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630章,暮檐凉薄160再联系

第1630章,暮檐凉薄160再联系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他们……

    八年没见了。

    他也是今年才回国的,回国这么久了,他没有故意避开过薄凉和沈慕檐,但是,他也没有特意去打听,他以为自己能心如止水了,毕竟都这么多年了。

    然而,此时此刻,看着长大成人的薄凉,她比之前更漂亮了,只是,似乎也比以前沉默,安静了。

    好像……

    变了挺多。

    “确实,八年了。”薄凉回想过去,笑了笑,“这八年,你挺好吧?”

    “是挺好的。”他也笑了笑,“看来你也挺好的。”

    “嗯,还好。”

    裴渐策还想说什么,看到现场还有其他人在,他心思收了收,看到薄凉他们跟前已经空了的杯子,忙叫秘书泡咖啡过来,再看向薄凉,“那……我们先谈正事?”

    “好。”

    进入了公事状态后,裴渐策笑意收敛了些,跟梁律师谈了起来,总的来说,谈得还挺顺利,最后,裴渐策直接将这件事订了下来,委托梁律师作为侵权案的代理人。

    薄凉对刘律师和竟盛的律师到访过裴氏食品这件事,并不知情,并不多想,但梁律师和陈燕并不一样,他们知道裴渐策是在卖给薄凉人情,否则,这件事他们成功的几率并不高。

    谈完之后,已是中午用餐时分。

    梁律师打铁趁热,邀请裴渐策一块吃午饭。

    裴渐策是想应的,奈何,“抱歉,我约了人,推不了,下次吧。”

    梁律师可惜的点头。

    谈完了,他们该走了,薄凉话太少了,裴渐策觉得薄凉对他算不上冷淡,但也称不上热切,心里有些闷,但是,她要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叫了她一声,“凉凉,还是以前的号码吗?”

    薄凉一顿,摇头,裴渐策笑笑,“这么多年没见了,存个号码?有空联系一下?”

    薄凉点头,和他交换了号码。

    裴渐策亲自送他们下楼,直到车子开远了,都没离开,看着手机里存着的薄凉的新号码,心情异常的复杂。

    他明明……

    说好了不再见他们的,但他现在这么做,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车上。

    车子开远了一些,梁律师笑道:“小薄,你也真是的,跟裴公子认识的事怎么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

    如果知道薄凉和裴渐策关系这么要好,他哪里还需要准备这么多?

    “我之前也不知道他裴氏食品就是他家的公司。”

    薄凉说的是实话,他们认识时还小,哪里会管对方爸妈是干什么的。

    “也没说,不过,今天的案子,可多亏了你,一会想吃什么?请你吃大餐。”

    薄凉一愣,“对亏了我?”“是啊,”陈燕接话,语气有些酸,觉得薄凉虚伪,“怎么你好像一脸迷惘的样子?我看那裴公子看你的眼神,热切得都要把这冬日给融化了,要不是因为那裴公子看在你的面子上,事情是真的不会这么顺利

    。说来,你们是旧情人重逢?”

    薄凉皱眉,她完全没这么想,听到最后一句,她摇头,“不是,我们只中学同学,很久没见了。”

    在她的心里,裴渐策当年既然可以不告而别,就是不再把她当朋友的意思了,她又怎么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觉得裴渐策是因为她的缘故才把这个案子的代理权给签下的?

    “只是同学啊?看着不像啊。”

    薄凉别开头,看向窗外,“之前关系挺要好的。”

    虽然裴渐策不告而别,不拿她当朋友了,但是今天看到他,她还是高兴的,看他学有所成,她也高兴,只是……

    也只剩下高兴了。

    别的,都和她无关了。

    梁律师没刨根问底,他识相道:“不管怎么说,能重逢是缘分,听命运安排就好,不强求。”

    薄凉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裴氏食品代理案已经签下的消息很快就在事务所传开了。

    刘律师表示很怀疑,猜测是梁律师做了什么手脚,但交上去的文件却一点问题都没有。

    总经理也知道刘律师在想什么,毕竟那种擦边球的事,梁律师确实做过,事关事务所的声誉,总经理也挺重视,多看了梁律师一眼。

    梁律师笑着摊手,“那裴氏食品的裴公子和我前段时间带的新人是很要好的同学,这算是对方卖了我们新人的面子吧。”

    总经理这才放心了,“不错,好好准备,别搞砸了。”

    “会的。”

    梁律师离开了,刘律师却不忿,“什么同学不同学,我看他又弄了什么歪门邪道,那姑娘这么小,能有什么门路?”

    “好了,能拿下就是好事,你也别总惦记着这个了。”总经理心里也有这个意思,但他不想管太深,表面上没事就好。

    ***

    距离薄凉他们谈下裴渐策家案子,已经过去了几天。

    今天周五,薄凉周六日休息。

    薄凉虽然是新人,但梁律师完全不把她当新人看,她工作挺多的,这不,都已经下班了,她还有事还没忙完。

    她自己也觉得无所谓,只是,这个时候,她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眼睛还盯着电脑,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了电话,“喂,你好,哪位?”

    那边一顿,才说:“凉凉,是我。”

    薄凉也一顿,“渐策?”

    “嗯,”听到她准确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裴渐策愉悦的笑了,“待会有空吗?一起去吃个晚饭?”

    薄凉摸着鼠标,神情犹豫,没立即回答。

    那边裴渐策忙问:“你有事?”

    他就差问她是不是跟沈慕檐约好了。

    “没有,”这么多年的友谊,她生气过,难过过,到最后的接受,她没有用太多的时间,只是,遗忘他们,她暂时用了八年都没能做到。

    而且,她在梦里也不敢奢望,有一天他和沈慕檐会主动跟她。

    所以,距离他们交换号码已经好几天了,她心里期盼过,但也没敢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大家都长大了,她以为彼此交换号码,是裴渐策长大了,成熟了的客套方式。

    而她也没想过要主动联系过他。

    她不敢。怕自作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