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山钓 > 第四十一章 埋 伏

第四十一章 埋 伏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空山钓 !

    自从那天找到了山梁南坡的水源,一颗埋藏已久的种子就在刘子玄的心头生了根。既然这山林中的水源只有一处,跛狼一定常到塘边去补充水份,只要能妥善的埋伏在水塘周围,就有了近距离击毙它的可能。这件事要是能一次做成,不但能泄了长久来的心头积愤,日后再进出林子也不用再提心吊胆了。只有铲除跛狼这块绊脚石,才能成为这片林地的真正主宰!刘子玄一心要杀死跛狼,不单是因为跛狼曾在他爹娘的坟上挖洞,更不是因为它在雪面上留下一道奇怪的雪印,而这二者背后掩藏的可怕动机,才是他把跛狼视作死敌的根源所在。从看见跛狼刨坟的那一刻起,刘子玄就无比清楚的认识到,他和这条狼之间的恩恩怨怨早晚得有一个了断。

    想要一了百了的来个了断,这件事就要早作安排。

    暮春时节,天气持续晴朗,冬雪留下的积水早化成蒸汽升入了空中,原本潮湿的地表在风吹日晒下一天比一天干燥。近半个月来,刘子玄要去水塘边埋伏的决心也如同干燥的地面,一天更比一天坚硬。

    要对付一条狡诈多疑的猛兽,致胜的关键在于能不能出其不意的给它致命一击,如果首战不能将其致死反而引起了它的警惕,以后再想杀死它只会难上加难。类似的猎杀早在多年前已经有过教训,其中的利害关系没有人比刘子玄更清楚。

    经过近半个来月的反复斟酌和周密计划,时间终于走到了五月中旬的这一天。

    这天凌晨天没亮,刘子玄就悄悄的起了身,顶着蒙蒙的夜色,他独自一人进了林子,决心要在水塘边给那条十恶不赦的跛狼来个守株待兔。为了办好这件事,他前一天晚上特意在井边洗了个冷水澡,今天起身后又从里到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才出门。他心里清楚,任何一条狼的嗅觉都不能小视,只有尽可能的减少身上的多余气味,才便于更好的隐匿行踪不被发现,才能确保自己的猎狼计划万无一失。

    顶着幽暗的天光,刘子玄越过了山梁,像只夜行的山猫,无声无息的穿过了南坡的密林。如果正如此前的猜想,跛狼果然常到山顶上监视兔子岗的话,就必须赶在它掌握自己的行踪之前到达水塘并隐蔽起来,只有这样,跛狼才有中招的可能。

    刘子玄到达水塘边时,天色仍未亮开,水面上的大片雾气尚未消散,层层薄雾在平静的水面与水草高树之间弥漫,营造了一种令人心悸的原始气氛。看着这一番景象,想着自己将要完成的猎狼行动,刘子玄忽然感到了一阵恍惚,眼前看见的一切飘渺虚无,竟如同梦境般不真实。而常常在他梦境中出现的跛狼,恰是现身在这样的幽暗背景之下。想起那些梦来,刘子玄心里顿时打起了鼓,头皮上更是一阵阵发麻,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背后潜在着怎样的可怕凶险。

    刘子玄用力摇了摇脑袋,好让神志尽快恢复清醒,眼下这紧要时刻是万万不能恍惚的。了断!那个曾经的玩伴,那条偷食剩肉的“猎狗”,那头刨坟掘墓的跛狼,还有那只恶梦中的幽灵……所有的瓜葛,今天就在这水塘边来一个了断吧!

    重新打起精神,刘子玄细致查看了水塘周边的地形,却没能找到一处满意的藏身处,如果临时搭成一个隐蔽所,不但动静太大会惊了附近的鸟兽,突然出现的隐蔽所也难免会引起跛狼的戒心。水塘西侧虽有一个小土包可供隐蔽,但那土包到水塘绝大部分水面的距离却超出了猎枪的射程……凡事难以周全,再三思虑之下,刘子玄还是决定藏到土包后面去,如果跛狼到水塘西岸的相对开阔处饮水,仍然可以直接枪击。

    刘子玄扯了些藤条盖在背上,悄悄在土包西侧趴下了身子,凝神监视起了正前方的水面。此时,从夜幕中穿过山林并掩藏在这一处的刘子玄就如同一根从天而降的楔子,深深的钉在这山林中,任何动物都休想看穿他的诡计。

    太阳缓缓升起,薄雾层层消散。刘子玄的眼前,原本单调的色彩慢慢丰富了,原本模糊的景色也逐渐清晰。耐不住水底的单调,休息了一整夜的鱼儿开始跃出水面,有大的也有小的,鱼身拍击水面发出的声响,终于给这片阴森死寂的空间带来了几分生机。

    天光已经亮开,空气的温度缓缓回升,面前草尖上的露珠越来越小,两只黑水鸡从水草丛中钻出来,爬上了开阔的水塘西岸,悠闲的梳理起了羽毛。刘子玄对自己的隐蔽手段很是满意,连黑水鸡也没有发现它的存在。有它们在眼前活动,刘子玄便不觉得时间难熬,监视水塘的间隙,也能欣赏这一对美丽的生灵。

    刘子玄目测,两只黑水鸡到枪口的距离约四十步,恰在猎枪射程之内,如果跛狼到西岸水鸡梳洗处饮水,完全可以直接朝它开枪。

    时间走得很慢,一分钟就像一年。既然要做一个猎人,就已经注定要跟寂寞结缘。刘子玄耐着性子等着,等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目标。

    正想着,突然听见一声巨大的水声传了过来,两只黑水鸡惊得双双飞起,扑棱着翅膀钻进南面枫杨的枝叶里去了。随即,刘子玄便看见水塘东岸的香蒲丛一阵剧烈晃动,原本平静的水面也自东向西泛起了波纹。那水声听起来突然而又沉闷,像是有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块栽进了水中,刘子玄听得心头一振,身体也不禁跟着打了个大大的激灵。

    水声传来,只过了几秒,一条大狼便从水塘东北角的蒲丛边缘现了身。刘子玄两眼看得真切,那正是跛狼!即便不看它的毛色,不看它的体形,只看那怪异的行走姿态,刘子玄也能断定是它,由于一条后肢的残疾,它的行走姿态是这林中绝无仅有的。时隔数月之后,跛狼终于又一次现了身。尽管这一次刘子玄早有心理准备,但它的出现仍像此前的两次一样,一样突然,一样令他惊恐。刘子玄惊魂不定,却又注意到那颠簸行走的跛狼嘴里正叼着一条鱼!

    果不其然,前面的猜测没有错,这水塘果然是跛狼的必来之地!

    看来跛狼早已经潜伏在水塘东侧的香蒲从后面了,它早已潜伏在那里,不过是在伺机捕鱼!早前一段时间,刘子玄隐蔽在水塘西侧,竟对它的靠近没有任何察觉,可想见这家伙的行动是哪般谨慎!

    正应了那句俗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在跛狼并没有觉察到不远处有一杆猎枪正在指着它的身体,它嘴里叼着鱼,径直走到了水塘东北侧的一棵大树下,四周看了一圈,便卧在那树根处,大口嚼食起了自己的猎物。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