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山钓 > 第十九章 猎 枪

第十九章 猎 枪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空山钓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兔子岗的东南角的一眼水井,那是当初子玄爹娘前前后后花了大半个月才挖成的,井深约三米,井筒直径不足一米,井壁是磊叠起的碎石头,四块较为平整的条石收了口,剩下的方形井口每边长仅半米余,狭小的井洞只能容吊桶从中上下。由于所在位置的地势较低,又临近小溪,井水才能长年不干。时下正值雨季,地面以下水源充沛,井里的水面也相应升高了,离井口只不到三尺距离,刘子玄只要俯身趴在井沿上,伸手下去就能捞到浮在水面上的饵鸡尸体,可是,已经沉到井底的吊桶,想要打捞上来却要另费一番功夫。

    刘子玄在长竹竿的一头捆上一个铁钩,只要能看清系在吊桶上的绳头,伸钩下去就能拉上来。子玄娘在世时,也偶有失手将吊桶掉入井中,刘子玄没少用这个办法来打捞。

    井水清澈,倒映着天上的片片云彩,刘子玄趴在井沿上,用身体遮挡住了天光云影,这才看清楚井底一切,没用多长时间,他就看到了吊桶和提绳,于是他慢慢伸下竹钩,钩住了井绳。正往上提拉吊桶时,却看到那井底还有一根棍子一样的东西,斜靠在井壁上。这井底怎么会有一根沉了底的棍子?刘子玄顿时意外,等到他仔细看清这根奇怪的棍子时,脸上的疑惑立时又变成了震惊——那根本不是什么棍子,那分明是一杆枪!

    片刻,一把双管猎枪出了水。只看一眼,刘子玄就能断定,这把枪正是他父亲生前用的那把。这东西不是一直挂在东厢房的北墙上吗?现在怎么会在井里找出了它?

    事情来得突然,还没能想出个缘由,刘子玄就拿着猎枪跑进了院。推开东厢房的房门,看见枪套还好好的挂在墙上的一瞬间,他开始怀疑那枪套里是不是还有一把一模一样的双管猎枪。莫非这兔子岗上有两把枪?

    当刘子玄取下枪套并意识到里面什么也没有的时候,他的脑袋上即刻像被敲了一记闷棍:这把枪怎么会到了井里?是谁把它丢到了井底?一时找不到合理解释,刘子玄只好先把湿漉漉的猎枪擦干。

    这是一把平式双管猎枪,枪身长一米出头,有效射程大约五十米。刘子玄曾听自己父亲说起这把枪的来历,其中的故事也可谓百转千回,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仿苏联猎枪生产的第一批国产猎枪中的一把,它原本是县城某政要的玩物,后来那官员在****中受到冲击,一群疯狂的人们从他家里抄出了这把枪来。可巧,当年子玄爹所在生产小组常遭山里的野兽祸害庄稼,为了打猎保收,上级就把那杆枪配发下来,才落到子玄爹手中,自那以后,小组的收成不但转好,子玄爹每年还能上交不少动物皮毛,正可谓一举两得。刘子玄的祖父也是以打猎养家,但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先进的钢枪,用的都是自制的老式火药枪,那种火药枪使用起来颇为麻烦,要先从枪口装进黑火药,用纸团塞紧之后再装入钢砂,最后再次塞入纸团防止钢砂外泄,这一番复杂工序之后,才算将子弹上了膛。刘子玄家里也有这样一把火药枪,不过很少用到,只有到了每年的谷雨前后,子玄爹才拿它来打山鸡,在饵鸡的协助下,如果距离目标较近的话,也可以用晒干的绿豆来代替钢砂,一样可以打进山鸡的胸膛。这样的自制猎枪虽然射击面积大,但相比之下不免过于笨重,还容易出现击发失灵的情况,而且这种火药枪的安全系数也小,又不能连发,对付大型凶猛走兽时效果较差。因而,得到一把灵敏便携而且杀伤力大的双管猎枪后,子玄爹一直把它视为珍贵财产备加爱护,连自己儿子也轻易不让碰。经过多年把玩,那枪托上虽然有了磨损老旧的迹象,但它的性能却仍然十分完好,就连林子里有些年头的动物见了它,也会仓惶而逃。

    擦着枪,刘子玄细细回想上一次见到它是什么时候。他清楚记得,那是在他娘亲临终的前一天,老人家说想吃山鸡之后,那时候,他从东厢房的北墙上取了下枪,想要拿着它进林子去打山鸡。虽然当天并没有打开枪套,却能明显感受到它的分量,因而刘子玄可以肯定,那个时候的猎枪还在枪套里。

    那么,究竟是谁把这猎枪扔到了井里?思来想去,唯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人,就是自己的娘,想到了老娘,刘子玄的心头像有一盏灯通了电——老人一定是在他去牯牛镇买山鸡的时候,趁机把枪扔到了井里!那天返回兔子岗时,看见的院门是敞开的,原本怀疑是跛狼拱开了木栅门,如今再回想起来,倒更像是自己娘亲出过院门。事情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老人在临终前说自己想吃山鸡这件事,便大有可能是另有用意了,莫非当时她只是想让儿子离开兔子岗,好给自己争取时间来处理这把枪?而且老人家临终前还特意交待过,让他从兔子岗搬走之后把这口井填上,这样看来,她分明是希望这把枪从这世间永远消失!

