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342 神奇的越狱

1342 神奇的越狱

作者:抚琴的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不良之谁与争锋最新章节!

    从一开始我们进入酒吧,再到酒吧里面闹事,龙公子乘着背景音乐现身,再到杨大贱人赶到,接着张队长赶到,最后我们几个反而被关进拘留所要说这事情不存在阴谋。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毫无疑问,我们几个老油条是被涮了。

    刚进号子里的时候,自然有牢头准备刁难我们,不过反被我们收拾一顿之后就老实多了,不仅主动包揽下号里所有的活计,还主动让出他的床铺,让我们上坐、高坐。

    我们几个毫不客气地坐下,然后开始低声讨论起我们的事情来。

    第一,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阴谋,龙公子的,还是杨大贱人的?目前看来。龙公子的怀疑最大,整个事件仿佛都被他捏在手里。那么,他将我们送进拘留所的目的是什么,担心我们和他抢占常平区?

    可是,他龙公子也被抓进来了啊!

    第二,那杨大贱人为何那么相信龙公子的话,而完全不相信我们的辩解之词?黄杰都把刀架龙公子脖子上了,杨大贱人却还是认为我们是龙公子的人,给人感觉就好像他脑子不好使似的。

    可从我们的经验来看,杨大贱人能混到这个地位,脑子不可能不好使。

    第三,黄杰准备杀龙公子的时候,现场是谁弹开了黄杰的刀?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黄杰摸出来一块小小的黑色围棋棋子,说对方就是用这玩意儿弹开了他的刀。先前他趁着混乱拾了起来。

    见到此物,我们更是大惊。这玩意儿竟能弹开黄杰的回龙刀,那得需要多强膂力。龙公子的阵营之中,竟然还有这等高手?猴子接过来把玩一阵,说这就是最普通的陶瓷,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我们都沉默下来,这个龙公子看着挺不着调,委实来头不小啊。

    对这一场平白而来的牢狱之灾,我们都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不管怎样,想办法脱身总是正事。我们来到京城,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同州的公安局长赵大江,可是我们的手机之前在外面都被收走了,还要另想他法。

    我便把此间的牢头叫过来,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模样,众人都叫他五哥。不管在哪里,能做牢头自然有他的本事。

    五哥颤颤巍巍地走过来,询问我们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先前我们揍了他一顿,其中一只眼睛还黑青着。我说五哥,你别紧张,我们就想和外面联系一下,问问你有什么门路?

    五哥立刻点头,说有的,便小心翼翼地从号中各处拾翻起来,或从床下,或从洗手池,拿出一些零件,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便拼接成了一款旧版的诺基亚手机。

    这在号中是常事,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接过手机,拨出了赵大江的号,将我们现在的情况说了一番。赵大江受过我们不少好处,当然不会见死不救,说好,他马上调查一下。

    挂了电话,我便把手机先放起来,以备赵大江随时和我们联系。有了这一番举动,五哥便小心翼翼地和我们攀谈起来,询问我们是哪里过来的好汉,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我便告诉他,我们本来是同州的,过来常平这边玩耍,莫名其妙地就被抓进来了。五哥也介绍起他的来历,说他是财政局的一个小科员,莫名其妙地被卷进一宗挪用公款的案子,已经羁押他半个多月了,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我有心问他一些常平道上的事情,但他平时并不和这些人来往,所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闲侃着,就听外面突然飘来一阵音乐,又是小李飞刀的主题曲:"难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一听就知道龙公子也来了,这家伙也是厉害,在这地方也能放歌?

    接着便有人大吼:"谁在放歌,给我关掉!"

    歌声戛然而止,接着脚步声响起,一直走到我们号子前面,有人说道:"你就在这一间吧。"然后便听到对面号门开启的声音响起,有人走了进去。

    看来是龙公子被关进去了,竟然没和我们一间号子。

    等到外面彻底安静下来,我们这边顿时像炸了锅一样,窃窃私语的声音顿时响起:"哇,竟然进对面的号子里了。""又来了个大人物吧?竟然能享受这种待遇?""要让我去对面住上一天,立马被判死刑也愿意啊!"

    我们觉得奇怪,便问五哥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就是一间号子而已,怎么形容的和天堂一样?五哥告诉我,说对面那间号子是关大人物的,之前几天关的就是他们财政局的领导,对面号子的生活条件也非常好,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我便问道,能有多好?五哥说,你看看就知道了啊!

