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床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卖出(三更)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卖出(三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东床最新章节!

    梁建海开始大规模地买入棉花,本来只有两辆马车的队伍不到两天就变成数十人的商队,群叔和四个护卫骑着马走在沈梓乔的马车周围,看着梁建海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运送棉花的队伍,脸色比锅底还黑。

    本来就是不想引起注意地到达东越,怎知这沈氏不知如何想的,居然在半路就开始大摇大摆地买入什么棉花,终归是缺少了些教养,要是那些自幼养在深闺中的名门贵女,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沈梓乔知道群叔对她购买棉花的举动有意见,不过她没必要跟其他人解释,了解她的,自然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

    而棉花的价格因为沈梓乔这两天的大量买入又提高到两百两一包,她又放出风声,天宝行要不惜代价买入棉花,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东越。

    贺琛听到天宝行传出这样的风声,一开始便觉得沈梓乔有些冲动,竟然跟马俊峰硬碰硬,后来看到戈尔的舆图,立刻就明白沈梓乔要做什么了。

    “我们也开始收棉花吧。”贺琛交代自己的掌柜。

    “爷,这棉花的价格已经抬得太高了,只怕会乱市。”那掌柜听到贺琛的吩咐感到诧异,这时候抢购棉花无疑是拿银子去堵运气。

    贺琛笑了笑,“我自有分寸。”

    应该很快就能跟她见面了吧……

    想到那个从来不在乎别人眼光活得逍遥自在的女子,他沉寂许久的心忽然感到一阵钝痛。

    她已经是齐家的大少夫人了。

    贺琛眼神一暗,叫来自己的小厮,“去请潘家的大爷到茶楼一聚。”

    沈梓乔来到东越的时候,一包棉花的价格已经上升到三百两了,如今整个二十四行除了贺家加入大规模买入,连潘家也在暗中买入,而本来就在全国收购棉花的恒汇行更是不顾一切地在抢购棉花。

    “我们现在有多少包棉花了?”沈梓乔问着梁建海。

    “一千五百包。”梁建海说,“如今外面所有商行都知道了,不但戈尔需要棉花,周边的小国受了戈尔影响,棉花收成极差,都需要从外面大周这边出口。”

    “不知道大舅父这边有多少呢。”沈梓乔笑了笑,抬脚迈进潘家的大门。

    潘老夫人知道沈梓乔来了,高兴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无精打采了半个多月,今日看起来才气色好了一些。

    “外祖母。”沈梓乔人还没看见,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我的皎皎!”潘老夫人挣扎着要下床,被大舅母等人给拦着了。

    自从怡兴行被封了之后,潘老夫人就时常感到头疼,这两天更是全身无力,只能歪在床榻上休养,请了大夫过来诊脉又看不出什么毛病,把三个儿媳妇都给急得上火了。

    沈梓乔急步走了进来,顾不上行礼就来到床沿坐下,一头扑进潘老夫人的怀里,“外祖母,我可想您了。”

    潘老夫人作势打着她的手,“你哪里想我了,去了京城就不回来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沈梓乔笑嘻嘻地说,“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才几天没见,你们又年轻漂亮了啊。”

    大舅母忍不住笑出声,“就你会说话。”

    气氛一下子轻快起来,没人主动提起怡兴行的事情,好像沈梓乔的到来并不是因为怡兴行,而仅仅是来看望潘老夫人。

    “皎皎来了?”正陪着潘老夫人说话,外面就传来一道沉稳威严的声音。

    沈梓乔听了眯眼一笑,“外祖父。”

    潘老太爷走了进来,一挥手让给他行礼的三个媳妇起身,“你们都下去吧。”

    大舅母等人一愣,怎么一来就将她们都打发了?难道是有什么事要跟皎皎说吗?想到如今潘家面临的难处,三个舅母不敢迟疑,低着头鱼贯而出。

    “皎皎,你如今那些棉花打算怎么做?”潘老太爷一坐下就开口问道。

    潘老夫人诧异地看着老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几天囤棉花跟皎皎有关吗?难道不是为了给怡兴行囤货,将来卖给戈尔吗?

    “外祖父,您如今有多少棉花?”沈梓乔知道外祖父已经明白她要做什么了,便笑着问潘家最近买了多少棉花。

    “两千包,最近棉花越来越少了,我这两千包还有一千五是以前囤下的。”潘老太爷皱眉说。

    恒汇行囤的棉花才是真正的多。

    “那差不多了,这两天就让人将这些棉花转手卖给恒汇行。”沈梓乔说,“必须找个生脸,别让马俊峰知道这棉花是我们放出来的。”

    潘老太爷这下就真的不懂了,“你……你不是想将这些棉花卖到戈尔?怎么要卖给马俊峰?”

