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百一十九章:隐藏的真相

第二百一十九章:隐藏的真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重生大唐皇太子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贺兰府的门前依旧冷清,自从贺兰敏之死后,原先和贺兰府关系很近的府邸也都慢慢断了来往。

    但是贺兰敏月却仿佛毫不在意,硬生生是用一个弱女子撑起了整个贺兰家,哪怕是没人上门,贺兰家也依旧一副大家风范。

    反倒是因为贺兰敏月掌家的缘故,贺兰家的家风整肃了不少,连看门的小厮待人都不似以前那般倨傲。

    “前去禀报,贵人来访!”

    王伏胜走到贺兰家的侧门前,对着看门的小厮说道。

    而李弘则是站在贺兰府的门前,淡淡的打量着焕然一新的贺兰府,心中颇有些感慨。

    以前的贺兰府他没有来过,但是据说是天天灯红酒绿,莺歌燕语,百姓路过都是避让而行。

    如今在贺兰敏月的操持下,却是端庄大方,而且听说最近贺兰敏月常常到城外施粥,名声相当的好!

    看门的小厮还是上次的那帮人,虽然不知道李弘的身份,但是上次李弘强闯贺兰府尚且让他们记忆犹新,自然知晓眼前这位主的身份可是尊贵的紧,当下也不敢耽搁,对着李弘行了个礼,匆匆忙忙的赶去禀报。

    不多时,贺兰敏月便带着她的贴身侍女玲珑匆匆赶来,不过让李弘有些意外的是,贺兰敏月的身后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清秀少年,脸色青白,看起来有几分营养不良的样子,但是看服色却不像是府中的奴仆。

    双唇紧紧的抿着,一副倔强的模样。

    “妾身见过殿下!”

    贺兰敏月倒是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李弘的面前,躬身行礼。

    进了大堂,两边分别落座,贺兰敏月也知道李弘此来必有要事,所以知趣的遣散了大堂中其他的奴仆婢子,只留下了两个心腹之人。

    不过倒让李弘惊奇的是,那名锦衣少年同样未曾离开,而且此刻李弘离他不远。能够清楚的看到少年眼中的警惕之意。

    “他的名字叫贺兰进明!”

    眼见李弘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少年,贺兰敏月淡淡的开口道。

    “是妾身从贺兰家的旁系过继来的,如今贺兰一脉人丁凋零,妾身一介女流。家主的重任却是担不起的。”

    贺兰敏月的口气十分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样。

    而与此同时,那名少年的脸色也略微变了变,泛起一丝淡淡的骄傲和自矜。

    李弘当下便心下了然,像贺兰家这种传承已久的世家。是根本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去而动摇根基的,因为他们的血脉早已散布出去,有许许多多的支脉,即使是贺兰敏之这一脉断绝了,也不代表贺兰家后继无人。【文学楼】

    想必这个贺兰进明,就是贺兰敏月挑选出来承继贺兰家家主的人选……

    不过贺兰敏月的眼光李弘是知道的,这个贺兰进明小小年纪却能被贺兰敏月看中,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收起纷乱的心思,李弘重新把目光放在贺兰敏月的身上,今天他的目的。可不是这个小小的少年。

    “贺兰小姐,今天孤过来只有一件事情,想问问李义府一案,是否有贺兰家的影子?”

    李弘口气淡然,看向贺兰敏月的目光却多了几分复杂。

    “殿下是什么意思?”

    贺兰敏月闻听此言,却是眉毛一挑,淡淡的反问道。

    “此案的原委殿下最清楚不过,消息尚且是我贺兰家传给殿下的,莫非有何不妥吗?”

    李弘定定的看着贺兰敏月的眼睛,一言不发。沉默了许久。

    直到贺兰敏月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李弘方才开口道。

    “消息的确是贺兰小姐传给孤的,但是这案件审理过程当中,恐怕也少不了贺兰家的影子吧!”

    此话一出。李弘便敏锐的察觉到贺兰敏月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后者的口气依旧淡然。

    “妾身不知道殿下此话何意?贺兰家如今不过是没有了利爪的老虎,朝中军中皆无势力,如何能够影响的到三司会审这等大事?”

    不料李弘下一刻便是冷笑一声,开口道。

    “贺兰小姐不明白吗?那孤便说的更加明白些,淳于氏一案的消息。贺兰小姐除了告诉过孤,还告诉过谁?”

    李弘的口气不重,但是却让贺兰敏月一惊,片刻后,贺兰敏月的脸色也慢慢沉了下来,口气中也带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殿下是怎么知道的?妾身自认从未走漏过风声,难不成,是有了细作?”

    贺兰敏月眉头紧皱,最后一句却是声音极低,反倒像是在喃喃自语。

    “何需别人告诉,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听见后者的回答,李弘的面色彻底沉了下来,只是口气却依旧淡然。

    自从毕正义死后,他便一直在奇怪,为何那个神秘人出手的时机会如此恰当,而且对大理寺的部署如此清楚。

    照理来说,就算是周允元摸清了毕正义关押的地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够动手,毕竟大理寺在建造的时候,就考虑到会有人劫狱,所以其中的大牢十分复杂,如果不是十分熟悉之人。

    就算进得去,也必然会折戟沉沙,而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显然不够那些人慢慢的摸清楚大理寺的架构和部署。

    所以必然有人向他传递了消息,但是奇怪的是,当李弘私下里向张文瓘问起此事的时候,张文瓘却十分自信的向他保证,所有看守都是他的心腹之人,绝对不可能是别人安插进来的细作。

    做了这么多年的大理寺卿,张老头这点底蕴还是有的。

    那么既然不是内部出了问题,那么剩下的范围就小了许多,李弘思来想去,发现知晓淳于氏一案的来龙去脉,并且熟悉大理寺内部情况的,恐怕也就属贺兰敏月了。

    李弘尚且没有忘了,当初贺兰敏月为了救出贺兰敏之所费心筹谋的计划,如果不是对大理寺内部的构架了如指掌,她又怎么敢信誓旦旦的说,只要区区一个时辰,就能调开大理寺的守卫,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贺兰敏之偷出来!

    所以思来想去,李弘觉得这件事情只有贺兰敏月的嫌疑最大……

    那么也就是说,那个神秘之人的身份,贺兰敏月也是知道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