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狂力战神 > 051 决斗前夕

051 决斗前夕

作者:欲所欲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狂力战神最新章节!

    天色还是很暗,两人走在不周宗的小路上面,这时的不周山,还没有苏醒过来,一点也没有白天的喧闹。

    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会感觉到,不周山是属于自己的。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就喜欢找那些大人聊天,但是大人们都不愿意跟我聊天,我就觉得很没有意思,于是总是去家族的藏书阁,我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把藏书阁里面的书全部给看完了。”

    柳如对着赵寻说道。

    赵寻侧过头看着柳如,眼神之中闪出一股好奇之色,他从没想象过柳如的家里是什么样子,更没有假设过,什么样的家族会培养出柳如这样的女孩子。

    了解一个人,是听他的故事,对一个人感兴趣,却是对他所有的故事都充满了想象。

    “等我看完那些书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世界原来是这个样子,或者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这个样子,我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想去看看,看看这个世界的秘密,看看这个世界的瑰奇,然后不久,我就来到了不周宗,在这里我碰见了一些有意思的人,比如说你吧。”

    见赵寻正在聆听,柳如继续对着他说道,最终又将话题引到了赵寻的身上。

    “我?”

    赵寻疑惑地问道。

    “对,我记得我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你是晕倒在地上的,那个鹿镇的女子将你抱了回去,我就一直在想,你有什么跟别人不同的,竟会让一个女子对你付出那么多,那个女子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却是将你抱着回去了。”

    柳如缓缓说道,并将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赵寻。

    一时四目相对,赵寻却是一阵心跳加速跳动,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以为当日墨洁的目的显露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对于任何女子没有一点眷恋了。

    哀大莫过心死,却没想到,今日却有人会让他的心跳加速。

    而那先看向赵寻的柳如,却也是率先将自己的目光,从赵寻的眼前移过,两人都是低着头,像是都在思考什么问题一样。

    “对了,你小时候是怎么过的?”

    柳如对赵寻问道。

    “我?恩,算是比较辛苦吧,我是被家族收养的,但是收养我的赵家家主,却是对我一点也不好,我被那个赵家一片排挤,最终来到了不周宗。”

    赵寻避重就轻,将自己的情况简短地说了出来。

    尽管跟柳如算是很熟了,但是赵寻心里面也明白,他不能将自己身上《兽寂横天》的秘密说出来,这本功法造成了他的童年像是在地狱度过一般。

    好不容易,已经没有人知道他身上的秘密了,他不会再将这个秘密主动泄露出去,哪怕是柳如这样的好朋友也不行,甚至是更加不可以。

    柳如听了之后,脸上浮现出无比纯洁的笑,然后说道。

    “我当时就觉得你跟别人不太一样,正好我的师尊需要一个关门弟子,你的资质绝对能够让他喜欢的。不过,师尊就是有一点不好,他喜欢喝酒,到处去找美酒喝,以至于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你一定要活下来,你可是我送给师尊的礼物呢。”

    柳如又将师尊礼物拿出来说事了,赵寻脸上一排黑线。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同意过,但是柳如根本就不管他那一套,就像是已经给赵寻拿定了主意,一定要让赵寻成为师尊的关门弟子。

    尽管如此,赵寻还是觉得心中一片温暖,毕竟柳如是想让他经历生死台之后,还要活下来。

    但是记名弟子对付银元境的正式弟子,真的有胜利的可能吗?

    赵寻心中自信,但是其他知道这个生死决斗的人,九成都会认为赵寻是自寻死路吧。

    “到时候我就在台下,你只要打不赢了,或是不想打了,我直接把你带走,谁也不能伤害你。”

    柳如像是对赵寻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刑罚堂,柳如师姐?”

    一道声音从赵寻的背后传来,那声音充满了惊讶,赵寻对那声音还有些熟悉,看清楚之后,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是两个人,一个是风度翩翩的萧家大少爷萧塘,一个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莽坤。

    说话之人自然是萧塘。

    柳如的大名,在不周宗可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暗中想追柳如的人,那是多的不得了。但是刑罚堂向来都是神秘的,所以柳如虽然是十大绝美师姐排行榜的第一,却仍是有好多人没有见过柳如的真面目,但见到的人无不说柳如美得不像话,久而久之,众人更感觉柳如神秘无比了。

    现在萧塘见到传说中的柳如,竟跟赵寻亲密地走在一起,那种震惊可不是一般词语能够形容的。

    当下对赵寻的敬佩,又多了长长的一截。

    “萧塘,莽坤,你们两怎么也来了。”

    赵寻疑惑地问道。

    “那是当然,大哥的生死决斗,我可是等着呢,我就想看到那范阳被大哥给干掉。”

    萧塘说的话,马屁痕迹实在太明显,赵寻脸上一阵鄙夷。

    不过他心中也是对柳如那样的感觉,今天过来给他助威的人,那就是他赵寻真正的朋友和兄弟。同时赵寻也知道,萧塘来到这里,很有可能是为了保他一命。

    毕竟他面对的是银元境的正式弟子范阳,可谓是九死一生,不管怎样,只要有萧塘在,赵寻的命就会多一层保障。萧家的势力何其强大,保住赵寻这个炼体境的记名弟子,终究算不上什么问题。

    但是赵寻要是为了萧塘的保护,他大可不必上那个生死台,他来生死台的目的就是为了杀范阳。

    不是他死,就是范阳死。什么历史上从来没有炼体境记名弟子,在生死台上面,杀掉银元境正式弟子的先例,他赵寻才不管哪一套,那范阳的命,他赵寻是要定了。

    莽坤没有什么表示,自从服用了赵寻给他的续骨丹,他的手臂经过一天时间,就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四人继续朝着生死台走去,但是刚到生死台,赵寻就发现生死台的看台上,已经布满了人。

