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596章,暮檐凉薄126保研考试

第1596章,暮檐凉薄126保研考试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为什么?”裴渐策还是不懂。

    她家不是那种因为家庭条件不够好,而不能出国的家庭。

    “我过一段时间问一下再说吧。”

    她也想跟沈慕檐一起出国,但是……

    “好。”

    她能听得出来裴渐策挺认真的,她笑了笑,“不是,你该不会真的怕我出国了,这里这剩下你一个人吧?”

    不然,他怎么会问这么详细?

    “没有,我……我就随便问问。”

    裴渐策也矛盾。

    他不知道该不该跟他们说。

    所以,还是等等吧。

    ***

    沈慕檐他们的保送考试,会在高考前一段时间进行。

    薄凉仔细一想,距离沈慕檐他们保送考试的日子,似乎就只有半个月了。

    她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

    转眼间,沈慕檐都高三毕业了,回想起他们第一天认识的时候,似乎还是昨天发生的那般。

    “什么真快?”裴渐策走了过来,坐下。

    “没什么,就是算了下沈慕檐的考试时间。”

    裴渐策笑,“这是舍不得了?”

    薄凉白了他一眼,中午放学时,沈慕檐打电话来,问她要不要一块吃饭,薄凉拒绝了,让沈慕檐自己跟同学去吃,别等她了。

    “为什么?”中午的时间别下午宽裕,一起吃饭是来得及的。

    “你一天到晚除了学习就是吃喝拉撒了,吃饭的时候都跟我一起了,难怪你跟本利的同学感情不是太好。”

    “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你多,你别忘了,学习的时候,我跟他们是一起的。”

    “好了,我知道了,我是希望你这段时间里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习上,你别忘了,你是快要考试的人了。”

    简芷颜的话,她如果没理解错的话,估计就是让他们学会在学习和恋爱之中找一个平衡,然后,还不能做的事情坚决不能做。

    “我考试没问题……”

    他声音有些闷。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少,她还忽然说不见面,他一早上的好心情全没了。

    “晚上你想吃什么?我帮你打饭。”薄凉忽然说。

    沈慕檐心情总算好了一点,苦笑道:“凉凉,你不用这样。”

    不过,她这么紧张他的考试,他还是很高兴的。

    “好了,别废话,快说。”

    有了前一段时间买早餐的事,他也就不罗嗦了,直接说了菜单。

    之后的一小段时间里,薄凉和沈慕檐都是一天见一次,薄凉帮沈慕檐买晚饭,等他一块吃饭,中午的时候,两人会发个信息什么的,倒也成了规律。

    到了放假的时候,薄凉约裴渐策出来玩,裴渐策家里给他请来了家庭教师,为他出国考试做准备,他就找了个借口拒绝了。

    连续两周都这样,薄凉还是还看不出不对劲,就是薄凉脑子有问题了。

    她皱眉,“喂,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

    裴渐策苦笑的在电话那边回道。

    “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

    “也是。”薄凉不像纠结这个,“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直说啊,要是有什么事我能帮的上忙的,尽管开口,还是说……你家里又出什么事了?心情不好?”

    裴渐策笑了一声,“我像是心情不好的样子吗?行了,我好得很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鸡婆了?”

    薄凉咬牙,“行行行,我不说了,行了吧?“两人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周日,沈慕檐和薄凉还是见面的,他下周就要考试了,薄凉去了他家,沈慕檐觉得这两周,他和薄凉见得少,现在到了他家,他的房间里,他控制不住的想做些忍了许久,已经

    无法再忍的事,薄凉就坚决的推开了他,咬牙道:“没考完试之前,不许碰我。”

    沈慕檐皱眉,“凉凉——”

    “没用。”薄凉眯眸,“还是说,你想强迫我?”

    她想到简芷颜说的话,现在又在他家里,她就觉得不好意思。

    沈慕檐胸口一窒,“我……强迫你?”

    还是说,之前的那些亲吻,在她的心里,都是他强迫她的?

    薄凉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轻咳了下,“好了,等你考完试再说。”

    他要是稍稍的考得差了点,她都会有罪恶感的,她知道,他要考的学校,她的成绩还真的进不去,那是真正天才才能去的地方,要是出了点差错,可就麻烦了。

    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在他考完试之后,他想要做的,都可以补回来,现在还不适合。

    她也想过,这两天他们是不是不要见面比较好,但是……

    他们周一到周五见面的时间就不多,要是现在还不能见一见,她就不舍得。

    在来他家前,她就想过,只是单纯的呆在一起,一起写作业,什么不纯洁的事情都不许做。

    沈慕檐也听懂了,也知道她最近特别在意他的学习,笑了笑,忍不住的凑上前,亲了亲她的脸颊,就坐回去做作业了。

    薄凉却被他弄得脸颊滚烫,禁不住的瞪了他一眼,沈慕檐抱着书像是没发现,奈何,他上扬的唇角却彻底的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转眼间,一周时间又过去了。

    迎来了沈慕檐考试的日子。

    薄凉莫名的紧张,当天薄凉他们还要上课,她早上刚起来就给沈慕檐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好好考。”

    沈慕檐打开手机一看,笑了,也回复得很简单:“嗯。”

    “凉凉的信息?”一边的简芷颜问。

    她和沈慎之和其他的家长一样,亲自送他进考场。

    “嗯。”

    “难怪。”简芷颜笑了,还没说话,忽然的,一个女声插话进来,“慕檐,你也到啦?”

    沈慕檐回头,是宁语,她的父母也来了。

    沈慕檐淡淡的点头,宁语笑着跟沈慎之和简芷颜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简芷颜笑着点头,“哎,这位同学也一起的?真棒。”

    “哪里,我的成绩比慕檐的可是还差上一截的。”宁语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

    “这……这位是沈董?”宁语的父亲忍不住了,忽然上前,假装惊奇的开口。

    沈慎之看了他一眼,表情冷淡,没什么反应,还是简芷颜笑了笑,觉得对方是自己儿子同学的家长,应该好好跟人相处的,便说:“他话比较少,你别介意。”

    “不会不会,”宁父笑道:“这位想必就是简小姐,沈夫人了,您好。”简芷颜笑容也有些尴尬了,因为对方把场合弄得好像是酒会里似的,忙说:“不用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