将闺女嫁给有可能什么都不是的齐锋,家世稍微逊色些的,小顾氏又看不上,她还指望对方能够帮齐锋得到世子的袭位呢。

    如此便到了元宵佳节。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顾黛芹的身子已经大好,大夫看过后,也说她能下地多走走,如此对她将来生产更好。

    京城每年到了元宵节都会有花灯会观看,沈梓乔早就跟齐铮说好了,让他一定要带着她去玩。

    她至今都没去看过京城的花灯会。

    顾黛芹也想跟着一起去,沈梓乔想都不想地就拒绝了,别说她之前见红了,就是什么事都没有,沈梓乔也不敢带着一个孕妇去那么热闹的地方,万一磕着碰着了怎么办?

    还好后面有老夫人出马,才终于让顾黛芹打消了要跟着一起出去玩的念头。

    “大嫂说,我大哥给她做了一个花灯。”沈梓乔被齐铮牵在手里,走在两边都是花灯的街上,每个花灯都是栩栩如生,看得沈梓乔眼花缭乱,她另一只手拿着齐铮刚刚给她买的花灯,是一只小老虎,虽然是很好看,但想到别人朱氏说沈子恺亲手做了花灯给她,她有觉得十分羡慕。

    大概每个女孩子都喜欢拿到最特别的礼物。

    齐铮捏了捏她的手心,低声笑着说,“你大哥的手艺如何?”

    “好像不怎么样。”沈梓乔回想了一下,沈子恺也做过花灯给她,样子真是不敢恭维,可那是心意!心意!“就算不好看,那也是他对我大嫂的心意,你呢?”

    “乖,我明年亲手做一个给你,一定比你哥做的好看。”齐铮柔声地哄着,心里却腹诽着沈子恺,明知道自己手艺不好就别献丑了,结果让沈梓乔对他挑剔起来。

    他从‘伤愈’后一直忙到现在,哪里抽得出时间去做什么花灯。

    沈梓乔哼了哼,强烈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齐铮苦笑,更加温柔地哄着她。

    ……

    顾黛芹满脸哀怨地坐在老夫人身边,看着丫环在一旁给她做花灯,她一点都不觉得好玩,她觉得外面更好玩。

    为什么不让她出去?她以前每年都可以跟着哥哥们出去玩的,娘亲从来不会拦着她,她一点都不喜欢这里,还是娘和哥哥最好了。

    “姑婆,我的病好了。”顾黛芹睁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老夫人,提醒她自己的病好了,可以出去玩了,不需要再整天都躺在床上啊。

    齐老夫人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笑着摇了摇头,还是个孩子啊,根本不知道自己如今已经有了身孕需要凡事小心,还当自己是生病了。

    “好了也不能出去,等以后好利索了才行。”老夫人笑着说。

    顾黛芹委屈地扁嘴,什么时候才算是好啊。

    “二少爷来了。”外面有人禀话。

    齐老夫人想了想,还是让齐锋进来。

    “祖母。”齐锋恭恭敬敬地给齐老夫人行礼,眼睛却看向顾黛芹,见到委屈扁嘴的样子,不由得一愣。

    “有事?”齐老夫人淡淡地问着。

    齐锋看了看顾黛芹,低下头躬身说道,“祖母,今日是元宵节,孙儿……孙儿想带芹姨娘一起去赏花灯。”

    “你明知道她有身孕还要带她出去?”齐老夫人皱眉,不悦地看着齐锋,她自是知道齐锋其实很关心顾黛芹,但这种不知轻重的性子却让她很失望。

    “不是、不是,是在院子里赏灯,不用去外面。”齐锋连忙说道。

    齐老夫人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顾妈妈,仔细看着芹姨娘。”

    “谢谢祖母。”齐锋脸上一喜,目光熠熠地看向顾黛芹。

    顾黛芹绝美的脸盘还一脸懵懂。

    “芹儿,来,我带你去看花灯。”齐锋早已经习惯顾黛芹倾国倾城外表下的单纯,他朝她伸出手。

    “好啊好啊。”顾黛芹听说要去看花灯,立刻将手放在齐锋的掌心里。

    顾妈妈会心一笑,连忙跟着出去。

    齐锋在他住的院子里挂满了花灯,花样百出,形状可爱,顾黛芹一下子就被这些花灯吸引了。

    “别乱跑!”齐锋搂住她,让她到抱厦里坐着,“你喜欢哪一盏,我拿给你就行了。”