    我便走到铁门处,打开门上的一扇小窗往外张望,只见对面的号门都和我们这边不太一样。普通的号门就是漆黑的铁色,而对面的号门则镀着一层金色,瞅着就跟紫禁城似的。

    嘿,这坐监,都分个三六九等啊。

    而且对面的号门是镂空的,可以非常清楚地观察到里面的配置,有电视,有沙发,有书柜,有写字台,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宾馆的标间没两样,果然不同凡响。

    这哪是坐监,分明是住旅馆啊!

    此时此刻,龙公子正在对面研究着电视机,左拍拍、右拍拍,嘟哝着这电视怎么不开?

    猴子也挤过来,把他的脑袋伸到窗口外面,叫师父、师父!龙公子回过头来,一脸惊喜地说,哎,是你们啊!我把猴子拽回来,说你有点骨气,能不能别老叫他师父?

    猴子一脸不服气,说怎样,孔子都曰过了,三人行必有我师,龙公子既然有胜过我的地方,我自然要虚心向他请教。

    说着,猴子又把脑袋探出去,说师父,什么时候把我们弄出去啊?

    瞧他这模样,还真像是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只露个脑袋问唐僧何时救他出去。龙公子握起一只拳头,说放心吧,一会儿就能弄你们出去,请相信我的实力。

    我们信,太信了,这家伙如此神秘,弄出去几个人算什么?

    黄杰、郑午、马杰也挤过来,通过小小的窗口往对面张望。黄杰对这个龙公子的印象不太好,说你少在我们面前耍花样,我们随时都能取你的命!

    龙公子说哎呦,这位兄台,你的脾气太不好了,不过很对我的胃口。放心吧,你们是我的人,我怎能见死不救?等我一会儿,这就救你们出去。黄杰愤怒地说,我们不是你的人!

    龙公子却不置可否,当着我们的面脱下鞋来,细心地在鞋子里摸索了一阵。接着,一根钢针便出现在他的手里,然后他把手伸到号门外面,小心翼翼地去捅起那锁眼来。

    我们都傻眼了,浑没想到他是用这种方式脱身。靠,如果是越狱,还用得着他啊?我们这边,无论猴子还是马杰,都能轻轻松松地破开这个锁眼。就是我,也有办法将这铁门徒手撕开一个口子。

    可是我们能干,不代表我们会干,这种行为是什么,是越狱啊,出去以后有好果子吃吗,那不是和国家执法机关做对吗,到底嫌自己有几条命啊!

    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龙公子,只见不过一会儿,就听"哒"的一声轻响,对面的号门就开了。龙公子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径直走到我们这边,又用钢针轻轻捅着我们这边的锁眼。

    他这一番举动,整条走廊各个号子里的人都看见了,大家也是一样,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只是谁也不敢声张,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龙公子作死。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这一次龙公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仍旧无法将我们这边的号门打开,看来是技巧不够熟练。

    猴子忍不住说道,师父,咱们确定要用这种方式出去?

    龙公子点头,说是的,放心出去,一切有我。

    虽然他说的自信满满,可我们还是忍不住心底发虚,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啊?在京城这个地方越狱,是他嫌命长,还是我们嫌命长?龙公子依旧在努力捅着锁眼,一颗颗的汗从他额前滑落。

    猴子忍不住说,好了师父,让我来吧。

    "你?"龙公子抬起头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猴子,但还是把钢针递给了猴子。猴子手持钢针,穿过窗口,在锁上掇弄了几下,铁门便"哒"的应声而开。

    龙公子瞪大了眼,说好手法,真是太神奇了,以后换我叫你师父!师父,请受徒儿一拜。龙公子说拜便拜,当场单膝跪地,猴子赶紧扶他,说别介,咱们两个一起努力、一起进步但是师父,咱们确定要这样出去吗?

    龙公子站起来,说是的师父,咱们就这样出去,出了事情有我兜着。

    这两人互称师父,把我们都叫晕了。得到龙公子的承诺,猴子便回过头来,冲我们说道,咱们走吧!黄杰皱着眉,说这家伙靠得住吗?

    猴子点头,说相信我的判断,他肯定能靠得住。

    猴子都这么说了,我们几人便小心翼翼地出来,两排号子里的犯人都傻眼了,眼睁睁看着我们作死、作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