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利坚怪侠 > 第一百七十二章无心的大长腿和敞开的浴袍

第一百七十二章无心的大长腿和敞开的浴袍

作者:半仙算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美利坚怪侠最新章节!

    在吃晚饭的时候,辛西娅和蒂姆还有戴维斯都还没有回来。 .访问:. 。丘丰鱼就打了一个电话,但是那边真的很吵,听不太清楚。丘丰鱼就用喊,声音很大,让楼上听音乐的艾普莉也下来了,以为家里出事了。

    “怎么啦?”艾普莉问道。

    丘丰鱼对她无奈的摊开手:“他们不会来吃晚餐。只有我们两个人。”

    “正好,我去买蜡烛!”艾普莉就笑嘻嘻的说着。

    “你疯了,买蜡烛做什么?晚上要停电吗?”丘丰鱼瞪着她。

    “可以烛光晚餐啊!”艾普莉就笑,“好不容易这两个家伙都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正好。我去买蜡烛。”说着就往外走。

    丘丰鱼懒得里她:“你去买吧,反正我要开着灯。”

    艾普莉也不管他,还是很欣喜的去买蜡烛了。等晚饭做好之后,艾普莉也回来了,这‘女’人真买了一堆蜡烛回来,然后准备在餐桌上点燃,但是等到打火机都那好了,却又愁眉苦脸的看着丘丰鱼:“忘记买烛台了。”

    “别看我,我吃饭了。”丘丰鱼坚决不肯关灯,现在没有烛台更好。他可以安安心心的吃晚餐了。慢条斯理的样子,让艾普莉有些牙痒痒。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让有点儿‘女’孩子‘浪’漫情怀的艾普莉还有点儿小期待。但是没想到,遇上了这个没有情趣的家伙。

    于是就吃饭吧,典型的中式菜,艾普莉也很喜欢这种正宗的中国菜,胃口还不错。在饭桌上,她有开始挑逗丘丰鱼:“听中国人说,征服一个男人,首先就要征服这个男人的胃,那么征服一个‘女’人是不是也会是这样?”

    “你想说什么?”丘丰鱼有点儿‘摸’不准这‘女’孩子想要干什么,就停下碗,有些警惕的看着艾普莉,“还是别说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什么都不听,这样才安全。”

    “哈哈……”艾普莉毫无风度的就突然大笑起来,这家伙太逗了,说他冷,偏偏又冷不丁的来一句让你开怀大笑的话,于是就敲着盘子说道,“好吧,你可以不听,但是不能阻止我说吧?所以……我决定,我以后都不会去厨房掌勺了,因为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在男人的身上,是不是?”

    丘丰鱼坚决不出声,快速的吃晚饭,就对艾普莉说:“你洗盘子。”说着就溜走了reas;。看着这家伙逃也似的离开,艾普莉就直想笑。不过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什么负面的情绪了。

    在厨房里洗盘子的时候,丘丰鱼就在去酒吧的路上了。他心里没有想什么,他也没有和艾普莉玩暧昧的心思。刚坐到吧台上,布瑞金就端了一杯伏特加过来,丘丰鱼一口喝干了,对着他说道:“下一杯来啤酒。”

    于是布瑞金又端过来一杯啤酒,丘丰鱼刚端起啤酒,就听到背后一个声音传过来:“嘿,这杯酒我请了!”然后丘丰鱼还没有回头,就看到一个黑人穿着夹克坐在了丘丰鱼的身边,对着布瑞金说着。

    “我知道你。”丘丰鱼看了看那个黑人,“你是那个警察,新来的。如果请的话,你该请我喝伏特加,而不是啤酒,有时候我喜欢比人请我喝烈‘性’一点的酒。”

    “下一杯,也算我的,伏特加!”托德?巴姆博对着布瑞金打了个响指,“给我来一杯啤酒,我喝不惯烈‘性’的酒。”

    布瑞金倒了一杯啤酒过来,巴姆博就举起酒杯对着丘丰鱼示意:“敬你!”

    丘丰鱼看了他一眼摇头笑道:“为什么敬我?”

    “因为你两次救了阿比林警局的同事,所以……光凭这个,就该我敬你的。”

    丘丰鱼举起来,和他碰了碰,然后喝了一口,放下来:“这不算什么,大家都要保命,所以说不上救了谁,算是自救吧,我在乌克兰的时候,每天都会面对这样的不是你救我,就是我救你的情形,如果每次都这么客气,还让人活不活了?太繁琐了,不喜欢。”

    “你还真是个有个‘性’的人。”

    “你才是有个‘性’,你是第一个在阿比林想要给我开罚单的警察,不过还没有开。”丘丰鱼也笑,“所以我对你印象非常深刻。年轻人就是这样有原则的,我觉得很不错。所以……敬你!”他也举起酒杯对着巴姆博示意。

    两人再次碰了一下酒杯,各自灌了一口酒,巴姆博就长长的虚了一口气:“其实……一开始我对你‘挺’反感的,甚至还想投诉柯芬警长。因为你的特权。说实在的,在不了解情况之前,我觉得每个人都不应该有特权,但是‘蒙’多警官说得对,这是人构成的社会,如果只有法律了,那么这个世界就冷冰冰的,我喜欢有人情味的地方。”

    “想通了?”丘丰鱼就笑,“不准备投诉了?”

