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魂超市 > 第一百五十章 纸人

第一百五十章 纸人

作者:失落主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惊魂超市最新章节!

    我瞪着眼睛倒退了一步,这老太太怎么回事,上次我差点被魏仁世发现她打开窗户救我,可这次竟然凶相毕露要杀我,还有这老太太的样子怎么这么可怕。

    屋里很黑,可老太太脸上的绿光却格外显眼,那森森的獠牙闪烁着暗红色的血液,喷出腐臭的味道,这老太太是僵尸吗?

    可在我的印象里僵尸是不能说话的啊,对了,这老太太用的是腹语,难道她真的是僵尸,那魏仁世肯定知道她老伴是僵尸,这也就解释了他不愿意让我进屋的原因,还有外面的灶台上布满了灰尘这也说的通了,老太太是个僵尸根本不用吃饭。

    老太太躺在大炕上侧着脸看着我,身体突然跳了起来,没有弯腰就站在了我面前,吓得我倒退了好几步,脚下发出咔啦啦啦的声音,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人的白骨,上面还有好几道森森的牙齿印,肯定是被这老太太吃了。

    潦倒道士的桃木剑怎么会在这里?

    在白骨中间,我发现了一把暗红色的桃木剑,剑身上还有一个神妙的符咒,这把桃木剑我相当熟悉,这是潦倒道士的新打造的武器他十分喜欢,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绝不会丢掉,难道潦倒道士遇到了危险?

    我捡起了桃木剑,上面传来像冰一样的冷意,我皱着眉头:“老太婆,潦倒道士在哪?”

    “嘎嘎嘎,什么潦倒道士,现在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拿命来。”老太太腹中传来大声的嚎叫双手伸平对着我抓了过来。

    哼,我冷笑了一声,这老太太虽然是个僵尸可我的力量堪比毛僵,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在我想要还手的时候,地面上的白骨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竟然飞了起来锁住了我的全身。

    我去,这是白骨牢,这僵尸还会用道术不成,还是说着白骨里藏着另一个鬼,一时疏忽让我陷入了困境,全身的白骨越来越紧,让我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老太太安详的面容却带着残酷的狂笑,尖锐的对比让人显得更加的恐怖,那一双爪子就像是十根钢针对着我的脖子掐了过来。

    只是一眨眼,我的脖子被老太太的双手狠狠掐死,我感觉脖子都要被掐断了,这让我想起了在黑死河边被寒风女鬼一斧子砍断脖子的场面,难道我的脖子又要断一次吗?

    上次我脑袋掉了是火烧鬼把我的意识从深渊救了回来,如果这次脑袋再掉的话,我可就要真的完了,因为火烧鬼现在在压制拍背僵尸没有力量救我,还有就是我脑袋一旦分家,这残酷的老太太僵尸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很可能把我的身体啃光吃掉连脑袋上的血肉都不会放过,到那时我还怎么能恢复原来的样子。

    身上的白骨越勒越紧,就像是要勒进我的皮肉融入我的骨骼,我终于知道了,这白骨里真的有鬼,而且那个鬼要夺取我的身体还阳,老太太的手越来越用力让我感到了窒息,她这是在帮白骨里的那个鬼行事,我的情况越来越危急,心里暗骂,那过路鬼怎么还不进来帮我,他难道不知道我现在要死了吗?

    我的脑袋有些恍惚,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在这个时候,屋门突然被人狠狠的撞开了,进来的竟然是一个纸人,这纸人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她曾经劝过我别让我进东屋,结果我没有听,现在它又出现来救我了。

    纸人的手抬起来一拍,老太太立刻发出一声尖叫,“臭**,你敢坏我的大事,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尽管来试试,”纸人发出的声音很尖锐,我听得出来是个女人,随后她拉着我跑出了东屋,刚刚出了东屋门,我身上的白骨都掉了下来,全掉在门槛以内,看来这白骨里的鬼不能出东屋。

    东屋门口老太太的眼睛闪着森森的绿光,獠牙猩红流淌着涎水,一步步向着我走了过来,“你一定要死,我要我儿子回来。”

    “你儿子不是一直在陪着你吗?”纸人拉着我冲进了西屋,西屋的门关上了,房间里也是黑的可怕,屋门传来咚咚咚的撞击声,好像整个房子都在晃动,像是随时要塌掉。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我看着眼前的纸人,我知道她是个鬼,可让我奇怪的是鬼应该是不受约束的,可现在这个鬼却藏在纸人里,看那纸人的手已经碎裂了,上面冒着滚滚的黑烟,像是这女鬼也受了伤。

    纸人的眼睛是画的不能眨眼,可我依然感觉到了她眼中的悲凉:“我是谁我都要忘了,二十年了,谁还会记得我们这些苦命人。”

    “你是当初失踪案的受害者之一。”我惊喜的瞪着眼睛,没想到歪打正着找到了当初失踪案的线索,如果肖强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高兴的跳起来。

    “是又如何,我现在的样子还能回到原来吗?”纸人的眼睛流出两行血泪,湿润了脸上的白纸显得格外的醒目,让人觉得更加诡异和凄凉。

    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二十年早就物是人非,就算有人记得当年的失踪案又有谁会在意呢,最主要的面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我叹息了一口气:“虽然你死了,可至少能让当年的凶手伏法,能让你的骨灰回到故乡。”

    “谁说我死了。”纸人突然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听得出来她对这句话很反感,可我却无言以对,你都是一个纸人了,这还不是死是什么?

    啪,屋门发出一声脆裂的声音,那木门竟然被生生的撞出一个大口子,门板已经严重的变形,我能肯定不出三下决定回被撞破,纸人看到后立刻拉着我走上了大炕,只剩下茎秆的手打开了窗户,在阴暗的光线下她站在墙边上,我终于知道上次逃走时看到的那个纸人原来就是她。

    “她很快就要冲进来了,你快走,快去救那个小道士,记得一定要救我们出去,就算是死,我也不愿意这样活着了。”

    我是被推出去的,西屋传来老太太愤怒的鬼叫,和纸片破碎的声音,我知道那纸人肯定打不过老太太僵尸恐怕要被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