    事情不想倒好,越想越觉蹊跷,刘子玄看到的和想到的种种迹象,无一不在夯实着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想起当天发生的事,刘子玄如同跌进了万丈深渊,如果整件事恰如所料,这把枪已经在井底藏了两个多月了,而那枪管上的锈迹,也恰能佐证这样的推测!两个多月来,刘子玄多次进过东厢房,居然不知道那枪套是空的,两个多月间,他更是无数次到井里去打水,竟然没能发现井底的秘密。如果他遵照老人家的终前交待,从这兔子岗搬走并填上水井,那这把双管猎枪就永远不会再有人发现了!

    在这个推断中,老人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枪扔进井里,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想到这里,刘子玄心中的疑团又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自己父亲为什么要在临终前再三叮咛说永远不要碰这把枪?娘亲又为什么在临终前从病床上爬起来,把枪丢到井里去?这把枪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玄机,会让二位老人如此百般阻挠不让他碰?毫无头绪的疑问一时间爬上心头,刘子玄就算榨干自己的脑汁也无从解开。

    然而,正擦着枪的时候,又一个新的疑问产生了,刘子玄发现,手中的这把双管猎枪居然没有扳机!

    这把枪的扳机又在什么时候不见了呢?刘子玄的脑袋快被这些突如其来的疑问撑炸了,原本就饱受种种疑虑困扰的他,这一来更是如坐针毡。拿着猎枪跑到院前,刘子玄又一次放眼向牛头坡望过去,眼前这一片向来寂静的山林,仍然像往日一样寂静,可是在刘子玄的眼中,这一刻的山林却像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猛兽,随时都会扑过来把他连同兔子岗一并吞下。林子里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老猎人究竟又因何而死?早已纠缠在刘子玄心底的一个个死结,又一次泰山压顶般牵扯在他的心头,让他无从招架,让他欲罢不能。

    “……想要打猎先认路,狼有狼行道,鼠有鼠行踪。孤狼走山脊,游狐走山腰,獾猪走沟底……打山鸡野兔等小兽,要用火药枪,打野猪狐狸等大家伙,要用钢枪,如果想抓活的,可以下套子,可以挖陷阱……”老猎人的话,一字一句仍在耳边,刘子玄曾一遍遍想过,父亲本来无疑是愿意让他继承猎枪,也成为一个出色的猎者,如果不是,他为什么那般仔细的讲解各种动物的生活习性?如果不是,他又何必那样详尽的传授狩猎过程中的各种技巧?刘子玄甚至想到,就连自己的内敛矜持寡言少语的性格,也是老猎人有意培养出来的,这不正是一个猎户的必备品质吗?……既然猎人愿意让自己儿子继续以狩猎为生,可是他临终前突然改变了初衷,又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拿着猎枪回到屋中,刘子玄翻厢倒柜的寻找起扳机来,他想要找到那枚扳机,把它组装回去,之后他还要拿着一把完整的双管猎枪到林子里去!

    进山!这个愿望由来已久,现在已经是迫在眉梢,刘子玄多一分钟也不能再等。

    混乱中,刘子玄厘清头绪仔细思量,他知道,只有自己父亲才会拆解这把枪,他曾不止一次看见父亲将猎枪拆开,又一个一个的把零件组装回去,因而他可以断定一件事,那便是,老人早在过世之前就从猎枪上拆下了扳机,并把它藏在了家里的某处,这举动的用意很明了,仍旧是不让儿子碰枪,即便他违背了老人的终前嘱咐,固执的拿起这了这把枪,然而在没有扳机的情况下,也不能拿着它进山去打猎。

    可是事到如今,只有拿着一把完整的猎枪到林子里去,刘子玄才有一线可能解开心头的种种疑问。

    从床底找到柜顶,从正屋找到厢房,又从屋里找到屋外,整个院子里的所有可疑角落,刘子玄都找了一个遍,连放盐巴的罐子也被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找到最后仍然一无所获。

    提着没有扳机的猎枪站在院子里,刘子玄满脸懊丧的看着天,此时此刻,他多希望有人能帮他一把,多希望有个人能告诉他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哪怕只是一点细微的线索,对他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不幸的是,知道真相的人都已离开了人世,只把诸多的谜团留给了未亡人。

    一片漆黑中,刘子玄的脑际突然闪过了一条狼的身影,那条和他相处过两年的跛狼,又一次蹿进了他的脑海。

    之前一长段时间里,刘子玄还弄不清跛狼会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来看待兔子岗,虽然子玄爹曾经给过它哺养之恩,却也和它有过断腿之恨,刘子玄弄不清楚的是,这条狼究竟会如何权衡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是敌还是友?是恩还是仇?此前对这些疑惑尚且无从判断,然而,自从那天在自己父母的坟茔上看到了狼的足印之后,跛狼在他心中的立场便无比清晰了——无端在猎人的坟茔上踩下脚印,这显然不会是什么善意的举动!

    眼下这些盘根错节的谜团,只要能解开其中一环,说不定其它疑问也都能迎刃而解。想到了跛狼,刘子玄隐约意识到,要解开自己父亲的死因,除了双管猎枪之外,那条狼很可能也是最最关键的一环。

    (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