    “那个!那个!”顾黛芹指着小白兔样子的花灯叫着。

    齐锋忙将花灯从树上拿下来,拿了过来给她,“你就要当娘了,以后不能这样乱蹦乱跳的。”

    顾黛芹拿着花灯笑眯眯地点头。

    “过来,我让人做了梅子糕给你吃。”齐锋笑着说。

    其实他一开始对顾黛芹真的很厌恶,他从来没想过会纳一个傻子当妾室,他所向往的是相爱相知琴瑟和谐的生活,但这个傻姑娘的美貌绝对是令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他从远离到认为反正已经是妾室,不睡太可惜的想法渐渐觉得其实这个傻姑娘比那些心思深沉的女子可爱多了。

    每天他都要听着母亲告诉他改怎么讨好父亲,该怎么做才能赢了齐铮,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他就像母亲的扯线木偶,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想法,只有在顾黛芹面前,他才觉得自在轻松,因为她不会要求自己去做什么不能去做什么,她只要他陪着就觉得很高兴了。

    他从来没有这样纯粹地被需要过。

    知道顾黛芹怀了他的孩子,他欣喜若狂,但他深知母亲不会高兴,所以他只能将欢喜悄悄地藏在心里,对她远离,深知表现得很漠然,每次见到她委屈的眼神,他觉得自己心就被剜了一块。

    那天,听到她见红的消息,他整个人都动不了,心痛得几乎抽挛,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这么在乎这个傻瓜。

    如果……如果这个傻瓜不是因为一场病变成这样,以她的美貌,是绝对不会嫁给他的吧。

    他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了。

    “别噎着,喝水。”齐锋听到一阵咳嗽声,回过神才发现这傻姑娘塞了满嘴的梅子糕,忙递了水让她喝下。

    站在不远处的顾妈妈看着他们,眼中浮起泪花,她悄然地退开几步,不忍心去打搅这难得的温馨。

    “好吃!”顾黛芹喝了水,顺了气,笑眯眯地看着齐锋。

    笑容灿若桃花,仿若珠玉生晕,看得齐锋一阵失神,“看你,吃得满嘴都是了。”

    顾黛芹伸手抹了抹嘴。

    齐锋神差鬼使地将她搂住,低头吻住她的唇。

    顾黛芹眨巴眨巴着 ,伸出舌头舔了他一下。

    “芹儿!”齐锋呼吸一沉,多日来的思念泛滥,终于忍不住将她紧抱着深吻下去,双手有自己的主张探入她的衣襟,解开她的腰带。

    “呜呜!”顾黛芹觉得吃疼,眼睛眨出水汽。

    齐锋将她压在一旁的软榻上。

    顾黛芹被他吻得喘不过气,虽然齐锋已经小心避开她的肚子,但她觉得好难受,难道是刚刚梅子糕吃太多了吗?

    情动的齐锋没有发现顾黛芹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的手指来到她的身下,挤入花茎,掌心忽感到一阵湿濡。

    怎么会……

    齐锋诧异地低头,殷红的血染满了顾黛芹的裙角,他脸色一白,“芹儿!”

    顾黛芹脸上血色全无,五官皱在一起,痛苦地呻吟着。

    “来人!快来人!”齐锋大叫出声。

    ……

    ……

    沈梓乔和齐铮回到家中,才知道顾黛芹出事了,安国公大怒,正在教训二少爷,两人听了,忙赶到齐老夫人这边。

    花厅里,安国公气得在来回度步,齐铮皱了皱眉,跟沈梓乔对视一眼,沈梓乔二话不说就去了西厢房。

    才跨进屋里,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这味道令沈梓乔顿时觉得恶心不已,差点吐了出来,好不容易才压下那股翻山倒海的恶心感。

    齐老夫人端坐在外间的太师椅上,小顾氏脸色难看地站在一边,屋里有丫环往外送着血水,沈梓乔见了,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会……

    “祖母!”她走了过去,对小顾氏视而不见,“芹儿她……”

    “孩子没了。”齐老夫人的声音低沉,听不出什么情绪,但却让人感到背脊爬起一阵寒意。

    沈梓乔心里难受起来,“怎么会这样?”

    齐老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厉声骂道,“那不知轻重行为孟浪的畜生!”

