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火丹王 > 第3025章 长林王

第3025章 长林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帝火丹王最新章节!

    林鸥的实力本就不如阴阳人,何况阴阳人还有一个帮手。

    五招过去,林鸥已经呈现出颓势来。

    “不好!”林鸥猛地已经,阴阳人轰过来的一拳,拳劲恰好在他的身体两侧,而阴阳人一伙的另一人,其轰击恰在林鸥的身前,网开三面,林鸥除了后退,没有任何的办法。

    林鸥亦是不敢与两人强行对招,本来修为就不如对方,强行对招无异于找死。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林鸥脚尖轻轻点头,踏在空气中,旋即整个人后退数丈。

    这时候,阴阳人嘴角闪烁出微微的笑意。

    林鸥后退,恰好中了他的诡计。

    “紫玉藤,出……”阴阳人一声喝,之间地面上,突然窜出一颗绿油油的树苗,这一株树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的增长,一息的时间不到,长成参天大树,而林鸥所在的地方,正好在紫玉藤生长的路径上,蔓延出的藤蔓,如同无数只大手,将林鸥包裹的严严实实。

    “不阴不阳的家伙,你竟然暗算我。”林鸥大骂。

    林鸥猜测的没错,刚刚那一招对峙,阴阳人之所以给他留了一条后路,一方面是阴阳人真的不敢伤到林鸥,要不然他仅用一招,就足以让林鸥失去战斗力。另外就是他在刚刚与林鸥交手的过程中,早已经将紫玉藤的种子种在了林鸥的身后,然后又逼的林鸥后退,当林鸥进入紫玉藤的攻击范围,只要阴阳人一个念头,紫玉藤便能够将林鸥给困住。

    “老夫也是没办法,现在王……现在你可以随我们俩走了吧。”阴阳人道。

    林鸥怒火中烧,喝骂道:“我兄长养的都是你这样的龌龊家伙么。”

    就在这时,一股不俗的热量,从地面上升腾起来。

    沿着紫玉藤的藤蔓,蔓延至整个紫玉藤。不过紫玉藤困住林鸥的地方,却没有任何的火焰。

    “呃……”

    阴阳人轻吟了一声。

    林鸥亦是诧异了一下,“这火焰热量好强,是谁……”、

    “老子还等着你还饭钱和店钱呢,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被人抓走。”宋立喝道。

    言罢,宋立手掌翻转,轻喃了一声,紫玉藤上的帝火气势更加的猛烈。

    “起!”

    赫然间,帝火的威势几乎攀升到了极致。

    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脸被照耀的红扑扑的,均是感受到了恐怖的热量,下意识的后退。

    林鸥见是宋立出手,愣了一下后,道:“哈哈,行啊,你若是烧了这破玩意,别说一顿饭钱,你日后一生的饭钱,老子都包了。”

    宋立笑道:“那说定了。”

    紫玉藤虽然是品级极高的法宝,不过却是木属性的,木属性的法宝,最惧怕的就是火元力。

    若是别的灵火,可能根本无法让紫玉藤燃烧起来,可宋立的帝火,宋立的帝火当中所拥有的火元力,乃是最为精纯的火元力。

    紫玉藤瞬间被点燃,让阴阳人吓了一大跳。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紫玉藤怎么可能被点燃?”阴阳人一脸的骇然。

    阴阳人的手下也也一脸的狐疑,别人不知道,他却十分的清楚,这紫玉藤乃是仙品法宝,达到仙品,基本上也就杜绝了被灵火炼化的可能。

    可是眼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即便紫玉藤是木属性的法宝,火元力对其有一定的压制作用,可也不该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啊。

    阴阳人看了一眼宋立,之前他对宋立根本就没怎么在意,以为宋立只是林鸥随意结交的朋友,无论是宋立的实力还是年纪,都让阴阳人不怎么在意。

    现在,阴阳人知道,太过小看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

    阴阳人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短暂的惊讶后,神情马上恢复如常。双目微微眯起,冷声道:“哼,真是想不到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毛头小子,竟然有火元力如此精纯的灵火。”

    阴阳人自问,他见过不少的炼丹师,一些顶级的炼丹师,其灵火的总体热量和威能,可能要比眼前这个青年的灵火强盛很多,可若是光是比较灵火中火元力的精纯程度,阴阳人觉得现在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灵火,应该是自己见到过的所有灵火中最为精纯的。

    火元力精纯与否,从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这种灵火的成长性。

    灵火内部的火元力越精纯,灵火成长的上限也就越高。

    拥有火元这么精纯的灵火,足以证明,此子未来正常的发展先去,一定会成为整个神渺大陆上最强的炼丹师,再不济,他的灵火也会成为神渺大陆上最强的灵火。

    阴阳人冷冷一笑,低声自语,“呵呵,能和长林王成为好友,果然不是凡辈啊。”

