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山钓 > 第七章 新添一座坟

第七章 新添一座坟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空山钓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文学楼】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连日的阴雨终于过去了,日头重新照亮了大地,刚经历了雨水的冲洗,牛头坡山头又露出一派柳暗花明的生机来。阳春时节,正是草木生长的好时机,喝足了雨水,吸足了光照,趁着气温一天天回暖,它们拼了命的争抢着生长,就是那些看似不起眼的草类树类,只用清明前后的一两天功夫,就把一整座小山变了个样貌。明朗的太阳下,草尖涂上了颜色,花瓣流出了香气,树木的枝丫也吐出了新意,而那些生活在树木花草间的蛇鼠虫蚁和飞鸟走兽们,更是迎来了一年中最最快活的时节,会叫的开了腔,能跑的撒开腿,它们飞的飞,爬的爬,构成了好不热闹的一番繁荣景象。

    恰是在这样一个生命繁茂的时节里,一个二十三岁的青年人却失去了他的生命力。老娘过世的那一个晚上,刘子玄一夜之间就苍老了,仅仅一夜之间,这个七尺男儿便丧失了一个二十三岁的人该有的活力和精干。三年之前,他的天已经塌了一半,可是现在呢,剩下的一半也彻底塌了。冥冥之中好像是老天爷的有意刁难,短短三年时间里,刘子玄先后丧失了两位至亲,他父亲坟头的野草还没能长齐,如今又不得不安葬自己的生身母亲了。没来得及报答养育之恩,二位老人便在如梭的岁月中相继离世,如今只留下刘子玄一个人,孤零零面对一片荒山野地。

    这天一大清早,还没等到林子里的雾气散尽,刘子玄就到父亲的坟前烧起了纸,哭过一场,又磕了几个头,便拿起铲子来,将荒山上的这一座坟包一点点打开。三年以前,子玄娘从附近村里请来几个壮年劳力,为子玄爹添起了这座孤坟,三年之后的今天,刘子玄却要亲手打开它了。

    直到日头偏了西,刘子玄才在墓穴深处挖出一只瓷瓮来,那是他三年前亲手葬下的亡父的骨灰。检查了瓷瓮的封口,又把另一只装着他母亲骨灰的瓷瓮放在一旁,也用一层厚腊密封瓮口之后,再拿一块红布把两个瓷瓮盖好,这才将泥土重新掩埋……

    耗尽了二十多年积累的全部力量,刘子玄又重新添起一座新坟。手心里磨出了水泡,他不知道疼了,肚子里没有一点食,也觉不出饿了。比起他心头上的伤口来,身体上的饥饿和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瘫倒在坟边地上,刘子玄的两眼里一片死灰。直到这一刻,刘子玄才真切意识到,日子过到今天这步田地,已经是什么也不剩下了,唯一剩下的只有二两重的一条命。可怜这一条命,活在空荡荡的人世上,和孤魂野鬼有什么两样?唯一的不同,只比鬼魂多了一口气。只能认命了,如今是上无老人可以依靠,下无子女需要抚养,像他这样一个人,留着二两命还有什么大意思呢?就算躺在这荒山野地里咽了这口气,只怕一年半载也不会有人找到他的尸首……心灰意冷中,刘子玄想到了死,怎么能想不到?可是,他的双亲虽然死了,至少有人给他们添起一座坟,如果他自己就这样死了,谁会来给他添坟烧纸?

    两天过去了,刘子玄和一具行尸走肉没什么两样,空荡荡的家里待不住,又不知往哪里去,他在兔子岗和坟包间往返了几次,去了又回,回来又去,哭过几回之后,连哭的力气也不剩下了,走起路来脚底也没了跟,左摇右摆的像是踩在云里。

    太阳又下山了,鸟雀们也都回了巢,世界安静下来,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天慢慢黑严了,头顶没有月亮,四周没有风,兔子岗上静悄悄的,只有草虫们仍在吱吱叫着。刘子玄躺在床上,闭着两眼却不能入睡。把眼睁开,却和闭着眼一样,同样是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摸不着,轻飘飘的身子像飘在地狱里,身边连一根稻草也抓不到……二十三年了,刘子玄从没觉得夜是这样的静,二十三年来,也从没觉得夜是这样黑,这样长。又长又黑的夜啊,你怎么不能容人睡上一刻呢?

    点着了油灯,坐着,等着。可是,又有什么好等的?明天还不是跟昨天一个样?实在没什么好等的,实在没什么好盼的,即便等到太阳出来,不过是个亮堂些的地狱罢了。

    远远的传过来几声鸡叫,窗口里有了隐约的白光,天快亮了,门外渐渐有了声响,刘子玄迷迷糊糊下了床,梦游一样拉开门来,才看见两只山鸡正在院子里找吃的。

    它们还在呢,几天了,全然忘了院子里还有两个活物。提着没了跟的两只脚,刘子玄从厢房里抓出来一把玉米,撒到了院子中央,两只山鸡低头啄起来。看着山鸡吃食,刘子玄才想起自己也是两三天水米没沾牙了,这阵子嘴里还上着火,冲起来一层燎泡来,咽一口口水进肚,牙床子也是钻心的疼。进灶间,灌一瓢凉水下去,再回到院里,山鸡已经吃光了玉米,呆站着看了半天,刘子玄一狠心开了院门,把山鸡往外撵。

    “走吧,到该去的地方去……”几天没说话,声音哑了,听得刘子玄自己也觉着陌生。

    山鸡躲了出去,仅剩的两只活物也被撵走了,现在是真的什么也不剩下了,鸡也不用喂了,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往年的这个时候都在做些什么?往年的这个时候,早该收拾菜园好种菜了,可是今年……算了,如今再做什么事,也没什么大意思了。

    没一大会儿,缩头缩脑的两只山鸡又回到了院中,再看到它们,刘子玄才算想起来,眼前还有一件大事要办。事到如今,一件件完成老人临终前交待的事,已然成了刘子玄活在这世上的唯一动力。

    简单洗了把脸,又简单咽了几口饭,刘子玄就动身离开兔子岗。眼前再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做,于是他临时决定去一趟六七里外的羊公井,去找一个姓谷的打石匠。

    (待续)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