    小顾氏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娘,锋哥儿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会让芹儿的孩子没了吗?”齐老夫人怒声问道。

    沈梓乔听出了老夫人话里的意思,惊讶得不知说些什么,齐锋……齐锋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她跟齐老夫人说了一声后,撩帘走进了屋里。

    有大夫正在为顾黛芹施针,顾妈妈哭得眼睛红肿地跪在一旁,齐锋坐在床沿,紧紧地握着顾黛芹的手。

    沈梓乔看着顾黛芹的脸色白得几乎透明,又想起刚刚见到的一盆血水,怒火涌上心头,她走了过去,抬手就打了齐锋一巴掌,“你这个混账!”

    “大少夫人!”一直在屋里守着的苏妈妈愤怒地叫了出声。

    这女人凭什么打二少爷!

    齐锋不为所动,怔怔地看着顾黛芹。

    一旁施针的大夫抬起头看了沈梓乔一眼,继续专注地在顾黛芹的手上行针。

    听到动静的小顾氏冲了进来,一见齐锋脸上的掌印,怒视着沈梓乔,“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儿子!”

    沈梓乔冷冷瞥了他一眼,“我打的就是这个畜生,如何?”

    “你……”小顾氏大怒,她在外面已经受尽那个老太婆的脸色了,如今居然还要被沈梓乔顶撞,气得恨不得上前将她给撕了。

    “出去!”施针的大夫不悦地喝了一声。

    小顾氏眼中闪过恨意,但居然不敢对那大夫无礼,狠狠地瞪了沈梓乔后,想去拉着齐锋离开。

    无奈齐锋动都不动一下,不肯离开顾黛芹半步。

    “你……你这个逆子!”小顾氏跺脚,愤怒地走了出去。

    沈梓乔怕继续呆下去她会忍不住继续揍齐锋,看了顾妈妈一眼后也出去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那大夫才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顾妈妈和苏妈妈尾随其后,齐锋仍在里面陪着顾黛芹。

    “窦御医,如何?”齐老夫人忙问道。

    原来是御医!沈梓乔吃惊地看向那位穿着朴素的老翁,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窦御医,听说这位窦御医最是擅长妇科,宫里的妃嫔几乎都抢着要他去看诊。

    老夫人居然请动了他来为顾黛芹医治。

    有窦御医出马,顾黛芹就算失去了孩子,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怎么这么糊涂!”窦御医摇头叹了一声,“已经没事了,不过身体亏损,之前又沾了不该沾的麝香,怕要休养好些年日才能再孕。”

    哎哟,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子,居然要遭这样的罪,想想都觉得心疼。

    听到窦御医说到麝香,小顾氏神情一紧。

    顾妈妈嚎哭了出来,“都是奴婢的错,要是奴婢看着,二少爷就不会不知轻重……老夫人,您打死奴婢吧。”

    窦御医疑惑地看着这个老奴,怎么每个人都朝着那小伙子撒气啊,“难不成是你们二少爷喂了他的女人吃红花?不能吧,这可不是人干的事。”

    红花?沈梓乔一怔,“窦御医,您说芹儿是吃了红花才导致孩子没了?”

    “可不就是,哎哟,究竟是谁照顾啊,又是麝香又是红花,要人命啊,那么美的姑娘,你们也不好好珍惜。”窦御医摇头轻哼。

    这都什么跟什么,沈梓乔发现这窦御医说话真是不着调,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红花!

    “芹儿怎么会吃了红花?”沈梓乔看向顾妈妈,不是已经让她注意吃食了吗?

    “今天芹姨娘吃的都是奴婢亲手验过的……”顾妈妈声音颤抖着说,她已经很小心了,怎么会……“梅子糕!二少爷给芹姨娘吃了梅子糕!”

    齐老夫人厉声问道,“那梅子糕呢?”

    小顾氏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握成拳,心想幸好已经将那梅子糕都埋到土里去了。

    顾妈妈道,“二少爷赏了奴婢两块,奴婢还没碰过,奴婢这就去取来。”

    沈梓乔注意到顾妈妈说完这话,小顾氏的脸色就变了。

    不多时,顾妈妈便取来梅子糕,交给周御医查看,里面果然掺了红花,而且还不少。

    齐锋身体摇摇欲坠地出现在门边,他的眼睛发红,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两块梅子糕。