    “我们都是生活在人情味的社会当中的,为什么要为这件事情而去破坏阿比林本来就已经很平静的水面呢?”巴姆博说道,“我明白了,只不过……我被柯芬警长停职了,可能还会被调到别的小镇去。所以……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请你喝酒,也是最后一次请你酒。”

    “因为这个柯芬警长要调走你?”丘丰鱼吃惊的看着巴姆博,“看来还是我连累了你,好吧,我可以和柯芬警长聊一聊,或许她会回心转意的。”

    “不,即便是我要留下来,但是我会亲自跟她说的。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可能会去麻烦你。”巴姆博摇着头说道,“让我自己来。”

    “那么你的决定是什么?留下来还是离开?”

    “为什么不留下来?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和别的地方不同。”巴姆博就笑,“我不会走的,除非柯芬警长铁了心的不原谅我。”

    “好吧,我们再喝一口。为了你能留下来!”丘丰鱼举杯,和巴姆博一饮而尽。然后布瑞金端过一杯伏特加过来,又给巴姆博端了一杯啤酒。

    “我的酒量不行,还喝这一杯,你知道我最出糗的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吗?是高中的时候,我们偷偷的喝酒,然后我被一瓶啤酒放倒了,连‘女’孩子都笑我。”巴姆博说着和丘丰鱼碰了碰杯。

    巴姆博还真是只喝了这一杯酒就回去了。两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聊的,聊了聊警局里的一些事情,丘丰鱼又不感兴趣。所以说这一次的会面不算尴尬,但是也就平平淡淡,就像是两个初相识的人一样。

    “这家伙曾经想找你的麻烦!”布瑞金对着丘丰鱼嘿嘿的笑着,“我觉得就该让这样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滚出阿比林。”

    丘丰鱼一口喝干了伏特加,对着布瑞金说道:“如果你能够滚出阿比林,我会觉得非常的快活。”说着就将杯子放在吧台上,然后就‘摸’出一张钞票压在吧台上,“好了,我走了,布瑞金,你真不适合挑拨离间。”

    “我真不是挑拨离间,我只是想告诉你事实,他这是想向你妥协。”布瑞金对着丘丰鱼的背影说着,“我只是想帮你。”

    丘丰鱼头也不回的竖起了一个中指,然后就走出了酒吧。等回到家里的时候,只有艾普莉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她抱着抱枕,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喝着饮料,显得很自在,看到丘丰鱼进来,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他们还没有回家?“丘丰鱼没话找话的对着艾普莉说道。

    “自己不会看吗?”艾普莉哼了哼,就像是小猪一样的声音,然后继续咀嚼嘴巴里的零食,“我看应该是那个辛西娅,有她在,他们只会回来的更晚一些。不过……像这种地下赛车,一般晚上的时候也要停止了吧?”

    丘丰鱼不出声,蒂姆没有打电话来回,就说明他们并没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以蒂姆现在的能力,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去洗澡,洗完之后,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坐在艾普莉的身边。

    艾普莉就伸长自己的大长‘腿’,放在丘丰鱼的大‘腿’上:“今天‘腿’都酸了,帮我‘揉’‘揉’吧。”

    丘丰鱼就将她的大长‘腿’抬起来,然后放在茶几上:“你的‘腿’会酸?你做什么了?运动还是运动?”这是个典型的中国式幽默,可惜艾普莉不懂,还皱起眉头reas;。

    “说错了吧?”她看着丘丰鱼笑,正要在说话的时候,丘丰鱼就听到了‘门’外汽车的声音,于是就转过头朝着‘门’口望去。

    “应该是蒂姆他们到了!”丘丰鱼说。

    他猜得没错,是蒂姆他们回来了,只不过他们回来的时候,艾普莉的大长‘腿’还放在丘丰鱼的大‘腿’上,而丘丰鱼裹着浴巾,浴巾还敞开了一点。这景象,怎么看都有点儿不对劲,这让蒂姆一只脚踏进了客厅之后,就停下来了,犹豫着是不是要退出去。

    “滚进来吧,别装模作样。”丘丰鱼就拍了拍艾普莉的大长‘腿’,艾普莉有点儿脸红的将‘腿’放下来,扭着头,故意不看‘门’口,眼睛就一直盯着电视机。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