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 > 376、好人

376、好人

作者:美味罗宋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国医最新章节!

    朱祁镇看到徐小乐怀里的皮皮,问道:“这是什么猴子?竟是黑色的。”

    徐小乐道:“他叫皮皮,是头乌猿,《神异经》里说见到他有大喜事,我就带他过来啦。”他让皮皮去找朱祁镇,一边又对朱祁镇道:“陛下放心,他不挠人的。”

    朱祁镇很快就跟皮皮玩了起来,徐小乐正好出去泡药,清洗药罐准备煎药。

    等徐小乐煎好药进来,上皇正握着皮皮的两只手,让他在床上跳胡舞。

    徐小乐就上前道:“陛下,趁热把药喝了吧,千万别吹。”

    朱祁镇也没有要阮老公试药,径直端过来就喝。这药已经在外面凉了凉,热气腾腾却不至于烫了口舌。他大口喝了几口,碗里的药已经去了一大半,就奇怪道:“我以前最不爱喝药,只觉得喝了之后反胃欲呕。今日喝了你这药,却觉得浑身清爽,就连药味都不难闻了。”

    徐小乐道:“药对症适体的时候,自然就是这样了。”他想了想又道:“其实药石都是人身对抗病邪的援军。本阵还是靠的自身正气。若是药石入口,身体首先排斥,这就是主客军不合,只能是药有问题。”

    朱祁镇听了之后却回想起当日自己兵败的经过。

    说起来的确是自己没有祖宗的征战之能,但是英国公张辅总有吧,那可是“一平交阯、三缚渠魁,易草莽为桑麻、变雕题为华夏”的军神啊。然而那一仗终究是输了,自己身为帝王而被俘,连带这位国家柱石都殒命沙场。

    朱祁镇又想起了那些身死异乡的战士,端着药汤的手就忍不住抖了起来。他记得回来之后有人跟他说:京师内外,家家缟素。哀怨之气,笼罩京师上空三月不散。

    ——这都是朕的罪过呀!

    朱祁镇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徐小乐见朱祁镇莫名就哭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说起来朱祁镇比他年长不了多少,还不到十岁,可以算是一代人。不过人家上皇九岁登极,当过明君,也做过昏君,被瓦剌人囚禁过,如今正在被自己弟弟囚禁……如此丰富的人生阅历,徐小乐就算再多活五十年也赶不上。

    徐小乐就故作振奋道:“对啦,陛下,我去西苑那边的时候,有封周娘娘的手书要我转呈陛下。”说着便从怀里取出了那封信。

    朱祁镇听说是周贵妃的手书,精神的确振奋了些。他接过带着徐小乐体温的书信,打开读了一遍,刚才不自觉地流泪已经变成了抽泣。

    徐小乐更加有些可怜这位上皇,心中暗道:当今天子也太小气了些,反正都是关押,为什么不让他们家人聚在一起呢?还能腾出几座宫殿,岂不是一举两得?

    朱祁镇咬着牙忍住哭,勉强摆出一副坚强的模样,一口气喝干了碗里的药汤。他用袖子沾了沾嘴唇,道:“钱皇后如何了?”

    徐小乐心道:他看完了周贵妃的信,却先问钱皇后,看来在上皇心中,钱皇后更重要些。他就不敢直说钱皇后“瘸腿、瞎眼”的事,只是道:“今天我只是碰到了个宫女,并不知道确凿的情况。待我明日去见了娘娘,再回来禀报吧。”

    朱祁镇咬着嘴唇,泣不成声:“我一回来就听说了,皇后拿出所有私房钱想要赎我回来。甚至哭瞎了双目,小乐,你若是能治好皇后,我、我……”他猛地发现:自己甚至连最基本的打赏都给不出,何况封官许愿的赏赐?

    一念及此,朱祁镇就像是被刺破的鱼泡,颓然靠在床柱上。

    徐小乐见状心中不忍,道:“陛下,这事不用打赏谢我。说实话,我觉得陛下是个好人,所以愿意跟陛下交个朋友。为朋友办事,自然不需要打赏酬谢。”

    阮老公听了浑身都打颤。他见过五位皇帝了,哪有人敢跟皇帝“交朋友”的?他见上皇还没缓过劲,似乎没听出什么毛病,连忙打圆场道:“也是徐御医赤胆忠心……”

    徐小乐就不怎么高兴了,心说:你们都到这地步了,还玩什么冠冕堂皇?他就直截了当道:“公公别这么说。我哪有什么‘赤胆忠心’。真要扣字眼,我就算有赤胆忠心也是对龙椅上那位的。实话实说,我们升斗小民,谁当皇帝还不是都一样过日子,无非日子过得好坏罢了,能有几分忠心?”

    阮老公就不说话了,心道:你连桌子都翻了,我还能说什么呢?罢了罢了,反正龙游浅水,你就算掀了桌子又能如何呢?难道陛下还有重登九五的一天么?那真是得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朱祁镇总算回过神来,道:“小乐,你也是好人。咱们共经此难,若有我纾解之日,必当千万倍回报你。”

    徐小乐道:“我虽然不需要陛下的回报,不过陛下倒是真该存这么个念想,否则情志倾颓,龙体就无论如何都没法有起色了。”

    朱祁镇重重点了点头,道:“朕终究做过天子,朱祁钰总不能杀我。等他安定了储位,再做几十年太平天子,根基牢固,必会放我出去。到时候就算不封我个亲王,总要封个郡王吧。我只要能活到那日便好!”

    徐小乐笑道:“你们好歹是亲兄弟,恐怕不需要几十年,就会给你个王国让你去享福了。”

    朱祁镇也是觉得只要能够出宫,当个国王享福也很好,咧嘴笑道:“到了那天,我就聘你去我王府执掌良医所。你这位国医圣手可别看不上。”

    徐小乐哈哈大笑道:“这可好,我嫂嫂本来还说我这辈子能当个药局大使就到头了。若是执掌良医所,那得六品官了吧。”

    阮老公就心道:良医正只有八品……

    朱祁镇也跟着笑道:“哈哈,这官太小,我还真不知道是几品。”

    徐小乐一听也是,两人笑成一团。之前凄然之气顿时尽皆消散,灯光之中,朱祁镇的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年轻的上皇看到灯花跳动,微微闭目祝祷:只愿列祖列宗开恩,叫我夫妻团聚,就算被贬为庶民,我也绝无半分怨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