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五十七章:三人行

第五十七章:三人行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 !

    (为白银盟主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6/50。虽然进度缓慢,但并没有就此作罢~)

    选择题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自然得一个个选项排除。

    白雾认为白远和红殷之间的对话,绝对还有一些隐秘,但现在,他的确该做出选择了。

    白雾第一眼看的是谢行知。

    “优点在于相比其他几个统治者,他立场和我与矮哥最接近。”

    “缺点在于实力不行……在现实世界里,他或许有着不亚于宴自在的实力,但精神世界里,胯下可是掏不出加特林的。”

    白雾首先排除了谢行知。

    白雾有着自己的一套精神力评价标准——意志力越强的人,在面对恶念侵袭时,越能守住本心。

    于是他将目光看向了该隐。

    毫无疑问,该隐是最为强大的,但该隐作为不稳定因素,立场难辨。

    “优点在于……他该是有着我们几个人里最强大的精神力,在里世界里,面对各种邪祟,他应该也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

    “缺点在于他实在是太危险了……江玄这具身体不是本体,我和队长还能压制住,但精神世界里,该隐是一个未知数。”

    白雾又跳过了该隐,目光落到镜中的柳虎上。

    但白雾的目光压根没有任何停留,他很快挪开视线,从注意力从柳虎身上转移到了宴自在身上。

    “优点在于和宴玖一样,情绪残缺,但却并非是正面情绪的残缺,里世界里或许也算是百邪不侵,而且他的天赋序列,能够与普雷尔之眼形成羁绊……”

    “缺点在于,他是监察组小队队长,接下来的战斗必然无法保留实力,或许一同作战,会引起他的忌惮,过早被五层的那些家伙盯上绝对不是好事。”

    最后白雾目光落在五九身上。

    “队长便不用顾虑那么多,横竖都是一死,我和队长必然要并肩作战。”

    答案是在该隐和宴自在中选择。

    红殷也没有催促,她只是在想,哥哥最终做出的选择,会否和白远所说的一样。

    白远已经消失。

    作为被末日拼图碎片召唤的出来的执念,他所在的地方并非如此外围的世界,大多时候,白雾也不可能见到他。

    因为他在的地方,是白雾的里世界。里世界里的一切都是敞开着的,唯有三间屋子不同。

    蓝色的屋子,紫色的屋子,红色的屋子,三间屋子都紧锁着。

    值得一提的是,三间屋子对应着三种特性,并不具备升级关系,和石碑里的蓝色紫色红色这种难度递进不同。三间屋子并没有这样的关联。

    白远站在了红色的屋子前,尝试将门推开。但是毫无意义,这间屋子的门一如既往,纹丝不动。

    ……

    ……

    里世界。

    意识再次清晰时,白雾感觉到了脖子处有些痒,他猛然看见从天花板隔板里渗出的头发正在一点一点缠绕住自己。

    白雾皱起眉头,将那些头发扯碎。他看到这些断裂的头发,就像是蚯蚓一样蠕动着,然后极快的速度爬到了阴暗的角落里,和背景融为一处。

    他再次回到了地窖,地窖周边还摆放着许多坛坛罐罐,但并没有符纸。

    只有一只只仿佛布满血丝的眼睛,长在地窖的坛坛罐罐上。

    【这里的一切都是活的,有些已经是诅咒化的产物,有些则是一些奇怪幻想,你已经进入了人或者恶堕最深层精神世界,不用奇怪你会看到的任何事物。】

    对话框的出现,让白雾安心不少,这代表着序列还能使用。

    “这是哪里?我记得我……沉入了湖里,为何会忽然来到这里?”宴自在的声音传来。

    白雾这才发现,矮哥和宴自在进来了。

    有趣的是,在聚合体的里世界中,对于二人的备注变了,没有显示宴自在的伴生之力和序列,而是多了一个参数——被入侵比例。

    【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你的小可怜无法支撑起我们所有人使用序列,你面前的工具宴双眼已经失去效力。但好在,他的另外一个能力,天赋序列20——两极置换还在。邪念入侵比例——0.04%】

    关于这个序列,由于过于靠前,白雾也不知道这能力到底是什么。

    宴自在的双眼序列没有了,让白雾感觉到了红殷等人的确已经到了极限。

    五九也醒了过来。

    白雾看向五九,发现矮哥的序列好像也都没了。

    【虽然序列没有了,但是他被强化了!邪念入侵比例——0.015%。】

    简短的出奇。

    五九说道:

    “这里是哪里?”