    “你这梅子糕是从哪里来的?”齐老夫人问道,她自是不会怀疑是齐锋想要害了顾黛芹,看他这失魂落魄的样子,便知他对顾黛芹是什么样的心思。

    “娘……”齐锋不解地看向小顾氏。

    他这些梅子糕是从上房的小厨房拿来的,厨娘说这是夫人让人给顾黛芹做的。

    齐老夫人如寒剑般的目光扫向小顾氏。

    周御医呵呵笑了两声,道是时候不早,要回去休息,他将药方给了顾妈妈,交代了如何煎药后,就要告辞离开。

    老夫人亲自送了周御医到院门,沈梓乔跟在老夫人后面。

    “齐老夫人请留步。”周御医笑着说,眼睛看向沈梓乔,眯眼道,“这位少夫人也该请个平安脉了。”

    沈梓乔一头雾水,齐老夫人则是眼中闪过一抹光彩,若有所思。

    留下顾妈妈和两个丫环在西厢房照顾顾黛芹,齐老夫人扶着沈梓乔的手回到正厅。

    安国公和齐铮听说了顾黛芹小产是因为吃了有红花的梅子糕,都觉得不可思议,究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害齐家的骨肉。

    就算顾黛芹只是个妾室,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是个主子啊。

    “锋哥儿,我问你,你这梅子糕是从哪里拿来的?”齐老夫人冷冷地看着跪在大厅中间的齐锋。

    “上房……的小厨房。”他怔怔地说着,魂不守舍的样子。

    小顾氏忙说,“我是让人做了梅子糕,可没有下什么红花,老夫人,老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定是有人动了手脚要陷害我!”

    第一百九十四章 怀孕

    小顾氏其实是没有想到那做好的梅子糕会被齐锋给拿了,本来,她已经打算收手,想着反正顾黛芹之前的身子已经受损,即便是生下孩子,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但没想到齐锋会对顾黛芹那么上心,想着如今外面都知道齐锋有个长得倾国倾城的妾室,且这妾室有了身孕,有哪家的闺女肯嫁进门来?

    所以她才想着悄悄地将顾黛芹的孩子弄没了,就是没料到会通过齐锋的手而已……

    只恨她今晚不该出去看什么花灯会!

    否则怎么会让齐锋拿到那盘梅子糕!

    早就料到小顾氏会辩解,齐老夫人将之前顾妈妈拿来的花胶和燕窝拿了出来,并说出上次导致顾黛芹见红的原因。

    “这些东西是大嫂拿来的,我碰都没碰过!”小顾氏立刻说。

    安国公像看一个陌生人般看着小顾氏,这话亏她说得出口!难道顾夫人会狠毒到要害死自己的女儿吗?

    “从今日开始,不许你踏出院门一步,究竟是谁给芹姨娘下的药,我一定会查清楚!”齐老夫人不想听小顾氏辩解,今天将燕窝和花胶拿出来,就没想过要什么证据。

    小顾氏到底有没有做过,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

    “锋哥儿,你相信娘,娘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小顾氏见齐锋一直低着头,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心里顿时觉得慌张,急切地想要解释。

    “娘,你真的没有做过吗?”齐锋自嘲一笑,觉得自己之前一直想要跟齐铮争什么世子之位简直是个笑话。

    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将来如何保护整个齐家。

    直到众人回到自己的院子,已经是大半夜的时候了,沈梓乔沉默地靠在齐铮怀里,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

    “齐铮,你说小顾氏究竟是怎么想的,那好歹是她的孙子。”沈梓乔觉得自己无法明白小顾氏的心理,太变态了。

    “你永远无法猜到一个人能有多恶毒。”齐铮却不觉得意外,小顾氏从来就是只想到自己的人。

    沈梓乔叹了一声,“可怜了芹姨娘……”

    齐铮拍了拍她的肩膀,“快睡吧。”

    本来是欢欢喜喜的一个佳节,谁知道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呢。

    这夫妻二人睡下,另一边的上房却注定了一夜无眠。

    小顾氏并没有因为只是被禁足就觉得松一口气,她太了解齐老夫人了,越是平静宽容的处罚,越是让人心惊胆颤。

    “怎么会把梅子糕给了二少爷,你究竟怎么办事的?”小顾氏的火气蹭蹭地往上冒着,要不是那该死的梅子糕,怎么会发生今晚的事情。

    苏妈妈也是脸色发白,她怎么想得到二少爷会将梅子糕拿走。

    “夫人,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苏妈妈只担心齐老夫人不会就这样放过她们,那些花胶和燕窝如何逃得过去,发生了今晚的事后,谁还会相信夫人是无辜的。

