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山钓 > 第十四章 狭路相逢

第十四章 狭路相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空山钓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给先人立碑是件大事,不但要选好吉日,还好看准风水,就连石碑的朝向和入土深度也大有讲究。按谷石匠的说话,刘子玄父亲过世刚满三周年,时下又是清明刚过不久,正是个立碑的好时机。

    四月初三这天,刘子玄起了个大早,还没等太阳露脸,他就从羊公井拉过来一辆平板车,要把刻好的石碑搬到爹娘坟前立起来。知道他要在这一天立碑,谷南燕也跟着过来帮忙。

    石碑挪上车,攀绳挂上肩头,刘子玄在前面拉着,谷南燕在后面推,沿着一条羊肠小道,两个人把平板车往双亲坟上拉。山路虽然还算平缓,但毕竟是条小道,拉着辆车子走在上面,仍要费些气力。

    头顶的太阳烤着山林,路上没有一丝风,声声蝉鸣如同一群娃娃的啼哭,这个刚停住,那个又开腔,叫得撕心裂肺。拉车人艰难移步,车子缓慢前行,没一大会,两个人都已大汗淋漓,时不时的要停了来喘气歇脚。

    路程走过一多半,刘子玄正低头拉着车,后面的谷南燕像是无意间踩到了蛤蟆,突然失声尖叫起来,她那样的惊叫,听得刘子玄也不禁打了一个激灵,连身边的鸣蝉也一时收了声。

    停住脚步,刘子玄回过头看谷南燕,那一刻,只见她睁大了两眼,神色惊恐的看着正前方的路,像是看见了鬼。

    顺着谷南燕的目光,刘子玄转回头向路前方望过去,视线很快落在路边一只动物身上。看见那生灵的一瞬间,刘子玄不禁也吃了一惊——自从他出生在刘家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一生都要跟这个与众不同的物种结下瓜葛——黄皮子!多年来,刘子玄看见过不计其数的黄皮子,无论是大的小的公的母的,还是死的活的跑的跳的,他都已见过无数,但今天看到的这一条,却和此前见过的任何一条都不相同。

    黄皮子,最通俗的叫法是黄鼠狼,有些地方也叫它黄狼或黄鼠,在所有的叫法之中,只有黄鼠狼这个称呼是尽人皆知的,而事实上,也只有这个叫法是最不贴切的,因为它既不是鼠,又不是狼,却是一种小型鼬科动物,因此,它们还有一个学名叫黄鼬。大概是因为这种动物的皮毛多呈棕黄或橙黄色,人们才总在它们的名字前面冠以“黄”字。

    在兔子岗与牛头坡的山林之间,是一片从草地到林地的过渡地带,那里生长着种类繁多的矮小灌木,这灌木丛中便于隐蔽的植被覆盖和充足丰富的食物来源,为黄鼠狼制造了绝好的生存空间,使它们得以在这温床里生生不息的繁衍生长,正因为有着数量庞大的黄鼠狼在这片土地上栖居,才为猎户的存在提供了可能,刘子玄的父亲在世时,就是凭借捕杀黄鼠狼的过人本领才维持了一家人的温饱。

    黄鼠狼的个头虽小,身上却藏着巨大的经济价值,它们的皮毛能与貂皮媲美,因而价值昂贵;不仅如此,黄鼠狼尾巴上的毛还可以用来制成名贵毛笔,人们常说的狼毫,便是从它们的身上获得;除此二者之处,就连它的骨肉,也是一味珍贵药材,诸多药典中都有记载。

    尽管黄鼠狼的身上藏有巨大的财富,也并不意味着猎人就可以任意捕杀它们,只有过了小雪节气,黄鼠狼的皮毛才会变得珍贵起来,小雪过后,它们才陆续换上冬毛,皮肤表面开始长出一层厚厚的绒毛来抵御严寒,恰恰是这一层细密的绒毛,才是黄鼠狼皮毛的精贵所在。因而,在所有的猎户中间,向来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只有在入了冬之后,才允许捕杀黄鼠狼。

    可是,多数人了解黄鼠狼的途径,却不是因为它们有着珍贵的皮毛,而是通过那些广泛流传于民间的神秘故事。

    和黄鼠狼有关的故事,在任何一方土地上都可以信手列出一大堆来,那些故事千差万别各有所述,在讲述了黄鼠狼种种事迹的同时,也在讲述着这种不起眼的小型动物与强大人类之间的复杂纠葛。人们常说黄鼠狼能附体迷人,能借人的嘴巴说话,能置人于死地,更有甚者,说它们是精,是妖,是邪恶的化身……那些千奇百怪的离奇故事,不但表达了人们对黄鼠狼的憎恶之情,也无形中流露出了对它们的敬畏之心。从长远看来,人们对于这个物种的憎恶之情和敬畏之心,对于它们的生存而言,无疑是有利的。与其他物种相比,这一点恰是黄鼠狼的与众不同。

    可是在猎人看来,那些关于黄鼠狼的传说显然都是不可靠的,在他们眼里,黄鼠狼只不过是一种长着珍贵皮毛的猎物罢了,因而他们才惯用黄皮子来称呼它。刘子玄的父亲就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猎鼬人,他在世的时候,只要在上风口把把风,只要看看地上的趾印,就能知道附近有多少条黄鼠狼,其中有几只大的,几只小的,几只公的,几只母的……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一大群黄鼠狼赶尽杀绝。这样的本领,让生活在牛头坡附近的所有黄鼠狼都对他闻风丧胆避之不及……可是谁又能料到,就在这个猎鼬高手死后的第三年里,他的儿子在为他立碑的路上,却被一条黄鼠狼挡住了去路。

    (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