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151章 脑子不够用

第151章 脑子不够用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长姐她富甲一方 !

    所以这会子,庄清荷在屋子里头歇晌,庄元忠也在这里正睡着,这会子同样是睡不着了。

    “你咋不去看?”庄清荷瞥了庄元仁一眼:“你不是惯会在爹娘跟前献殷勤的么,这会子到是不去了?”

    庄如满嚎的这么凄厉,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这会子肯定也是满肚子火气的,她这会儿巴巴的往上凑,不是等着挨吵是什么?

    “你小子别想着再骗了我去!”庄清荷冷哼了一声。

    这段时日可是被庄元忠明里暗里的使了好多次的绊子,饶是庄清荷是个脑子笨的,可回回吃亏也是让她长了些许的记性。

    纵是闹不清庄元忠究竟用的是什么手段,但为避免吃亏,但凡庄元忠提议她做的事情,她都不做就是了。

    见庄清荷忿忿,庄元忠也不恼怒,只从床上爬了起来,到地上找鞋子来穿,一边穿一边慢条斯理道:“既是你不愿去,那我去就是了。”

    “就是有一条我可提前说清楚了,若是到时候因为姐姐你没去而挨了吵的,到时候可别说是因为我害的,我可是提醒过你的。”

    “是你自个儿不听,可不是我没跟你说过啊。”

    “你愿意去就去,别在这儿跟我假惺惺的。”庄清荷有些嫌弃的摆了摆手,翻了个身,接着要睡觉。

    只是外头那嚎叫声……

    庄清荷只好拿了指头,将自个儿的耳朵给堵住。

    庄元忠见状,出了屋子,脸上满都是嘲弄。

    纵是你稍微长了些脑子,可你那脑子缺得不是一点半点的,只长这么一丁点是不够用的。

    庄元忠也懒得和庄清荷再说什么,只往那边屋子里头去了,一进门就瞧见庄如满正趴在床上头,屁股上已经缠上了厚厚的布条,一旁的盆里显然是清洗过什么的水,这会子已经是血红一片了。

    “这是咋了?”庄元忠自己都吓了一跳。

    听着庄如满嚎成那个样子,以及方才似乎和庄景业在院中争吵,庄元忠猜测着大约是磕着碰着的,伤到哪里了,但也是真没想到,会伤的这么重。

    “你爹不当心跌倒粪叉子上头,扎着屁股了。”宋氏看庄如满疼的冷汗直冒,心疼的只掉眼泪:“这么热的天,又是这么重的伤口,只怕是要溃脓的。”

    “你咋过来了,赶紧回屋去,待会儿跟着你娘下地干活去。”

    被粪叉子扎着屁股,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甚至可以说有些丢人,尤其在自个儿子跟前,只让他这张脸有些挂不住。

    “我方才听着动静,不放心,就过来瞧瞧爹。”庄元忠一脸忧心道:“原本我想喊姐姐一块过来的,可我看姐姐睡着,便没喊她,自个儿先过来瞧瞧爹是咋了。”

    “爹你就在家好好歇着吧,地里头的活,有我们就成,我待会儿就跟着娘一块下地干活去。”

    “还是元忠懂事。”

    庄如满赞许的瞧着小儿子,又因为庄元忠说的那句庄清荷在那睡着而恼怒不已。

    这么大动静,还能睡得着?

    哪怕是死猪这会子也该被吵醒了吧。

    估摸着就是因为这段时日喊她下地干活,所以心里头不舒坦,这会子连她老子的死活都不想管了,亏得庄元忠还跟她瞒着,说是她在睡觉,不愿喊她!

    到底是死丫头片子,赔钱货,则闺女原本就是旁人家的人,在自己家里头,养也养不熟的,吃家里头的不说,还找那么多的麻烦。

    看这个样的话,干脆也别在家里头浪费粮食了,早点嫁出去,换上一笔彩礼,也能让家里头宽裕一些。

    庄如满想着这个,眼珠子溜溜的转了又转。

    可屁股上的疼着实是不能让他想上太多这些事情,只在这里继续嚎叫的喊疼,又督促了宋氏赶紧去寻了郎中来,让郎中好好瞧上一瞧。

    虽说请郎中来又要费上一笔的银钱,可如宋氏所担忧的那样,这大热的天儿若是不好好收拾收拾的话,只怕是要溃脓的,到时候更遭罪不说,连活儿也干不了,更麻烦。

    宋氏见状,急忙应了下来。

    按着庄如满说的在那墙缝里头寻着了放钱的油纸包,从里头拿了钱急忙去寻郎中去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庄元忠站在床边,将宋氏的动作瞧了个清清楚楚,尤其是瞧到那油纸包时,眼里顿时冒出来了亮光。

    钱可是个好东西呢。

    庄元忠眨巴了一下眼睛,最终将目光收了回来,又往前走了两步:“爹你难受不,要不我帮你扇扇风?凉一些的话,是不是会舒坦一些?”

    “这伤口最是见不得风的,若是见风反而容易落根儿,爹晓得你的孝心就是了。”庄如满对自家的小儿子是越发赞许:“成了,你也别忙活了,先去歇上一会儿吧。”

    到底是伤到屁股上头的,庄如满实在是不想让自己家小儿子一直盯着自己的屁股看,怪害臊的。

    “成,那我就躺会儿,不睡,爹你有事喊我就成。”庄元忠说着话,从屋子里头出来,临走的时候,恋恋不舍地看了又看。

    庄如满只当他是心疼自个儿,不太放心他,这心里头又添了一层的暖意。

    养儿子,就是好啊。

    ----

    庄清宁和庄清穗在家里头歇了一会儿,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往豆腐坊去。

    豆腐已经出锅压好,庄明亮正喊着人将豆腐过了秤,挨个往董大柱和庄四福的牛车上搬运。

    这段时日庄明亮一直张罗着这些事情,已是十分熟练,凡事做的也十分妥当。

    可以说,即便庄清宁不在这儿待着,这豆腐坊也能有条不紊的继续运转。

    看起来先前寻了庄明亮来豆腐坊做工,当真是寻对了。

    庄清宁大略瞧了一瞧,笑着和庄明亮,董大柱等人说了几句话。

    等她从豆腐坊出来,便瞧见庄玉田和庄玉成从文氏的屋子里头出来,愁容满面的。

    两个人瞧见庄清宁,叹了口气后打了招呼。

    “叔婆还在生气?”庄清宁走到门跟前,侧身想往里瞧上一瞧,看看文氏这会子咋样了。

    这刚一侧身,一个茶杯“唰”的就飞了过来,砸在庄清宁身边的门板上头,摔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