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469章,暮檐凉薄003

第1469章,暮檐凉薄003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上,简芷颜总算不拖儿子后腿了。

    “瑞瑞?走吧。”

    “等一下,管家伯伯帮我拿蛋黄酥过来。”

    “你不是不喜欢吃吗?”

    “我……同学喜欢。”

    “好吧 。”

    简芷颜虽然爱和儿子闹,但儿子决定的事,她也不会太多的干涉,他自己能做主的,就由着他自己做主。

    更何况,给得起的东西,她怎么舍得不给儿子?

    回到了班上,沈慕檐就把盒子放到了薄凉的桌子上,

    “沈同学,你同学欺压你,让你拿东西给她吃?”一娇娇柔柔,穿着粉色精致的裙子,笑起来甜甜的女生走了过来。

    “……嗯。”

    “这件事你没跟家里人说吗?就让她一直这么欺负你?”女生愤愤不平。

    “没事。”

    沈慕檐没把薄凉的欺负放在心上。

    “沈同学你就是太好人了,可人善被人欺,沈同学你不要怕她。”

    “我没怕她。”沈慕檐实话实说。

    “那好吧。”要是再说,就好像她在说薄凉坏话了,女孩子笑了笑,顿了下,“我家里给我做了饼干,很好吃的,你也尝一尝?”

    沈慕檐什么好吃的都吃过,对饼干早就提不起胃口了,对方小心翼翼的讨好,他拿了一块,尝了尝,“谢谢。”

    “刘苗苗给小王子送饼干了,刘苗苗暗恋小王子!”

    同班的男同学看到了,大声的叫起来。

    班上,顿时闹腾一片。

    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不得了了,喜欢不喜欢什么的,早就知道了,更何况,他们大部分人都十岁了。

    而沈慕檐才八岁,在某种程度某种程度来说,单纯得很, 没班上绝大部分人的鬼精灵,不太明白,也没理会。

    “我……我没有,”刘苗苗是普通女孩子,矜持羞涩得很,闹了个大红脸,“还有很多的,班上见者有份,也……也不是特意给沈同学的。”

    用吃的堵住了嘴,其他人才散去。

    很快,上课了,老师来了,薄凉人却还没到。

    沈慕檐看了眼空荡荡的位置,皱了眉头。

    ***

    “小小姐,该上学了。”那边,严婆婆叫。

    薄凉趴在床上,醒了,却没动。

    “小姐——”

    “老师讲的,我都懂了,上课很无聊。”

    “婆婆知道,但是小姐,你可以看别的书,但是学你一定得上,而且要记得用功学习,不然以后有些人想欺负你,你根本没能力欺负回来。”

    严婆婆知道,对一个不到八岁的小孩来说,自己说这些实在残忍。

    可薄凉身处这个环境,她只能残忍,否则,她就是下一个薄子晴。

    但奈何她一个老婆子,没势力,也没太大的见识,把她带到这边来上学,已经是她最大的努力了,以后她能飞多远,飞多高,全靠她自己了。

    但……

    怕就怕,她还没飞起来,有人就已经折断了她的翅膀。

    看来,她得再想想法子了。

    幸而,她从小伺候薄子晴长大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有一些东西,她还是懂的。

    薄凉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上了两节课了。

    老师见识过了她的叛逆,也不太管她了,认认真真的上课。

    看到桌子上摆了一大盒昨天她吃过的蛋黄酥,薄凉脸色好看了一些,“不错,你这个跟班还算及格。”

    沈慕檐:“……嗯。”

    他是唯一一个被她欺负了,还对她好声好气,似乎也不怕她的人。

    她心情好了很多,“放心,我打假很厉害的,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帮你打他!”

    一副‘我吃你的东西,你也不亏’的样子。

    沈慕檐张着红润的小嘴,看了她一眼。

    其实他很想说从来没有人欺负过他。

    除了她。

    薄凉以为他感动了,觉得自己这样,震慑力不够,忙说:“也就是看在你的蛋黄酥的份上而已,不然我才不对你好呢。”

    “……哦。”

    不知为何,薄凉乖了很多,虽然上课不认真听讲,也不合群,不会和班上的同学交朋友,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但她乖了很多,只要老师和同学不找她麻烦,她也不会闹。

    但,她是真的喜欢吃蛋黄酥。

    总是欺负沈慕檐,她也不是很好意思,过了几天,她叫严婆婆买了一些回来。

    她平时都不爱吃东西,也没胃口,难得这么喜欢一样东西,严婆婆自然舍不得拒绝。

    可买回来,薄凉就失望了,吃起来,不是那个味,少了一股清香的白色的味道。

    但她又很喜欢吃沈慕檐带过来的,又怕沈慕檐不给她了,她还是整天摆出一张凶巴巴的脸,欺负沈慕檐要。

    这事,一来二去的,班里的同学到底还是不愿意沈慕檐被人欺负,把状告到了老师那里。

    老师对着薄凉就头疼,跟薄凉说,薄凉哼了一声:“那你让他不要给我啊。”

    老师一噎。

    随后,叫来了沈慕檐。

    老师对沈慕檐态度非常好,看到他,一颗少女心都化了,“沈同学,薄凉她真的没欺负你要你带东西给她吃吗?”

    沈慕檐顿了下,摇头。

    老师有些急,又忙温声说:“沈同学别怕,你跟老师说实话,不用怕薄凉的。”

    “我不怕她。”漂亮的小孩摇头。

    “真的吗?”老师很心疼,认定了他是被人威胁了。

    “嗯。”

    老师舍不得他受欺负,还是打了个电话到沈家。

    管家随即把这件事告诉了沈慎之和简芷颜。

    晚上,饭后,简芷颜把儿子叫了过来,在沙发坐下,“瑞瑞,妈妈问你一件事。”

    “什么?”瑞瑞正翻着书,抬头。

    “今天老师来了电话,说起你和你的新同桌的事。”

    沈慕檐阖上书,“妈妈——”

    简芷颜忽然就笑了,“你前段时间嘴巴的伤口,是不是就是你的新同桌咬的?嗯?”

    “……妈妈——”

    说起这个,沈慕檐耳根都红通透了。

    简芷颜哈哈大笑。

    过后,正色的问:“那瑞瑞,你跟妈妈说,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无所谓。”

    简芷颜侧头,看向沈慎之,沈慎之没开口,。

    简芷颜才笑道:“好吧,瑞瑞长大了,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嗯?”

    她相信自己的儿子。

    他不胆小,也不懦弱,不是那种被人欺负,被人委屈,还压迫着什么都不敢说的人。他既然不说,就说明他自己心里并没上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