    戈尔如今紧缺棉花,怡兴行虽然被封了,可天宝行没有啊,要是能通过天宝行跟出船去戈尔,那肯定能狠赚一笔。

    “外祖父,你放心吧,听我的,让人将棉花卖给马俊峰。”沈梓乔说。

    潘老太爷没想到沈梓乔买入棉花并不是想从马俊峰那里狠赚一笔,那要做什么?

    “皎皎,你这样不是便宜了那姓马的?”潘老夫人急忙问道,担心沈梓乔太年轻做事会不够沉稳。

    沈梓乔拍了拍潘老夫人的手,安抚地说,“外祖母,您放心,不用几天您就知道到底是便宜了那姓马的,还是姓马的便宜了我们。”

    潘老太爷见沈梓乔胸有成竹的样子,点了点头,“你需要做什么跟你大舅父说一声。”

    “好!”沈梓乔笑着点头。

    不到半天,沈梓乔回来的消息就传开了,跟几位舅舅见过面之后,她就去了天宝行,连坐下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范掌柜和张掌柜已经在天宝行等着沈梓乔。

    “三小姐,两千包棉花都卸在城外,接下来该怎么做?”范掌柜已经从梁建海那里知道沈梓乔对这些棉花的安排。

    “找人跟马俊峰碰头,三百二十两一包,将所有棉花卖给马俊峰。”沈梓乔吩咐道,“别让他看出端倪了。”

    “三小姐,这事交给我去办。”张掌柜笑着说。

    沈梓乔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在天宝行停留太久,就去了怡兴行。

    怡兴行的大门仍然贴着封条,本来人来人往的铺面显得寂寥惨淡,对面的恒汇行就像以前的怡兴行,商人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少夫人,这马俊峰要是成了行首怎么办?”红玉在沈梓乔身后恨恨地说。

    “凭他?”沈梓乔笑笑不语,“走吧,去见见贺大少爷。”

    沈梓乔已经让人约了贺琛在上次遇到的茶楼相见了。

    茶楼并不远,马车从二十四行街穿过,没多久就到了,沈梓乔头上戴着帷帽进去,随着小二来到楼上得厢房。

    进了房间,她便将帷帽拿了下来,笑盈盈地看着那个伫立在窗边的男子。

    贺琛还是挺拔俊美的样子,棱角分明的脸庞没什么表情,望着沈梓乔的目光平静淡漠,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跳得有多快。

    “贺大哥。”沈梓乔福了福身,笑着走了上前。

    望着她笑靥如花的俏脸,贺琛的眸色暗沉了几分,“别来无恙。”

    “谢谢你仗义相助,以茶代酒。”沈梓乔知道贺琛也在买入棉花,她知道他这是在帮她。

    贺琛嘴角微挑出一丝笑,“何以见得我是在帮你?”

    他走了过来坐下,拿起一杯茶,目光熠熠地看着她,她就那么肯定,他就是在帮她吗?

    沈梓乔笑道,“当然啦,如果没有你在暗中帮忙,马俊峰就不会只是封了怡兴行。”

    贺琛低头喝着茶,“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将棉花卖给马俊峰。”沈梓乔说,“他不是放出风声不惜代价地要棉花吗?那就给他吧。”

    “你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贺琛深深看了她一眼,察觉到她跟以前有些不同。

    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她虽然紧张害怕,但不会那么认真地想要去回敬对方,她就像一个看戏的人,如今却已经变成了戏中人。

    是因为齐铮吗?

    沈梓乔以为他说的是样子,捂着脸笑道,“变成黄脸婆了吗?”

    贺琛失笑,“还是很好看。”

    “我们说回正事吧。”沈梓乔笑着说,“你有多少棉花?”

    “一千包。”贺琛说,这还是跟马俊峰抢着买下的。

    “那都卖给我吧。”沈梓乔说。

    贺琛摇了摇头,“已经来不及了。”在沈梓乔的困惑下,他继续笑着说,“刚刚已经让人卖给了恒汇行。”

    沈梓乔的眼睛一亮,哈哈笑着伸手拍了拍贺琛的胳膊,“谢谢你啊,贺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只有你猜到我想做什么。”

    贺琛低头看了看她的手,心中微荡。

    不到两天,沈梓乔的几千包棉花就被恒汇号都买了,赚的银子虽然不多,但已经达到了目的,加上贺琛的一千包,恒汇号现在囤了至少有一万包的棉花了吧。

    沈梓乔心情大好,每天陪着潘老夫人打叶子牌。

    潘家的三个舅父仍然在为怡兴行奔走。

    恒汇行已经准备将棉花装上大船,准备运往戈尔。

    这时,戈尔那边却传来了消息,他们的棉花全部都在印撒购入,一包才一百两。

    印撒就在戈尔的隔壁,全国几乎有三分之一的百姓种植棉花。

    之前传出戈尔附近小国的棉花全都受灾的消息并不真实。

    (谢谢see的和氏璧~~~~)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