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2249章,傅瑾城篇428

第2249章,傅瑾城篇428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您已经很成功了。”傅瑾城淡淡的打断他说道。

    “是啊,在外人看来,我是很成功。”

    甚至,在年轻一些的某些时候,他也觉得他是成功的。

    只是,到了现在,忽然觉得有些事他看再重,最后也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佣人上来提醒两人下楼去吃早饭。傅老爷子没动,说:“你还没到爷爷的这个岁数,所以爷爷知道你可能会不明白,但爷爷还是想跟你说,对于安安这个孩子,你得好好的对他,对于某些事,别做得太过绝

    情了。”

    否则,等他老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爷爷,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傅瑾城淡淡的说。“是啊,爷爷当年也觉得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没有觉得自己追求的有什么不好。当人老了,什么都看透了才明白自己当年可以做得更好,很多事都是

    可以避免发生的。”

    “我知道。”傅瑾城扶傅老爷子起来,“我们该下去吃早餐了,楼下的人都等着我们。”

    傅老爷子知道他没听进去,有些无奈。

    也明白,劝他是没用的了。

    有些道理作为晚辈的还没经历过,长辈的说再多,他们也当耳边风,当他们到懂的年纪,却已经回不去了。

    过年本来高高兴兴的,可傅老爷子这几天不知怎么的,精神不济,食欲不振,晚上吹了点风,竟然陷入了昏迷,大年初二,就进了一趟急救室。

    幸好抢救及时,没什么大碍,但身子骨却是比之前要差一些了。

    傅家的人都看出来了,傅老爷子怕是没有多少日子了,他们跑医院来的速度就更加勤快了些。

    老爷子却命硬,硬是挺过来了,一个星期后,就出院了。

    但已经到了法定上班日,各企业已经恢复工作运营,傅瑾城在傅老爷子出院之后,正式投入了工作,没几天,去京城出差了。

    而林以熏,也是在这个时候,去了一趟美国。

    试管婴儿的计划已经提升日程,现在就差一个代孕母。

    是的,林以熏不打算自己生,自己生对她来说,危险性太大了。

    她本来也想自己生的,到时候指不定还能来个计划,说是傅瑾城的孩子。计划最终没实施,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她觉得危险,危及生命的话,对她来说,代价太大了,更何况,她要是自己生了孩子,如果孩子到头来不像傅瑾城,让傅瑾城起疑,

    给他抓住了把柄,反而不是什么好事,反正就现在的情形看,她能继承傅瑾城百分之七十五的遗产,也足够了。

    代孕母这事很快就落实了,林以熏还顺带的,到了高柏煊的学校去看他。

    高柏煊很高兴,跟她一起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林以熏还开了视频,和傅瑾城视频,积极的让他们父子两人沟通。

    不过,面对面的时候,父子两人依旧无话可说。

    更确切的来说,是傅瑾城有些淡漠,而高柏煊已经不对他抱任何希望了,只是,他还是失落的。

    很快,就到了四月。

    高柏煊回国看了傅老爷子一次,而高韵锦也将金如兰从法国送给了回来,然后从京城飞G市,去探望薛家人。

    每次她回来,都会给薛母买一些她能用到,国内又难买到的保健品,很有心。

    当天的晚饭,是在薛家吃的,高柏煊也赶了过来,只是,身边还跟着林以熏。

    薛母见到高柏煊本来很高兴的,但是看到他身边的林以熏后,拧了眉头。

    林以熏有些尴尬,“阿姨,我只是送安安来,没有别的意思,您别误会。”

    “我没误会什么。”算起来,林以熏也没伤害过她,薛母虽不喜欢她,但也没理由对人家横眉竖目,“既然来都来了,进来一起吃顿饭吧。”

    当然了,这只是场面话。

    林以熏自然懂,连忙拒绝,高柏煊却很高兴,“林阿姨,一起吃吧。”

    “这……”林以熏有些不自在,看了眼一直都不怎么开口的高韵锦一眼。

    高韵锦眉头都不皱一下,薛母却不高兴了,可眼下都说到了这,不让人家进门,也不好,只好点头。

    薛永楼有事没来得及赶回来,桌上就高韵锦母子林以熏还有薛父薛母五个大人。

    林以熏有些拘谨,她坐在高韵锦的对面,“小锦,好久不见,听安安说你过两天又要飞回去法国了?法国那边的工作很忙吗?”

    高韵锦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这还是在高柏煊在的份上,不想让他直达太多东西,所以才没跟林以熏撕破脸。

    “这么说,你现在是长期居住法国?”

    “对。”

    “那你一个月去看安安几次?”

    “两次。”“小锦,我知道安安是你的亲儿子,你肯定比我心疼他,我作为安安的继母,本事不应该说什么的,但安安现在虽然读大学了,但他还不到16岁,也还是个孩子,我们做家

    长的应该把重点落在孩子的身上才是。”

    林以熏这番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高韵锦虐待了自己的孩子,而林以熏对高柏煊有多爱护呢。

    就语气什么的,弄得好像高柏煊跟她比较亲近似的。

    其实,高柏煊自从回来了傅家,相对来说,林以熏和高柏煊相处的时间确实比高韵锦还要多。

    林以熏能看的出来,高柏煊没有排斥她,再加上他现在出来读书,高韵锦又不在他的身边,她想离间他们母子的感情,根本不难。

    既然现在有机会了,她哪能放过?

    再说了,看到自己跟命根子似的糊了十多年的儿子,这般亲近她这个几次三番想要他命的仇人,她就不相信高韵锦心里一点难过都没有。

    但高韵锦脸上出奇的平静,点头:“确实是我做的不对,以后会注意的。”

    她这么一说,林以熏刚才想了这么多,说了这么多,都跟一圈打在棉花上,很无力。高柏煊给高韵锦夹菜:“林阿姨,妈妈工作很辛苦的,从小她就要一边赚钱一边养我,现在我上大学了,我希望妈妈可以过得轻松一点,不要这么辛苦,我也没觉得妈妈对我不够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