    虽然小顾氏的确不是无辜的。

    “只能见一步走一步,那老太婆估计还腾不出手来对付我,我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想想法子。”小顾氏咬了咬牙,她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

    ……

    ……

    过了几天,顾黛芹的身子渐渐地恢复了力气,这些天,都是齐锋衣不解带地照顾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齐老夫人即便对他不满,见到他这个样子,都忍不住心软了。

    就在这时,庄子里那边传来胡氏受了风寒的消息,想求老夫人给请个大夫,胡氏已经吃了好些天的药,但一直都没见好。

    齐老夫人二话不说就让田妈妈请了京城的名医去给胡氏看病,顺便告诉了齐碧,她的亲事已经定下来,是潞城的钱家。

    虽然不是高门大户,但以齐碧外室女的身份,已经是很不错的亲事了。

    胡氏十分高兴,觉得这次回来京城果然是没有错,不但女儿嫁了好人家,连她也终于能进齐家的门。

    齐碧却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甚至还怀疑了胡氏的病有异样,奈何吃了田妈妈带来的名医开的药后,胡氏的伤寒就好了不少。

    齐老夫人将齐碧接回齐府,让人准备她出嫁的事。

    当然,齐碧不能算是齐家的姑娘,所以形式简单,只是相对于寻常百姓家,已经是非常体面的了。

    最让齐老夫人挂心的并不是齐碧的亲事,而是那天周御医临走前说的话。

    她让田妈妈去请了吴大夫过来,亲自陪着去给沈梓乔诊平安脉。

    沈梓乔这两天正觉得有几分不舒服,本来没有多想,见到吴大夫的时候,她猛然想起一件事……她好像很久没有来月事了。

    吴大夫笑眯眯地将手从沈梓乔的手腕离开,“恭喜老夫人就要当曾祖母了,恭喜少夫人。”

    真的是有了……那周御医医术果然厉害,没诊脉都能看出她有孕。

    齐老夫人高兴得笑不拢嘴,“吴大夫,你可确定?”

    “老夫人您放心,老夫不会轻易断错,只是月份尚早,还不足三月,凡事要多注意。”吴大夫说。

    “那是自然。”齐老夫人让田妈妈准备了个厚厚的荷包给吴大夫当诊金。

    送走了吴大夫,齐老夫人回头见沈梓乔还怔怔坐着发呆,神情顿时一肃,沉下脸对着满屋子欢天喜地的丫环说道,“大少夫人有孕这件事不许张扬出去,月份小的孩子小气,你们都记住了没?”

    “是,老夫人。”想到顾黛芹不久前才失去了孩子,屋里的丫环心头一凛,明白齐老夫人真正的意思是想防着某些心怀不轨的人。

    “皎皎,你可是要当娘的人了。”齐老夫人语气深沉对着沈梓乔说道。

    沈梓乔的心情有些微妙,她双手轻轻捂着小腹,这里面……有了她和齐铮的孩子?这一切来得太快,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祖母,我……我该做什么?”她没有当娘的经验,好像孕妇还有听过避忌的吧。

    “我让田妈妈挑两个有经验的妈妈过来服侍你,平时啊,你该吃吃该睡睡,开开心心地就好。”齐老夫人笑着道。

    沈梓乔轻轻地点头,忽然有一种想要快点见到齐铮的迫切。

    但世事总是无常,沈梓乔还没等来齐铮,沈家那边却派人来报丧,沈老夫人在昨晚半夜里就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梓乔并没有感觉到多深刻的悲伤,从她变成沈梓乔至今,跟沈老夫人只有针锋相对,没培养出多少祖孙感情,

    不过,她还是在来报丧的人面前假装拭了拭眼角,表示了一下她作为孙女的悲伤。

    这几天,齐铮每天几乎忙得见不到人,从宫里出来,齐家派来的人告诉他沈老夫人去世的事,让他代替大少夫人去沈家一趟。

    齐铮一时也没想那么多,就去了沈家给沈老夫人上香。

    回到千林院,他发现红玉等人神情喜悦,仿佛有什么喜事发生,他感到纳闷,虽然沈老夫人跟沈梓乔感情疏远,但沈梓乔应该不至于会因为她的死感到高兴啊。

    他大步走了屋里,沈梓乔正在喝齐老夫人让人送来的保胎药。

    “你怎么了?”齐铮闻到药味,大吃一惊,以为沈梓乔哪里不舒服。

    沈梓乔穿着一身素白的衣裙,头发简单地挽起来,只插了一根银钗,素淡清雅,如一朵白兰花。

    “真难喝。”沈梓乔苦着脸,“你跟祖母说一声,我身子倍儿棒的,不需要喝保胎药啦。”

    “苦口良药,不喝的话,病怎么会好……”齐铮习惯性地哄着她,然后他神情一僵,他好像听到什么了,保胎药?

