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山钓 > 第三十一章 大黑狗

第三十一章 大黑狗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空山钓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晌午没过多久,谷南燕便回了兔子岗,她半头晌是只身一个人离开,回来时身后却跟了一条大黑狗。

    嗅觉发达的犬类,即便它们不用眼睛看,也能靠嗅觉来认识陌生世界。闻到空气中残留着黄鼠狼的血腥气味,大黑狗一到岗子上就机警起来,扑哧扑哧的拿鼻子四处乱嗅一通,等到它发现远处那一面黄狼皮做成的旗帜时,立即本能的垂下了尾巴,几步奔到小溪边,朝那对岸的可疑物吼叫起来。在大黑狗的提醒下,谷南燕看见了正在秋风里飘摆的滚圆皮筒,便也明白了一切,她瞪了刘子玄一眼却没说话,只把大黑狗喊回到院中喂水。

    刚进了院子,大黑狗就跑到刘子玄脚下亲昵起来,满眼都是久别重逢的亲切。

    刘子玄半蹲在大黑狗的身边,少不了一翻抚摩。这大黑狗头方口阔,四肢粗壮,那黑亮的皮毛缎子一样溜滑,刘子玄越看越喜欢,尤其是它的四个爪子,虽说它身体上绝大部分皮毛都呈深黑色,可那四只爪子却像在染缸中蘸过一样,一律是干净的白色,远远看去,倒像是穿了四只特制的白色鞋子,看起来很是讨喜。仔细端详片刻,刘子玄若有所思,虽说这黑子不是一条经过驯化的猎狗,但从那次独闯山林捕获一只山鸡的举动中,足见它身上有着十足的猎性,如果日后稍加调教,完全能成为一个得力的助手,比起那跛狼来,它的个头要足足长出半个尾巴,在这样一条狗的协助下对付一条残疾的狼,显然要多有几分胜算。想到这里,刘子玄不由得眼前一亮,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想起这条狗呢?要是早有它在,又何至于让一条黄鼠狼咬死了饵鸡?

    “黑子以后就待在我们家了?”刘子玄一边看着大黑狗,一边问谷南燕。

    “我爹答应了,在我们搬回羊公井之前,就让黑子在岗子上看家。”谷南燕冷冷的说着话,等她注意到刘子玄看着黑子的异样眼神时,马上又接着说:“只是替我们看家,别的什么事也不要它做,你不要打它的主意!”

    ……

    大阳沉到西边的灌木丛里去了,晚秋傍晚的山林格外清冷。这时节,天空里早已褪尽了秋季惯有的蓝色,蒙上了一层阴冷的灰白,那一阵紧似一阵的冷风渐渐奏成了冬日的节拍。屋后的刺槐树被北风摇得呼呼作响,枝头上仅存的几片叶子也终于不再坚持,纷纷飘落到院落中。

    谷南燕在院子里做些无关紧要的家务,不像平时那么爱说话了。刘子玄见她一整天闷闷不乐的,几次找话茬想哄她开心,她都是爱理不理。一时间无计可施,刘子玄便不再自讨没趣,半年多朝夕相处下来,他已经很了解自己妻子,只要等到明早起床时,即便她有再大的气也会全消了。

    两个人无声的吃了晚饭,刘子玄又象前几天一样,到兔子岗前的溪边抱来几捆干草放在院落中。那是他在雨季结束之后收集的茅草,现时早已晒得透干,只要稍加处理,就能用来防风挡雪了。冷冬眼看就要来临,是时候准备些御寒物资了。刘子玄坐在院落中,一根根把茅草编成草绳。二十几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想要在这风口里的岗子上舒适的渡过严冬,就必须早作安排。以前,都是他爹娘准备这些物什,编成草帘之后,冬日里好用来堵住门窗抵挡寒风……纵然二位老人已然相继作古,好在刘子玄已经掌握了荒山野岭上的生存之道。今年,他还额外多准备了些类似的御寒物资,怕的是谷南燕初来乍到,一时适应不了岗子上的寒冷。

    做完了家务,谷南燕见刘子玄一个人忙活,便搬个凳子坐过来搭手。刘子玄估摸着她的气已经消减大半,顿时也轻松了不少。他一边干着手里的活,一边说:“家里的灯油要烧完了,我打算这几天到镇子上去一趟,顺便也买些油盐酱醋回来好过冬。”

    谷南燕淡淡答道:“要去明天就去吧,看这风刮得一阵比一阵紧,说不定哪天就下雪了。”

    刘子玄连忙应声说:“好,那就明天。”

    “家里没几个钱,能不买的东西就不要买了。”

    刘子玄笑了笑,说:“放心吧,等到明年春天,就有钱了。“

    谷南燕问:“钱在哪呢?”

    “在林子里呢,靠山吃山!”

    谷南燕没有马上接话,沉默一会,突然又说:“我想要个孩子了。”

    谷南燕突然又提到要孩子的事,刘子玄好一阵子才答道:“我娘过世不满周年,我们不能这么快就要孩子。”

    “你少说这话,不满周年,你能开枪杀生,怎么就不能要个孩子?”

    谷南燕的语气那般坚定,刘子玄被问得无话可对,像个被拿了把柄的犯错孩子,只好低垂着头脸,默认理亏。

    这已经不是谷南燕第一次提起要孩子的事了,可是自他们成亲以来,小夫妻虽然同睡在一张床上,却没有盖过同一床被子,还是真正的守身如玉,相敬如宾哩。

    天色渐晚,小两口坐在院落中编织茅草,大黑狗安静的趴在一边地上。院子里突然多出这么一个黑家伙,那十来只半大草鸡似乎还不太习惯,大部分都早早的进了窝,剩下几只胆子小的还在墙角里左右徘徊,小心翼翼的往鸡窝边凑……早在数万年以前,狗和鸡的祖先是一对天然的捕食和被捕食者,但是因为人类,如今的它们竟也能相安无事的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第二天,天气还算晴好,晌午时分,秋风渐歇,刘子玄稍作准备,从谷南燕那里拿了钱,便要动身赶往牯牛镇。刚下了兔子岗,回头正看见黑子正坐在岗子下的小路上朝自己张望,他心里不禁想到,如果日后想要用它来当助手,少不了要和它多接近,眼下不正是一个好机会?于是向黑狗打了一记口哨,示意黑子与他同去。大黑狗听到招唤,犹豫不决的回头看着院门口的谷南燕,像是在征求同意。谷南燕笑了笑说:“去吧,路上给他搭个伴!”

    那大黑狗得了指令,一溜烟便蹿下了岗子。

    天气爽朗,刘子玄带着大黑狗,一路马不停蹄赶往牯牛镇。路上偶尔遇到一两只野狗,只远远的看见这黑子,便都灰溜溜的跑开了。到了镇上,遇见的狗多了起来,有几只发了情的母狗看见黑子,都不失时机的跑到面前来,又是撒欢打滚又是摇尾巴,迫不及待的献殷勤示好。黑子嗅了嗅那些同类的身体,便了无兴致的走开了,露出一副不放在眼里的高贵气质来。刘子玄看在眼里,心里免不了暗自得意一番。

    (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