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031章,越冬以眠103,小眠眠开始思春了?

第1031章,越冬以眠103,小眠眠开始思春了?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第1031章,越冬以眠103,小眠眠开始思春了?

    “ 嗯,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他吊人胃口的拉长了尾音,目光暧昧的非常,“小眠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我了,我就去睡。”

    “什么问题?”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了猫叫声,小眠眠,我们家什么时候养猫了?”

    董眠被他弄糊涂了,她身体不舒服,咬着下唇摇头,“我没听到。”

    “是吗?我可是在你房间里听到的哦。”

    董眠皱眉,还没说话,黎越铠就笑着提醒:“嗯,声音听起来还和你有点像呢……”

    董眠总算明白了,小脸爆红,“ 你……你听到了?”

    “嗯哼,所以小眠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为什么大晚上的不睡觉,却发出勾人的猫叫声?”

    勾人?

    她急忙解释,“我没有。”

    “小眠眠,你不诚实哦。”他捏着她的小鼻子,“告诉我,是不是青春期到了,开始思春了?嗯,我呢,还是很民主的,第一次嘛,只要小眠眠告诉我你思春的对象是谁,就算不是我,我也不会跟你计较的。”

    话虽这么说,可他那冷厉的眼神告诉董眠,如果她真的思春了,对象却不是她他不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董眠急得像蚂蚁上锅,还有理说不清那种,就差对他吼了,“我没有思春!”

    “小眠眠,青春期嘛,我是过来人,我最懂了,也理解,所以小眠眠你不用害羞。”

    “ 我都说没有,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董眠难得的朝着黎越铠翻了个白眼,她拉起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

    黎越铠将她连人带被的抱了起来,拨开了棉花般柔软的被子,露出她的小脑袋来。

    本以为她会一脸羞涩,却看到她咬着唇瓣,一副忍痛的模样……

    他一愣,也不逗她了,“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了?”

    董眠不说话。

    黎越铠都快急死了,坐立不安道:“哪里不舒服?为什么不跟我说?还把我当外人了?”

    “我没事,你去睡觉吧,我一会应该就好了。”

    “是来月经,肚子疼?”

    可他没在洗手间里看到有她换出来的卫生棉啊。

    董眠眼眸一闪,点头。

    “你说谎!”

    黎越铠多了解她啊,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眼神微冷,双手抱胸,气势凛然,“不说是吗?好,我送你去医院。”

    说完,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要拿衣服给她换上,带她去医院做检查。

    “不……不要,我,我说。”

    都这么晚了,还去医院折腾,也不知道要折腾到几点。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像个严厉的家长。

    “我……”她不敢直视他,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胸口痛。”

    胸口痛?是心脏痛?

    黎越铠一听,以为是心脏问题,那还得了!

    二话不说直接拉开衣柜,给她找了衣服出来,“快换上,我带你去医院。”

    “我——”

    “ 快点。”

    “不是心脏问题。”

    “那是哪里?”

    董眠都快羞得哭出来了,难得的跟他撒娇,“你能不能别管我?”

    “不能!还是你嫌我烦了?我告诉你董眠,只要你一天还是我女朋友你也别想我不管你。还有,你这辈子不是我女朋友就是我的妻子,所以你让我不管你,永远都不可能!”

    董眠:“……”

    “说不说?”

    董眠:“……我胸部疼。”

    黎越铠:“……”

    他难得沉默了下来,轮到董眠不知所措了,探出脑袋瞥了眼,却见黎越铠抿着薄唇,努力忍笑的模样。

    董眠:“……”

    黎越铠忍俊不禁,一本正经道:“嗯,我家小眠眠还在长身体阶段,所以……我懂。”

    董眠默默的拉高了被子,盖住了自己绯红的小脸。

    黎越铠笑了,将她拥入怀中,“很痛?”

    “ ……嗯。”

    “之前没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吗?”

    “有,但没今天这么痛。”

    “乖,穿衣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黎越铠毕竟是个男的,和董眠还年龄相仿,他对女孩发育遇到的各种问题都不太清楚,免不了还是担心的。

    “不用,这个哪用去医院?”

    “你怎么知道不用?”

    董眠:“……”

    “快点,我困死了,早去早回。”

    “ 可是——”

    “再废话就把你扛去你信不信?”

    董眠:“……”

    她说不过黎越铠,只能屈服在他的威迫之下。

    凌晨三点多,喧嚣繁华的京城此时也万籁皆寂,公路里只有零星的车辆。

    车子在公路上跑了10分钟不到,到了附近的医院门口。

    医生了解了问题后,给她看了看,很专业的告诉董眠她没事,这是青春期发育的正常反应。

    说完了,还跟董眠普及了几个注意事项和缓解痛楚的办法。

    董眠红着脸记下了,压根不敢看敢身后站着的黎越铠。

    走出医院的大门,黎越铠牵着她的小手,问:“还疼吗?”

    “还有点,不过没之前这么疼了。”

    黎越铠看着她,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累了?”

    董眠掏出手机看了眼,已经凌晨四点了……

    在董眠有记忆以来,从来未曾尝试过凌晨四点还在外面,而不是在温暖的被窝里睡觉。

    “你都不累我累什么?”点了点她的额头,给她整理了毛茸茸的帽子,“是不是困了?”

    “嗯。”

    “走,我们去买早餐吃。”

    “买早餐?可现在才凌晨四点,这哪里有早餐买啊?”

    董眠说话时打了和呵欠,“我们不回去睡觉吗?”

    出来走了一趟,她已经没有不舒服了。

    他点着她的小鼻子,“先吃点东西,不然你很可能在生理时钟到来时被饿醒。”

    他拉着她上车,“你先睡,我买到了早餐再叫醒你。”

    说完,绕到了后座,把后面的毛毯递给了她。

    “哦。”

    董眠刚上了车,她本来不想睡的,可她实在是困得不行,就睡了过去。

    车子在公路边饶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路边一家卖早点的,黎越铠停了车,轻轻的拉开车门想下车,董眠就惊醒了。

    黎越铠没开口,觉得董眠应该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