    沈梓乔笑盈盈地看着他,眸中闪烁着如辰星般的光彩。

    “保……保胎药?”齐铮不确定地再问一次,声音已经暗哑。

    “是啊,大夫说有了快三个月,祖母担心我之前在东越来回颠簸,所以就让田妈妈亲自给我煎了保胎药。”

    这孩子是她在去东越之前就有的。

    齐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沈梓乔的小腹。

    皎皎!孩子!

    “喂,你这是什么反应!”沈梓乔不悦地戳了戳他的胳膊,“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我……”齐铮开口,声音哽咽,不知要说什么。

    “傻瓜!”沈梓乔轻笑,蹭到他怀里,在他腿上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笑着,“齐铮,我好欢喜,这是我和你的孩子,我要当娘,你要当爹了。”

    齐铮手足无措,他想紧紧抱住她,却又怕控制不住力道伤到了她。

    她有了他的孩子啊!

    沈梓乔拉着他的手,轻轻地放在小腹上,“等再过一两个月,就能感觉到他在动了。”

    “皎皎……”齐铮再一次哽咽,他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对哪个女子上心,更不可能因为哪个女子有了他的孩子这么欣喜若狂,如果不是认识她……他的人生或许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感谢上天,让她来到他的身边。

    沈梓乔笑着亲了他一下。

    第一百九十五章 圆满

    沈梓乔不能去沈家吊丧,所以怀孕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安国公高兴得笑不拢嘴,跟齐老夫人商量要上奏定下世子的人选。

    小顾氏听说沈梓乔有了身孕,失手将一套价值不菲的白玉瓷杯给摔了出去,她至今还在禁足,什么事都不能做,她想着,得赶快给锋哥儿定下一门亲事了。

    齐锋却在顾黛芹的身子休养得差不多后,去找了齐铮。

    “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件事。”齐锋面色憔悴地看着齐铮,如今的他,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傲气和棱角,因为顾黛芹这件事,他明白了很多之前看不清的事实,那些傲气和棱角都被狠狠地打磨得一干二净,令他变得内敛成熟了不少。

    “什么事?”齐铮没有答应,大概是看在齐锋对顾黛芹不离不弃的份上,齐铮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才稍微有些好脸色。

    齐锋低声说,“我想外放……”

    如今齐锋在翰林院任职,这职位虽然如今看来不如何,但前景极好,小顾氏还指望齐锋将来能够封爵拜相的。

    “你确定?”齐铮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他审视着齐锋,想知道他说这话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

    齐锋淡淡一笑,“请大哥帮忙。”

    他曾经看不起齐铮,以为齐铮就是个让人笑话的傻子,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傻子有一天会成为大周百姓心目中的英雄,更没想到齐铮如今会成为太子殿下最信任的心腹。

    孙家和马贤妃是怎么一败涂地的,齐锋还算看得明白,这里面必然有齐铮的手笔,这个人,连孙丞相那么厉害的都能算计,更别说区区一个世子之位,齐铮根本就不屑要当什么世子。

    齐锋也不是天真以为齐铮是被沈梓乔揍了一拳后才变得正常。

    一个人能够装傻装了那么多年,这就不是他齐锋能办得到的,他根本比不上齐铮,这是事实。

    如今他已经认清事实,至于母亲认不认得清,他已经不想知道了。

    他要带着顾黛芹离开齐家,离开京城,随便在什么地方当个县令也好,只有他和芹儿的日子,怎么也比在齐家强得多。

    “我知道了。”齐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齐锋离开后,齐铮也回了屋里,将这件事告诉了沈梓乔。

    “他不去找父亲反而来找你?”沈梓乔讶异,“他这样算不算是对你一种示好?”

