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百九十九章:这是为你们好……

第二百九十九章:这是为你们好……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重生大唐皇太子最新章节!

    鸿胪寺前,王方翼带领着东宫六率依旧守卫在正门前,面无表情,无论是谁都不放进去,当然,也不准出来!

    而严善思则是愁眉苦脸的坐在旁边不肯离去,好像他这个堂堂的礼部尚书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事实上,严善思也的确是心下十分叫苦,要知道,这件事情虽然是太子殿下在主持,但是真的要闹出事端来,陛下总舍不得怪罪自己的儿子,恐怕最后担下罪责的还是他。

    一念至此,严善思不由地有些后悔,自己昨天为何会抹不开面子答应了那位故人的请求,要是今天的事情自己在场,无论如何也闹不到这个地步啊!

    只是谁又能想得到,一向行事温和的太子殿下,这一次竟然会动用如此强势的手段,难道说太子殿下终于要对那件事情有反应了吗?

    想起最近奇怪的朝局,和长安城中甚嚣尘上的流言,严善思的眉头更加皱紧了几分。

    正在心思繁杂之际,严善思却突然听见远处传来马蹄声,抬头一看,正是太子殿下当面。

    “殿下,您可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位将军说是奉了您的令谕,怎的忽然之间就将鸿胪寺给围了?”

    眼见救星来了,严善思顿时神情一震,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走到李弘的面前开口问道。

    “呵呵,严尚书的身子大好了?今天的太阳可有些毒,老大人抱病在身,可得谨慎些!”

    李弘翻身下马,弹了弹身上的灰尘,笑吟吟的对着严善思说道。

    只是口气当中不免多了几分揶揄之意!

    听在严善思的耳中却是如同雷震,冷汗唰的一下子就布满了额头,心中不由得暗自叫苦。

    早知道自己就不掺和太子殿下和雍王殿下的这档子事儿了,现在搞成这样,不是自己受罪吗?

    “这……太子殿下恕罪!”

    定了定神,严善思拱了拱手,有些艰难的说道。

    “老臣并非有意为之,只是身在朝中,总有些事情身不由己,还请殿下见谅,不过老臣保证,绝对再无下次!”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严善思却说得结结巴巴,额头上也是冷汗直冒。

    李弘瞧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话,转身朝着鸿胪寺的方向走去,严善思这才提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松了口气快步跟了上去。

    其实李弘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并不单纯,要明白,就算是李治有意要抬举李贤,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怎么可能布下这么大的一场局。

    所以必然是有些人在暗中有意无意的推动着局势的发展,今天的严善思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不管怎么说,严善思都是六部之一的主官,他李贤哪来的本事将严善思给拦下,这其中恐怕不乏一些大人物的压力,其目的无非是想要看看李弘究竟会如何应对此事罢了。

    既然他们想看,那就然他们看看好了……

    李弘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走到了鸿胪寺的正门之前。

    “卑职参见太子殿下!”

    鸿胪寺前,王方翼一身盔甲,对着李弘抱拳行礼,仪态十分的恭敬,最近长安城中的传闻他也听说了不少,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王方翼嗤之以鼻。

    太子殿下是何等样人?

    单单凭当初敢将自己启用,王方翼就知道李弘是一个有魄力,敢担当的太子,就凭一个无权无势的雍王想要扳倒太子殿下,简直是天方夜谭!

    “奉殿下令谕,为保护鸿胪寺上下安危,从清晨到现在,未奉殿下令谕者,一律未曾进出!”

    王方翼的声音慷锵有力,让某位礼部尚书一阵气急。

    “嗯,王将军辛苦了!这便随孤进去看看吧!”

    眼见鸿胪寺被围得水泄不通,李弘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伸手扶起王方翼,口气温和的说道。

    王方翼挥了挥手,守卫在鸿胪寺正门前的兵士便让出一条路来,王方翼跨步向前,引着李弘和严善思便走了进去。

    而此刻的鸿胪寺当中,也是一阵愁云笼罩。

    不仅是阿史那伏念等一干突厥人,就连裴炎带来的一干官员也一同聚集在大堂当中。

    眼见大门前让出一道路来,众人脸上顿时升起一阵希望。

    “呵呵,多日不见,诸位一向可好?”

    紧接着,李弘轻描淡写的声音响起。

    “是你?真是欺人太甚!”

    眼见来人是李弘,阿史德温傅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不管不顾的便朝着李弘冲了上来。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还没等到他近前,一柄雪亮的钢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身前。

    “尔等放肆!莫不成想行刺吗?”

    王方翼眼神微眯,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危险的气息,如同一个蓄势待发的豹子一般。

    而李弘却是脸色淡然,丝毫没有任何的意外。

    这个场面他早就料到了,既然突厥人要闹,自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尤其是阿史那伏念那个狡猾的家伙,肯定不会甘心,所以他特意将王方翼带了进来,就是防着他们闹事。

    “殿下这是什么意思?下臣以诚心待大唐,举国归附而来,如何却遭此不公之遇?下臣要面见皇帝陛下,陈明状况!”

    而反常的是,就连一向十分恭顺的阿史那伏念这一次也变得强硬了起来,口气虽然恭敬,但是却生硬之极。

    “呵呵,可汗有话好说,我大唐乃是礼仪之国,可汗若是遭受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尽可以对孤说出来,不必惊动父皇……”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李弘也是调兵之时的强硬态度,口气温和的说道。

    “哼,殿下擅自调兵围困鸿胪寺,将我等尽皆困在这里,整整一天禁止任何人出入,就连吃食和饮水都不供给,这是滥用私刑,臣今天一定要面见陛下,当面陈情!”

    眼见李弘的态度软化下来,阿史那伏念还没有说话,反倒是裴炎先跳了出来,一脸气愤的叫喊道。

    “嗯?王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连饮水都不给诸位?”

    李弘的脸色有些冷,对着王方翼问道,只是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到的,李弘的眼中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

    “回殿下,卑职今晨接报,说是有人要谋害突厥可汗和各位大臣,所以卑职方才奉了太子殿下令谕,紧急封锁了鸿胪寺,为了防止有人在食物和饮水当中下毒,方才暂时不予供应,请殿下明鉴!”

    此时王方翼早已命两个兵士将阿史德温傅绑了起来,他则是转过身来,不卑不亢的说道,神色之间没有丝毫波动。

    而对面的裴炎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脸色,显然是已经气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