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山钓 > 第二十八章 绝境转机

第二十八章 绝境转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空山钓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墓地平台上,隔着一座坟包,刘子玄盯着黄鼠狼看,两眼如炬;面对强敌,黄鼠狼竟也没有露出丝毫慌张,坐边平台边缘和刘子玄正面对视。这样的近距离对峙,在两者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一次,刘子玄的感受却跟前次完全不同,之前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已经不复存在,可恨又可畏的黄鼠狼早已令他手足无措神魂颠倒,和黄鼠狼的几次遭遇,他早从这种动物身上体味出了咄咄逼人的一股强大气场。

    这么近的距离,刘子玄看见了黄鼠狼眼里的两片晚霞。和他以前见过的所有黄鼠狼都完全不同,在强大的人类面前,这条赤色鼬鼠竟然没有露出一丝惊惶,从它的眼神里,刘子玄看到的只有镇定,只有从容。

    对视良久,黄鼠狼才慢慢的转过身体,钻进平台下方的草丛里去了。刘子玄眼见黄鼠狼逃走,立刻跟过去朝平台下方张望,但那时,他已经找不出那条长尾巴的踪迹了。

    黄鼠狼已经逃走,刘子玄又转身查看自己爹娘的坟墓,才发现那个原本被堵死的洞口旁边,竟然又多出了一个新的洞穴,而那新洞穴的外面,更有一堆潮湿的新鲜泥土延伸出来,刘子玄气得牙根直打颤,又不得不恨自己无能,没能耐亲手把那元凶致死……看来那条黄鼠狼三天前确实被堵在了洞里,见原来的洞口行不通,它又重新挖了这个出口,逃生之后它非但没有迁居别处,却仍然固执的住在这墓穴深处!

    这偏偏就是刘子玄最不想看到的那一种结果。

    看着又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刘子玄心底琢磨,这条黄鼠狼的年龄至少在三年以上,否则它绝不会懂得用口衔树枝的方法来拨炸黄狼弓,只有在三年之前才有人在这片林子中用过这种抓捕工具;从体型、毛色和动作上看,它的寿命也不会超过十年,如果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撑,它不可能从氧气稀薄的墓穴中出逃!这显然是一条年富力强的黄鼠狼,而且他刚刚分明看见,它还是一条精壮的公鼬!

    思索片刻,刘子玄又从山谷里找来一块石头,想要故伎重演,想要再一次把洞口堵上。然而,当他把石头搬到坟边,正准备塞进洞口时,却在那洞口外的新鲜泥土上看到了几块异样的灰白色固体。刘子玄捡起一块看了看,又放到鼻尖一闻气味,便顿时瘫坐在地——那正是他数月前用来密封瓷瓮用的腊!到这时,刘子玄终于不再心存侥幸了,那条黄鼠狼已然挖到了坟墓中封存着他爹娘骨骸的瓷瓮!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马上在洞口的泥土中寻找起来。不多时,几片比腊块稍小的骨骸不出所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一直担心却不敢设想的局面,最终还是摆在了眼前,那条黄鼠狼不但挖开了坟墓中掩埋的瓷瓮,还掏出了瓷瓮中的骨骸!

    这一回,再没有别的退路可走了,刘子玄枯木一般跪在坟前,两只眼里毫无生机,天际边,渐渐消褪的晚霞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最后一道火红。

    ……

    次日清晨,刘子玄又一次走向了墓地平台,经过一整夜的反复斟酌,他最终还是艰难的作出了决定——打开坟包。

    烧纸、祭酒、叩拜完毕,刘子玄先用四根木棍在坟茔上方撑起了一面旧帆布来遮挡天光,然后又将黄鼠狼新挖的洞口堵上,准备从洞口背面挖掘墓穴,如果那条黄鼠狼昨夜间又回来居住,又一次被堵在了洞中,这一次就算它长出了翅膀,也难逃一死了。若不能亲手杀死它,刘子玄永远也无法解除心头之恨!

    一切准备就绪,刘子玄拿起铁锹开始挖掘坟墓。身为猎者儿子的他,如今竟被一条黄鼠狼逼到了绝境,不得不在自己爹娘的坟茔上动起了土,如果被外人知道,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一直忙到晌午将近,一方小小坟包才被一点点打开,挖到深处时,一股浓烈刺鼻的骚醒气味混杂在泥土的气息中向四周弥漫开来,刘子玄屏着气往更深处挖掘。

    黄鼠狼不在洞里。除了之前葬下的两个瓷瓮和一块红布外,墓穴中什么都没有。触目惊心的是,坟墓底部已然被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卵圆形气室,只见两个封存骨骸的瓷瓮都已倾倒打开,散落的骨骸遍布墓穴的每一个角落。

    骨骸散落与曝尸荒野有什么不同?刘子玄含着眼泪将一块事先备好的红布平铺在旁边平地上,又跪到打开的墓穴中,从泥土里一粒粒的搜集骨骸放到红布上。

    日头已经西斜,散失的骨骸才被重新集中,正要把骨骸重新殓入瓷瓮时,刘子玄却意外中看见,在那只原本封存他父亲骨灰的瓷瓮中,正躺着一枚扳机。

    那是猎枪的扳机!正是兔子岗上那把双管猎枪缺少的唯一组件。

    刘子玄万万没有料到,这个让他费尽心思寻觅许久的扳机,竟然藏在父母的墓穴之中!看见这枚小小的铁家伙,刘子玄的思绪回到了三年以前:三年之前,父亲从猎枪上拆下了扳机并交给了娘亲,父亲死后,娘亲又把它放在了装殓着父亲骨骸的瓷瓮中。随后的事便不难想象了,刘子玄又亲手把它葬到了墓穴里——三年之前的他怎能知道,在亡父的骨灰中竟藏有一只扳机呢?

    始料不及的是,正当这枚扳机将被永远深埋时,谁又能想到,一条胆大妄为的黄鼠狼在坟上打了个洞,却让猎人的儿子意外的找到了这一枚关键棋子……

    那么,这只扳机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拆下的呢?刘子玄仔细回忆,回忆自己最后一次听到枪声从林子里传到兔子岗是什么时候,这时,刘子玄才幡然醒悟,在父亲去世的前半年,虽然他仍然常拿着猎枪进山,但确乎没有听到过枪响,这就是说,扳机很可能是在父亲过世的前半年就已经从猎枪上拆解下来了,果真这样的话,后来的老猎人一直在拿着一把没有扳机的猎枪进山!这又是为什么呢?

    已经有太多疑问,刘子玄没有心思也没有头绪去深究了。重要的是,现在终于找到猎枪扳机,所有疑团的答案,很可能都隐藏在这枚小小的扳机之后。拿着扳机在手上,刘子玄好像拿着一条擦得锃亮的猎枪,他四下里看一圈熟悉的山林,又一次紧紧的咬响了牙关。

    第二天,刘子玄从山谷里搜集了许多碎石块搬到墓地平台上,在原来的墓穴中结结实实的砌了一道圆形护墙后,才又将两个瓷瓮重新下葬掩埋。这一番有了石墙的保护,日后就不必担心野物再来刨坟掘墓了。

    (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