    “我还需要谁的示好!”齐铮哼了一声,心里却想着正好临江城有个县令的缺,就让齐锋去那儿好了。

    沈梓乔扑到他怀里,开玩笑地说,“我跟你示好。”

    “你小心点!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玩!”齐铮呵斥着,双手却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

    自从沈梓乔怀孕后,越来越喜欢粘着他开玩笑,当然,他很享受两人之间的这种亲昵。

    过了两天,齐锋外放的事确定了下来,消息很快就传到小顾氏耳中。

    小顾氏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抽空了,她所有希望都在齐锋身上,她已经打点好准备让娘家的长辈来逼着齐思霖立齐锋为世子,结果这么齐锋却被外放了,没有三五年是不可能回来的了。

    “……听说是大少爷在外面斡旋。”小顾氏只听到这句话,她疯了一样尖叫出声,一定是齐铮故意的!一定是他故意要将齐锋赶出京城。

    “我要去找老夫人评理!”小顾氏怒道,齐铮凭什么将她的儿子赶走。

    小顾氏怒火冲冲地跑出上房,却被院门的两婆子给拦住了,扬言她如今被禁足,哪里都不能去。

    “贱奴才,敢拦我!”小顾氏一人一个巴掌打了过去,她在齐家的威信从来没人敢逾越,今日却被两个低贱的奴才拦着不放,她怎么可能沉得住气。

    被打的婆子是齐老夫人的人,她们比谁都清楚如今齐家已经变天,小顾氏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样一手遮天,以后齐家真正掌权的人是大少夫人!

    苏妈妈为了护着小顾氏跟那两个婆子扭打起来。

    院子里响起丫环们的尖叫声。

    正在花园里赏花的老夫人和沈梓乔听到动静,忙一道过来查看。

    小顾氏满头散发,高贵端庄的形象不再,看起来就如同一个疯婆子,她怒红了眼,看见走在齐老夫人身侧的沈梓乔,新仇旧恨在心间涌起,她尖叫着朝沈梓乔撞了过去。

    沈梓乔眸色一沉,往后退了几步。

    说那时迟那时快,在沈梓乔身后的红缨飞快地跑过去跟小顾氏撞在一起。

    “把这疯婆子给我抓住!”齐老夫人震怒地喝着一旁的粗使婆子。

    沈梓乔被红玉和墨竹护在身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小顾氏刚刚分明就是想撞向大少夫人的肚子。

    “放开我,你们这些贱婢,竟然敢这样对我!”小顾氏尖声地大叫着。

    “把她关到后面的佛堂去!”齐老夫人脸色阴沉地命令,“夫人疯魔了,只怕再也医不好……”

    一旁的苏妈妈瞬间吓白了脸,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老不死的,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是你侄女,是你的侄女!”小顾氏哭着叫道。

    齐老夫人冷漠地看着她,“就因为你是我的侄女,我才容忍了你这么多年。”

    “带下去!”

    在小顾氏的嚎叫声中,安国公回来了。

    他听说了小顾氏要伤害沈梓乔的事,震怒不已,更后悔当年自己不该被这样的女子诱惑,娶了这样的女子,连累了他的子女不说,还差点伤害了沈梓乔。

    小顾氏被当是魔怔关在佛堂,安国公下令不许齐锋等人去探望。

    不出两个月,齐家就传出小顾氏带发修行的消息。

    齐锋带着顾黛芹启程去了临江城。

    齐锐和齐云虽然觉得小顾氏带发修行的事有蹊跷,但他们哪里还敢提出质疑,服服帖帖地,由齐老夫人替他们定下亲事。

    庄子里那边也传来胡氏病逝的消息。

    ……

    ……

    感觉家里一下子清静了不少,沈梓乔懒懒地靠在齐铮怀里,吃着他喂到嘴边的桃子,“好像……我们不能搬出去住了吧。”

    “你要是不喜欢这里,我们还是搬出去。”齐铮说。

    “别,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不过,不能去东越了哎。”小顾氏这辈子恐怕都出不来了,没有小顾氏在一旁虎视眈眈,沈梓乔觉得这才是她和齐铮的家。

    “等女儿出世了,我们就去东越。”齐铮亲了亲她撅起的唇瓣,含笑说道。

    沈梓乔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就是女儿,我觉得是儿子。”

    “都好!”齐铮舔吻着她带着桃子鲜甜味的嫩唇,只要是他和她的孩子,他都会视若珍宝。

    “齐铮……”沈梓乔被他吻得娇喘不已,清晰地感觉到他瞬间发生变化的身体。

    自从他知道她有了身孕就没有再要求跟他同房,但他夜夜睡在身边,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憋得多辛苦。