    宴自在也问道:

    “柳虎和谢行知呢?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这里他们却不在?”

    面对他们的问题,白雾很有耐心,说道:

    “你们可以理解为他们被淘汰了,现在这个地方只能进来三个人,如果我们不想办法杀死这个地方的大boss,他们,我们,都得死。”

    五九还算冷静,毕竟一直以来他都是很相信白雾的。宴自在狐疑的说道:

    “我们难道不是在某个人的脑子里?”

    宴自在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白雾一点不奇怪,他说道:

    “是的,但是精神世界,也分为表世界和里世界,我们方才是在表世界。”

    宴家作为人体研究大户,自然对这些成果很清楚。只是恶堕的里世界,想必都是一些扭曲丑陋的东西。

    这一点,看看天花板就知道了。

    白雾打开了天花板,那些纸人的纸身躯干上满是血迹。

    【疯狂版纸人,它们的动作十分敏捷,同时还具备同化对手的能力。】

    在白雾前世,就有关于人类潜入罪犯的意识深处调查犯罪的小说。

    但精神病人和罪犯的意识深处,是十分危险的。

    至于恶堕……而且是积累了千年怨气的恶堕,更加危险。

    随着白雾打开隔板,他甚至来不及跟宴自在和五九讲述发生了什么,三人便开始不断的对付敌人。

    纸人们仿佛活了一样,它们全部是小孩的模样,却都如同壁虎一样爬着在地上,但身体仿佛被人“扭转”过,肚子朝上背朝地,头却是正对着前方。

    六七个纸人瞬间涌入地窖里,它们哭丧着脸大喊道:

    “爹爹……爹爹……你为什么不陪我玩!”

    凄厉的孩童声音响彻在地窖里,伴随着那些刻在纸人里或怨毒或痛苦或诡笑的脸不断靠近,虽然纸人不强大,却有一种恐惧在渐渐压近。

    这才是进入里世界里的第一个屋子,就已经变态到了这种程度,宴自在忽然有点怀念上一个场景。

    上一个场景他浸泡在湖水中被不断拖入湖底,窒息阴冷绝望的气息虽然难受,可他看穿了一切,知道这是精神世界。

    但不知为何,当他拔出戒尺打落那些纸人时,他感觉到异常真实。

    五九拔刀,白雾挥动斧头,宴自在虽然没有了洞察者之眼和天平之眼,但自身实力摆在那里。

    三人没有任何配合,依旧轻易的解决了那些纸人。只不过宴自在没注意到,被打的七零八碎的纸人残骸,还在不断的挪动着。

    有纸人很快贴到了他的脚上。

    然后其他碎屑般的纸片像是忽然间得到了某种指令一样,齐齐贴向宴自在。

    白雾和五九都没反应过来,原以为战斗结束,才发现这些纸人并不好对付。

    三人再次手忙脚乱的对付不断飞向宴自在的纸人。

    最终白雾发现了原因,说道:

    “宴自在,你的左脚小腿。”

    宴自在一看,便看到左脚处贴着的纸人残骸上,纸面上写了一个“封”字。

    他立马撕掉了贴在小腿上的纸张。

    漫天飞舞的纸屑忽然间失去了活力一样,飘零着落下。

    经历方才发生的事情,三人都很警惕的看着周遭,不敢让这些东西碰到自己。

    而白雾注意到,宴自在的数值变了。邪念入侵比例——1.055%。

    仅仅是触碰到宴自在数秒钟,这个比例就从百分之零点零四,升到了百分之一点零五五。

    但五九身上的数值没有变,白雾立刻知道怎么回事了:

    “记住,不要被这个地方的怪物触碰到。触碰久了,很可能我们会被吞噬,我们是以人格的方式出现在了这个地方,很可能会被其他各种人格杀死。”

    五九点点头,说道:“我走前面,你们两个走后面。”

    白雾发现队长还是很靠谱的,完全没有介怀宴自在。当然,作为团队的大脑,他还是会替矮哥盯着宴自在。

    宴自在说道:

    “现在是不是可以讲讲了,这个区域到底怎么回事?”

