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086章,越冬以眠159,小眠眠是想我了?

第1086章,越冬以眠159,小眠眠是想我了?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第1086章,越冬以眠159,小眠眠是想我了?

    虽说要吃鱼,听说董眠她们这次出门是想吃火锅,云卿还是带她们去吃火锅去了。

    “小眠喜欢吃辣,对吧?”云卿问。

    董眠点头。

    云卿目光悠长,陷入了回忆中,“你很小的时候,一岁还没到,妈妈做麻婆豆腐和酸菜鱼时只给你尝了一点点你就上瘾了,怕吃坏肠胃不给你吃你还不肯了,哭闹着要。”

    董眠不记得了。

    可她记得从小到大,家里人就只有她喜欢吃辣。

    叶盼云,董荃他们四个都不喜欢吃辣。

    所以,她想,或许她像她母亲。

    云卿说了很多关于董眠小时候的事给董眠听,有些董眠是有印象的。

    听着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董眠的心里慢慢多了一抹动容。

    她和董荃的事她记得不清楚,只知道他们似乎会吵架。

    而且董荃会带叶盼云回来。

    周围的人都骂董荃是负心汉,骂叶盼云不要脸。

    小时候她不明白,可现在长大了,恋爱了,他们的事她或许懂一些了。

    这些年,她也不容易吧。

    她给云卿递了纸巾,云卿高兴不已,摸了摸她的脑袋。

    这顿火锅吃了挺久,散席时已经到了晚上九点。

    云卿开车送她们回学校,在董眠下车时,云卿拉住了她,“小眠,妈妈在这边买了房子,房子也挺大,妈妈一个人住,你……要不要过来陪陪妈妈?”

    董眠没回答。

    云卿苦笑,“是妈妈太心急了。”

    董眠心里一顿,“ 我……去。”

    云卿一脸惊喜,笑了。

    杜芸晴她们下了车,云卿就载着董眠离开。

    云卿:“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 嗯。”

    “那就好,那就好。”

    车子在董眠熟悉的街道上行驶着。

    董眠顿了顿,心里顿下有了个预感。

    过了一会,果不其然的,云卿将车子行驶进了董眠熟悉的小区里。

    黎越铠买的房子,也在这个小区。

    董眠有些惊讶。

    没想到这么巧。

    “这个小区挺好的,妈妈不在这边工作,可想到这边距离你学校近,妈妈就在这边把房子买了下来,以后你读研读博时想出来住也不用租房子。”

    “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个月前。”

    董眠抿了小嘴。

    “妈妈不是不想第一时间就来看你,可是……近乡情怯,这种心情……”

    云卿没说完,就安静了下来。

    开了门,董眠见到了云卿买的房子的面貌。

    比黎越铠买的小了一些,并不是复式房,只是普通的套间房,装修还算不错。

    “ 妈妈买的事二手房,如果小眠不喜欢这里的装修风格,就跟妈妈说,妈妈让人按照你的意思去改,好不好?”

    “不用……”

    “这房子妈妈是特意买给你的,当然得按照你的意思来装修。”

    说着,拉着她走进了一个房间。

    那是一个蓝白色设计的欧式公主房。

    装修精致漂亮,倒是比大厅好多了。

    董眠看到着,就想到了黎越铠给她布置的房间,那个房间比这个房间的布置还要好得多……

    “怎么样?喜欢吗?”云卿期待的看着她。

    董眠到底还是不忍她失望,点了点头。

    云卿笑了开来,拉着她坐下,跟她说话,问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董眠都简单的说了。

    云卿顿了下,“你很喜欢物理?”

    董眠点头。

    云卿笑道,摸了摸她的小脸,“你外公如果还在,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你太像你外公了,你外公就是个物理狂,他曾经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只可惜我天赋不够,没想到倒是遗传到你身上来了。”

    外公外婆这些称呼,对董眠来说是陌生的。

    甚至可以说一点印象都没有。

    “明天跟妈妈去给你外公外婆上柱香?”

    “嗯。”

    俩人又说了一会话,才各自回房洗漱睡觉。

    云卿离开不久,黎越铠就来了电话,“睡了吗?”

    “还没有。”

    黎越铠闷闷的说:“ 小眠眠,你忙你也不能不管我啊,一个晚上了,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就不怕我伤心啊?”

    他今天参加了一个酒会,忙得不行,没时间联系她。

    可他的电话没响过,信息她也不发一条过来,他能不难受吗?

    “我……今天有事。”

    他语气凶巴巴的,“什么事?”

    似乎她要是不给他一个好的答复,他就真的生气了。

    董眠没说话。

    黎越铠这回是真的心里不舒服了,“嗯?”

    好片刻后,她才开口:“ 我……我妈妈回来了。”

    “妈妈?”

    “嗯。”

    黎越铠气消了,温柔的问:“ 开心吗?”

    开始时,他以为董眠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了,因为她不曾提起过她,他也没见过她。

    到了她生日那天,他才隐隐的明白,似乎并非这样。

    董眠没说话。

    她在思考。

    黎越铠也不打扰她。

    片刻后,她才说:“……开心。”

    一会后,他又问:“有心结?”

    “ ……嗯。”

    黎越铠也不再开口,让她自己慢慢思考。

    一会后,她才开口,“我……不懂。”

    “不懂什么?”

    “她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找我。”

    “或许换一个角度想一下,她还会想到回来找你,说明她心里是有你的,或许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和为难的地方呢?”

    说到底,那天董眠之所以会哭,不过是委屈她母亲抛下她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罢了。

    董眠一愣。

    是啊,如果她完全不在乎她,她又怎么可能回来找她?

    “不管怎么样她都生了你,能理解的,就试着去理解她,原谅她体谅她,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

    其实,黎越铠只是怕她总是纠结这个问题,会不开心。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她开心更重要了。

    他真实的想法可比这个要尖锐得多。

    董眠眼眶微红,点头:“嗯,我明白了。”

    “早点休息。”

    黎越铠说。

    他想给她一点时间静一静。

    “越铠……”她的声音软软的,闷闷的。

    黎越铠心坎都软了,“嗯?怎么啦?”

    片刻后,“我们说说话好不好?”

    黎越铠一愣,笑了开来,“所以,小眠眠是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