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魂超市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刘百温的解释

第七百七十六章 刘百温的解释

作者:失落主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惊魂超市最新章节!

    “不行。”

    刘百温直接说道的:“我们的化骨符本就不够,如果在多一个人的话我们的时间就会缩短三成,最主要的是我不信任他。”

    赵威冷哼了一声:“刘百温,我也不信任你,我是因为秦陵在加入的,因为我怕某些人心机不纯想要杀人越货。”

    “杀人越货,你说我要害秦陵吗?”刘百温眼睛微微眯起,“赵威,你最好识相点快点离开,否则被怪我出手杀了你这丑陋的蛊虫。”

    “想要威胁我吗?”赵威走上了一步,“你大可以动手试试,谁死还很难说呢。”

    看着两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我赶紧站到了两人的中间,“我决定了,把我的化骨符交给赵威用,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去。”

    刘百温冷哼了一声,“秦陵,你最好想清楚事情的后果,我们一旦进入骷髅鬼的老巢,被发现绝对是死路一条,到时候我可不会出手救你。”

    提起这个我又有些生气,对刘百温冷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救我,在第五坟山你不是已经做了一次很好的诠释了吗?”

    上次在第五坟山的时候,熊延弼吞下绝阴株自爆,当时刘百温立刻就跑了,根本没想过要帮我,从那次我早就看清他的人性了,生死之前肯定不是个舍己为人的家伙。

    这时候赵威轻蔑的看了一眼刘百温说道:“秦陵,你放心吧,我不用化骨符一样可以进去骷髅鬼的老巢。”

    “你能进入甲鸟河?”我惊讶的看了一眼赵威,这可能和他体内异化的钻心食腑虫有关,只不过既然他能随意进入骷髅鬼的老巢,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赵威点了点头:“我身体的气息已经完全被钻心食腑虫异化了,没有了一丝人类的气息和机能,我在骷髅鬼的眼前只是一直奇怪点的虫子,他们不会主动攻击我。”

    “那你完全可以自己去甲鸟河,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一起?”

    “虽然骷髅鬼不会主动攻击我,可这是在我不动的情况下,只要我在骷髅鬼面前有任何动作,在他们的感知力就能感受到来自钻心食腑虫的威胁,也就会立刻对我攻击。”赵威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秦陵,我虽然不用化骨符,可是却需要你背着我前往骷髅鬼的老巢。”

    我皱起了眉头,虽然赵威解决了化骨符的问题,这是我要背着他去的话,那赵威岂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而且还会增加我的负担限制我的行动,这样的话带着赵威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啊。

    虽然我很同情赵威的遭遇,可是如果对于行动完全没有作用,我也不会带着他的。

    赵威像是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秦陵,你只要带着我突破了最外围的千骨潮壁就可以了,等到了内围我就可以随意动手了。”

    千骨潮壁是什么东西?

    “千骨潮壁就是由一千个巨大骷髅鬼组成的强大浪潮,他们隐藏在甲鸟河的水里,一旦有人靠近就会立刻出手杀掉,实力强大堪比黑毛僵尸,拥有超强的远程攻击力。”

    “你说那甲鸟河里的骷髅鬼只有一千个,那我看怎么好像有上万个的样子。”想起上次被追杀的场景,那场面震撼的我到现在还有阴影,我虽然没有细细的数过,可是当时出现的怎么都有八九千个了,把整个甲鸟河都填满了。

    赵威笑着说道:“那是残留镜像,骷髅鬼的气息融入在甲鸟河的水中,甚至连周围的水汽都有他们的气息,再加上他们的速度极快,所以在冲杀的时候空气中会留下他们的残影,这残影最长能保存十息的时间,所以看上去成了千军万马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我暗自点了点头,看向刘百温说道:“关于这残留镜像你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

    “我觉得没有必要,残像终究会消失,何必在意。”刘百温只是生冷的回应了一句,看上去对我的问话有些生气。

    我对刘百温的回答也很不满意,这刘百温的话总是模模糊糊,就像是现在,这残留镜像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战斗力,可是看起来那可是相当吓人的,弄不好可以让人丧失战斗的信心,就像上次,我看到那场景想都不想就是跑,连回头都不敢,如果知道只有一千个骷髅鬼,也许我还会周旋一下呢。

    “刘百温,上次你和我说骷髅鬼是挖眼自杀的女人变得,可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关于甲鸟河的诅咒?”

    “甲鸟河的诅咒,这根本就不存在,何必说出来自寻烦恼?”刘百温冷声的回应到,“秦陵,你不要被赵威骗了,不管是人的死亡还是鬼的消亡都是有原因的,诅咒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我没想到刘百温竟然会说诅咒不存在,这可是在甲鸟河周围存在了数百年的事情,他竟然睁着眼睛全盘否定了。

    刘百温像是没有看到我的脸色继续说道:“人死,要么是寿元枯竭身体腐朽,要么就是被外物伤害身体或灵魂死亡,鬼灭也是如此,要么魂力消散要么意念溃散,可不管哪一种都不会是因为诅咒,就像是现在,我诅咒你死,你会死吗?”

    刘百温的话让我无言以对,刘百温继续说道:“诅咒说白了,就是一种无能为力时的挣扎和抗争,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情绪发泄,它是自我的,是不能伤害别人的,要不然这个世界早就乱了。”

    “既然这个诅咒不存在,我又何必告诉你让你担忧和分神呢?”

    刘百温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言以对,只能对他说道:“既然你说甲鸟河的诅咒不存在,那你倒是说说,这甲鸟河的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失踪的孩子去哪了?那些孩子的母亲为什么会挖眼自杀?”

    “秦陵,你知道刚才我为什么没有追上来吗?”刘百温看着我继续说道:“正是因为我发现了他们又动手了。”

    “他们是谁?”

    “你跟我去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