    “我去书房!”齐铮没想到只是一个吻就让自己把持不住,他艰难地推开她,怕再吻下去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

    沈梓乔搂住他的肩膀,细吻着他的脖子,面颊酡红,羞赧地说道,“你不要我,难道还要去收个丫环不成?憋死你。”

    不是没有丫环想趁着她怀孕勾引齐铮,沈梓乔也担心过他会忍不住被诱惑,但他没有让她失望。

    “皎皎,你……你有身孕……”齐铮被沈梓乔吻得呼吸粗重,全身的血液都往身下某个点冲去,肿胀得发疼。

    “已经过了三个月,只要小心点……”沈梓乔说着,拉着他的手放在她越发丰盈的酥胸上。

    齐铮的手指仿佛有自己的意识,忍不住就揉捏了起来。

    沈梓乔呻了一声,“我问过周御医了。”

    紧绷的理智终于崩溃,齐铮将沈梓乔抱了起来放在床榻,低头激烈地吻住她的唇。

    Chun光满室,只听男子的粗喘声和女子的娇吟声汇集在一起,暧昧得让外面的丫环低头跑开。

    翌日,沈梓乔在齐铮的怀里醒来,抬眼就落入一双灼亮的眸里。

    “不再多睡会儿吗?”齐铮的神色有一丝紧张,昨晚他好像太放纵了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不睡了,出去散步。”沈梓乔笑着说,“你快出去,我要穿衣裳。”

    被子下的身体不着寸缕,沈梓乔脸颊微微泛红,不愿意当着齐铮的面穿衣裳。

    齐铮闻言笑了出来,“你还有哪里我没看过的?”

    沈梓乔推着他,“我不管,出去出去!”

    “我帮你把肚兜穿上。”齐铮哪里肯出去,搂着沈梓乔低声地笑着。

    “不要!”沈梓乔坚决地摇头,推开他将床尾的肚兜紧抓在手里,虽然他们已经很亲密了,但她也会害羞会不好意思的啊。

    齐铮大笑出声,“皎皎……”

    咚——咚——

    忽地,一阵深远恢弘的钟声闷闷低传开,这钟声来自皇宫,在整个京城彻响,肃穆的钟声敲响了七下,尾音久久不散,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悲伤。

    沈梓乔察觉到齐铮的情绪瞬间低沉下来,便知这个钟声代表的不会是什么好事,“怎么了?”

    齐铮低眸看她,“皇上驾崩了。”

    ……

    ……

    皇上驾崩,盛佩音的宠爱也就跟着到头了,皇后以皇上生平最喜欢马贤妃为名,将盛佩音赐了与先帝陪葬。

    皇后对盛佩音的恨已然到了极处,她亲眼看着盛佩音被关进先帝的陵墓中,确认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在出现于世上才真正安心。

    太子殿下登基为帝,封了齐铮为靖国候,沈梓乔为二品诰命夫人。

    拿着圣旨,沈梓乔才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盛佩音死了……

    太子登基,她如愿以偿地踹掉了女主杀出一条血路,将这本书的大结局改变了。

    真是……好像在做梦。

    齐老夫人吩咐田妈妈去交代厨房,今晚要设宴庆祝。

    沈梓乔回了千林院,此时,她的心里喜悦汹涌澎湃,有一种彻底解脱,彻底自由的轻松,那种幸福的小水泡蹭蹭地在她心底冒出来。

    傍晚的时候,齐铮就回来了,沈梓乔站在庭院中,看着那个背着夕阳向她走来的男人,落霞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在他身上染上一层耀眼的光彩,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觉得他是这么好看,这么爱他。

    齐铮一步一步地走近她,丰神俊逸的脸庞带着浅浅的笑,“皎皎,我回来了。”

    沈梓乔偎进他怀里,“齐铮,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很爱你。”

    “嗯,我知道的。”齐铮眸色温柔,感到从所未有的心满意足。

    数月后,沈梓乔诞下一名男孩。

    齐铮抱着和他长得十分相似的儿子,在沈梓乔身边含笑感慨,“看来还需要再努力一点,下次就能生个女儿了……”

    沈梓乔累得不想说话,她微笑地闭眼睡觉,她一定会儿女双全的!

    真正属于她的幸福才刚刚开始呢。

    ——全文完。

    (完结了,打出全文完这三个字心情很平静,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的捧场,有些话不适合在这里说,不管怎样,还是希望我们有缘在下本书相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落初文学(luochu.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