    此时的天已经大亮,但是这些人肯定都是起得很早,专门来看赵寻跟范阳的对决。

    “赵寻,我就说你绝对不会退缩的,我叫金滩,专门带着我金家奴仆一起过来看你的生死决斗。”

    金滩的面相和善,一看就是很会做生意的人,信奉的是和气生财。

    他热情地朝着赵寻走过来,但是看台之上,立即就传来了另外一道女声。

    “金蛤蟆,你倒是真会做人,见到赵寻来了,立即就赶去套近乎。”

    那个女子一身简约装束,恰是将她的气质完美地展现了出来,赵寻见过那个女子,正是当日,赵寻跟任务处冲撞的时候,这个女子一呼百应,发动手下的人,叫了几百人过来。

    “我叫陈颖思,也是专门来看你跟范阳你决斗的。”

    陈颖思长得虽然冰清玉洁的样子,但是一点也没有架子,对着赵寻莞尔一笑道。

    之后他看见赵寻身边的柳如,眼神之中更是惊讶。但是不久也就镇静了下来,心中生出一种英雄配美人的感觉。

    陈颖思旁边的一人见到这一幕,却是朗声大笑。向着柳如先行了一礼,然后对赵寻缓缓说道。

    “柳师姐好,赵寻,我叫万象,我可是很看好你的。”

    赵寻对万象也有点印象,万象就是当日,朝着那两个银元境的小管事,挥动着最粗的一根棍子的人。

    万象那五大三粗的模样,想不让别人记住也是很难的。

    “哈哈,果然都是记名弟子之中的厉害人物……”

    萧塘看这众人,脸上露出笑意,他感觉自己跟对人了,要不是赵寻,他跟这些人联络的也不多,赵寻却像是一根主心骨一样,将众人全部都连接到了一起。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金滩就抢着他的话说道。

    “萧家大少爷,你是不是现在想在我们面前,再念一个什么宣言啊?”

    金滩一说完,众人脸上就露出一阵笑意。当日,萧塘在不周宗的选拔赛上面,举起了那个大鼎之后,掏出一个纸条,竟是当众念起了萧家族长亲手所写的“宣言”。

    那一幕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现在金滩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还真的是呛了一把萧塘。众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但是也没有继续将那个玩笑开下去,毕竟萧家和金家都是梁武国的超级大家族,他们两个可以互开玩笑,但是别人就不一定有他们那个的分量了。

    赵寻脸上带着笑意,打圆场说道:“好了,今天我赵寻算是交了你们这些朋友了,你们愿意关心我的生死决斗,就是给我赵寻面子,我赵寻心怀感激。当然,我今天刚结识你们这些朋友,肯定不能就这样一命呜呼了,这个世界是我们的,我赵寻一定要活下来,然后跟大家一起去闯这个武道世界。”

    赵寻说完,万象厚大的手掌一拍,大声说了一句好。众人看着豪迈的赵寻,心中一阵感染。

    站在赵寻旁边的柳如,脸上露出甜甜的笑,而赵寻却也是微笑地看向她。

    那场面简直让一旁的众人羡慕死了。

    废话不多说,赵寻向众人打了一声招呼,直接跃上了生死台之上。然后盘膝坐地,直接开始打坐,一点也不像是压力很大的样子。

    就凭这样的心性,有些人看了都是一阵敬佩。在这喧闹之中,能够保住自己的身心,不受外界的影响,那就是非常厉害的一件事情。

    “哼!来这么早送死!”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之间传入了赵寻的耳朵,他睁开眼睛,看向声源处,却是看见一个老家伙,正怨毒地看着自己。那个老家伙,正是先前跟赵寻有过过节的荣执事。

    赵寻看了荣执事一眼,终究是闭上了眼睛,他没有必要跟那老不死的荣执事计较,今日的大事是在生死台上面杀了范阳,其他的事都可以留到以后再做。

    荣执事今天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看着赵寻去死,这样才能解了他的心头之恨。

    过了一会儿,看台之上又来了很多人,这些人里面就有很多是来看热闹的了,有些甚至就是想看赵寻怎么死的,树大招风,更何况赵寻今天要做的一件事,正是不周宗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件事。

    等众人来的都差不多的时候,赵寻突然感觉到,人群之中的喧闹之声小了起来,他猜到应该是范阳来了。

    只见范阳带着一队银元境强者,走了过来,为首的范阳身上是冷冷的杀气,丝毫没有受到现场气氛的影响。

    “碰!”

    一个记名弟子,看着这群银元境的强者,都有些发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路过的范阳,直接就是一掌,将那个银元境弟子给打飞了出去。

    看台之上的一些人皱紧了眉头,心中无不感觉这范阳,丝毫没有道义可言。那被他打飞的弟子,掉落到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终究是没有一点反抗,只是灰溜溜地隐藏到人群中去了。

    至于范阳带过来的银元境强者,那自然都是争天帮的人了,他们一到了看台,一点也没有说明,立即将原来占有那些位置的记名弟子给打飞,然后他们取而代之。

    萧塘和莽坤等人脸色一阵不耐,这争天帮实在是嚣张,根本就不给别人一点面子,上来就对着别人发动攻击。偏偏这些人的实力又很高强,都是银元境的强者,现在能够制住他们,也就是主管记名弟子住宿的荣执事了。

    但是荣执事一见到他们,脸上简直就是笑开了花,直接走到了那些争天帮人群那里,与他们谈笑风生。想来,荣执事跟他们也都是一伙的了。

    这也不难想明白,如果荣执事跟他们没有关系,怎么会利用职务之便,两次为难和陷害赵寻。

    “你现在给我磕三个头,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怎么样?”

    范阳一上了生死台,脸上带着嗤笑,向赵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