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067章,越冬以眠138,石旗赔礼道歉

第1067章,越冬以眠138,石旗赔礼道歉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第1067章,越冬以眠138,石旗赔礼道歉

    到家时,董眠已经睡着了。

    黎越铠也没有占董眠便宜想给她洗澡,他担心董眠明天早上起来了会吓坏了,便用热毛巾给她洗了个脸,脖颈,还有白嫩嫩的小脚丫,把一切处理好了,才给她盖好薄被,离开了她的房间。

    刚出门,他就打开了他关掉的手机。

    刚开机,就有人打了电话进来。

    这回是杨轻。

    黎越铠脸色淡淡,语气更淡:“有事?”

    “刚才阿旗给你打了很多个电话,你不接,我也知道你还在生他的气,只是大家都是兄弟,他对你和董眠的事也不太了解,你就原谅他这一次?”

    黎越铠没回答。

    杨轻又说:“ 越铠,今天是阿旗过分了,他不应该知道那个地方有这种事情还让你带董眠去的,我已经说过他了,以后他不敢乱来了。”

    “知道了,挂了。”

    挂了电话,直接关机。

    石旗想打电话过来,已经打不进来了。

    石旗气得骂娘,“关机,我艹,用得着这么对我吗!我以后不乱来了还不行吗?”

    “其实,我觉得越铠也反应过了点,至于吗?”

    给黎越铠打了一个晚上的电话,黎越铠都不理会,傅骁城觉得黎越铠太不把他们当哥们了,心里有点不爽。

    他觉得就董眠那呆板样子,黎越铠稍稍的跟她解释一下,董眠那边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石旗心里有气,“就是,那样的场合越铠他以前不也没少去吗?”

    “其实,你们怎么就没想过为什么越铠会这么喜欢董眠吗?”

    石旗和傅骁城一顿,“什么意思?”

    越铠现在完全一副男人楷模的样子,“你们真的觉得只是一时兴起?”

    “ 那还能是什么?一辈子?方才你没见着吗?男人的心思能稳个四五年就很不错了。”

    “ 每个人有不同的追求,那个男人的追求不等同于越铠的,那也是他没自制力,定力不够的借口,越铠不同,越铠想做的,迄今为止,有什么做不来?”

    这回,连石旗都没了话。

    “越铠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杨轻比他们懂黎越铠。

    “可——”石旗无法理解,“他才多少岁啊,这么早就把自己装成一个好男人,多浪费啊。”

    “你觉得他装的辛苦吗?”

    石旗摇头。

    他看黎越铠是乐在其中。

    而且不是装。

    他就是乐在其中。

    “他或许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想要这样的生活。”

    石旗不以为然。

    “ 哪个男人不爱玩啊?”

    “ 你们似乎忘记越铠十岁之前不是我们现在熟悉的模样了?”杨轻忽然说。

    十岁前的黎越铠并不和他们闹得特别出格,虽然调皮捣蛋,弄得家里人头痛不已。

    但也只是小孩子心性。

    然而,在接下来两三年,黎越铠变了很多。

    他们是和他一起长大的。

    他的变化是很慢的,所以他们没有发现。

    又或者,黎越铠是故意不让他们发现。

    或者是就算发现了,也习惯了。

    以为他和他们一样,越学越坏了,什么都沾染。

    而这个转变,杨轻想来,应该是有原因的。

    至于原因是什么,他不得而知。

    石旗更加不耐烦了,“你什么意思?”

    “既然越铠珍惜董眠,说明他是真的喜欢和董眠在一起,你们以后就别闹了啊。”

    “什么情况也说不清楚,就在这里乱教训人。算了算了,说不清就算了,这都几点了,困死了,走哦了。”

    “记住了。”杨轻不放心。

    石旗不耐烦道:“知道了,以后少找越铠出来玩就是了,最少不当着他小女朋友的面儿,行了吧?”

    之后,石旗多次联系黎越铠,黎越铠都不理会。

    黎越铠这阵仗是不肯要他这个兄弟的节奏啊。

    石旗才真的知错了。

    心里虽不满黎越铠重色轻友,可多年的兄弟情不能说散就散。

    黎越铠不理他,石旗只好亲自登门拜访,当面道歉。

    他去的时候,是晚上。

    董眠上楼洗澡去了,黎越铠担心吵到董眠,才开了门。

    颀长的身躯堵住了门口,脸上是不待见的神色。

    石旗脚边放着一个大纸箱,见到黎越铠,一脸诚恳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道歉,行了吗?”

    黎越铠淡瞥了他一眼,石旗立刻挺直腰板,那模样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黎越铠审视完毕,转身进了屋,石旗扛着脚边那个大纸箱屁颠颠的跟了进来。

    董眠刚好从楼上下来。

    她在楼上就听到了门铃声,穿戴整齐后,好奇的下楼来看看。

    石旗乐呵呵的打招呼,“嫂子。”

    董眠自昨晚开始,对石旗没存什么好感,只是点了点头。

    “ 嫂子,昨晚是我的不对,我已经很用心的在检讨自己的过错了,今天也特意带了份礼物来给您赔礼道歉。”

    给她赔礼道歉?

    董眠不解的看向黎越铠,黎越铠话不多:“他既然要送,你要是喜欢,我们就收下。”

    这话石旗懂。

    黎越铠的意思是他的礼物合董眠心意他便可无罪释放。

    石旗胸有成竹,乐颠颠的把纸箱开了。

    “这个是市面上能买到最好的天文望远镜了,这个可是专业的物理学家用的,特别好,昨天那玩意和我给你买的这个一比,简直侮辱了天文这两个词儿!”

    “ 说得这么好听,你体验过?”

    黎越铠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沉了俊脸。

    他这几天忙,本想等他空闲下来亲自带董眠到国外买的。

    他倒好,把他这个男朋友该做的事儿都做了。

    他能高兴的起来吗?

    黎越铠埋汰他石旗自然能听懂。

    他不知道黎越铠怎么的就不高兴了。

    “这倒没有,我不是专业的,可嫂子是啊,是吧嫂子?”

    他倒是摸出了窍门,不理黎越铠,直接向董眠进攻。

    董眠对于别的可能不感兴趣,可关于物理的器材,感兴趣已经不能表达她的狂热了。

    应该说是痴迷。

    她乌黑双眸煜煜生辉,激动得立刻蹲了下来,伸手触摸。

    可在碰之前,她还是不确定的看了眼黎越铠,“我真的能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