    白雾想了想,决定还是跟宴自在和队长说说情况。

    这二人恐怕到现在都是稀里糊涂的,于是白雾用极快的语速,简单讲述了村子里发生的事情。

    “所以第一幕场景……给到了我们退出和进入的选择,你是怎么观察出来的?”宴自在很好奇。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自己有洞察者之眼和天平之眼,却都没有找到太多线索,白雾是如何短时间知道全部来龙去脉的?

    而且看起来,自己从湖底脱困,也是白雾造成的。

    这让他生出一丝挫败感,在观察和解密上,他竟然会输给一个高塔下四层的人。

    白雾说道:

    “一点微不足道的判断力而已。”

    五九笑了笑。宴自在倒也没有纠结多久,说道: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几乎不可能战胜的对手,但对方其实刚刚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不稳定,还有被我们夺回来的可能性,只要能够夺回这部分力量,我们的胜算就会增加不少。”

    五九和宴自在都露出凝重的神情,宴自在说道:

    “恶堕的里世界存活,并且消灭最强大的恶念……你有几分把握?”

    “如果我们不夺回那股力量,大概胜算在百分之一?”

    宴自在的脸色瞬间铁青,百分之一在他看来就是找死。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但如果夺回了呢?”

    “夺回的了话,大概胜算就能提升到百分之十。”

    听着白雾不痛不痒的语气,宴自在握紧拳头:

    “这就是你最后的反抗?只有这么低的胜算?”

    “你在教我做事啊?我又没有非要你们监察组跟来。明明我前往的是红色区域,石碑也预警了,你自己要带着人跟来的。”

    “所以你到底为何要前往红色区域?”

    “我想死。”

    白雾一句话堵住了宴自在。

    五九说道:

    “整个村子,乃至湖边都是我们要调查的范围?”

    白雾点点头,但并没有急着走,在三人正式展开冒险前,他知道宴自在一定有很多问题。

    “为什么不用谢行知,谢家的人精神力未必就比他低。”

    宴自在指着五九,此时的宴自在,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那种自信从容。

    不过他依旧认为,自己是整个小队里,战斗力判断力和观察力最强大的那个。

    白雾说道:

    “精神力和意志力挂钩,这里到处都是负面情绪,你觉得谢行知很强,我觉得队长很强,但做决定是我不是你,你得学会接受。”

    这实在是让宴自在有些难受,毕竟他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最适合做队长的。

    白雾从地窖爬出,原本第二幕场景里密密麻麻的纸人,并不在卧室里。它们在街道上漫无目的游荡着。

    此时此刻是白天,但整个存在的色调蒙上了一层红色滤镜。

    太阳红得仿佛在滴血。

    五九和宴自在走出来后,宴自在看着似曾相似的院子,问道:

    “你说的那股力量,在哪里?我们应该怎么找?”

    白雾摇了摇头,红殷没有提及这一点,因为这在红殷看来,要夺回那股庞大的怨气,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

    白雾想了想,就连纸人都变得如此怨气浓烈,自己或许应该去朱家看看。

    这个世界一切都分为善恶,朱瑾赵宽的善念与红殷等人算是最后的阵线,但他们同样具备恶念。

    这就跟拔魔一样,得一点一点清除。

    打定主意后,白雾说道:

    “跟我走,我们接下来去村子里最大的朱家,动作尽量轻点,现在这座村子到处都是变异的怪物……我们最好不要惊动太多,否则可能应付不了,另外,不要被怪物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