    阴阳人口中的长林王不是别人,正是林鸥。

    林鸥只是化名,他真正的名字则是付彰,是天讴国国君付昭的亲弟弟。

    天讴国的付彰和付昭这一代,同天讴国以前的几代皇族不同。付昭最为兄长,从一出生,就当做国君来培养,而付彰作为次子,从一出手就娇生惯养,当做一个王爷来培养。

    所以,当到了需要付昭继承国君之位的时候,付彰几乎没有半点的不爽,反倒是成为了自己兄长最坚定的支持着,兄弟二人的感情也一直都非常好,即便付昭成为了国君后,依旧特别惯着付彰,以至于付彰直至现在一大把岁数了,仍旧嚣张跋扈的很,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作为皇帝的付昭,就在付彰的身后为自己的弟弟擦屁股。

    此次付彰偷偷的离开王府,前来宁武城,其实是想要去争夺梵天鼎。

    然而,炼丹师公会,以及整个神渺大陆上所有的炼丹群体,已经达成了一个默契,那就是参加此次梵天鼎争夺的人,年龄都不能太大。

    让小辈们去,最后无论谁得到了梵天鼎,其他势力也不知道没面子,更重要的是,让小辈们去争抢,也算是对小辈们的历练,也不会让各大炼丹势力或者炼丹师公会中诸多炼丹师分会,产生太大的仇怨,谁都知道,在这种争抢中,免不了要结仇,让小辈们去结仇,终归是不可能引起两个势力之间的大规模争斗。

    其实炼丹师这个群体极度的脆弱,各大炼丹势力,实在不想像那些战修势力一样,经常性的因为争夺某种至宝,而使得两大势力之间产生生死大仇。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终归还是有一些老辈强者,想要冒天下大不韪,偷偷的进入玉漱峰,与年轻的后辈们一同争夺梵天鼎。

    比如说长林王付彰,便谋着这样的心思。

    付彰之所以想要争夺梵天鼎,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付昭。他们兄弟俩都是炼丹和战修双修天才,相比较之下,付昭的天赋更好。

    过一段时间,就是付昭六十岁大寿,付彰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送的,就打起了梵天鼎的心思。

    可是,天讴国付氏是皇族啊。

    试想一下,人家梵天鼎的争夺已经达成了默契,老辈强者均是不进入,一切交给四十岁以下的那些小辈,天讴国皇族却跑进去一个老辈强者,与后辈们争夺梵天鼎,这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天讴国皇族的脸面往哪里放。

    付彰根本就不考虑这些,他就是觉得梵天鼎当做兄长的寿礼再好不过了。

    付彰还算是要脸的,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被人发现,不但自己丢脸,天讴国皇族也一并跟着丢脸。

    所以,他用了易容的法宝,来遮掩自己的面容。

    面容能够改变,但是行事作风和说话方式改变不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易容成所谓的林鸥后,表面上他文质彬彬,一副公子哥的模样,可说起来话极糙。

    付昭知道了这件事,自然不能让林鸥胡闹。

    对于别人而言,梵天鼎可能十分的珍贵,但对于天讴国皇族而言,皇族的威严和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付昭这就派人来将付彰找回来。

    宋立和付彰口中的阴阳人,便是付昭最信任的内侍,宦琼。

    宦琼身边之人,便是天讴国皇宫中的一名禁军统领,名为梁术。

    两人的实力都很强,梁术至少达到了神混境的初期,而宦琼已经达到了神混境巅峰。

    按照两人的实力来说,其实就可以轻松的将就付彰抓回去的,可是他们俩根本不能伤到付彰,这就有点难度了。

    付彰的战修天赋和炼丹天赋都不如付昭,却也是人上之姿,现在的他实力也达到神混境四层了。在有顾忌的情况下,强如宦琼,也很难轻松的将付彰给抓到。

    早就原料到是这样的情况,宦琼此次出来,便带来了禁锢法宝紫玉藤,以为至少稍微动一点心思,就可以轻松的将付彰给抓到。

    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宋立,直接将他的紫玉藤给点燃了。

    紫玉藤被强盛的火元点燃,禁锢之能当即消减大半,包裹住付彰的藤蔓,也有放松的迹象。

    付彰见此情景,大喜过望。

    喜悦的同时,付彰也对宋立刮目相看。

    之前他只是以为宋立这家伙算是一个战修和炼丹双修天才罢了,他也不是因为宋立是修炼天才与宋立结交,而是觉得宋立这家伙挺对自己口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