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叔的心尖宝贝 > 第668章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第668章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叔的心尖宝贝最新章节!

    “怎么了?”穆井橙回头看他,一脸的担心。

    “谢谢你……”

    穆井橙怔了一下,“你先闭眼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看着她匆忙离开的身影,盛子墨的唇角微微的上扬了起来。

    他终于……战胜了老天,活过来了!――

    医生很快赶了来。

    他们给盛子墨做了全面的检查,确认情况良好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张教授,他可以喝水吗?”穆井橙有些担心的看了盛子墨一眼,如果他连水都喝不了的话,那他将来可怎么活啊?

    “可以!”张教授点了下头,“一次不超过50毫升,而且必须是消过毒的温开水。”

    “好的,好的……”穆井橙一听可以喝,瞬间松了一口气,“我现在就去找温开水。”

    “护士站有,我让他们马上送一些过来。”张教授看到穆井橙一点院长太太的架子都没有,对她也更加尊重。

    “好的,谢谢张教授!”穆井橙感激的笑了笑。

    张教授笑了笑,又交代了几句便出去了。

    张教授刚走,刚刚洗漱完毕的周佳宜推门走了进来,当她看到病床上的人睁着眼睛的时候,瞬间顿住,像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般的惊呼道,“天哪……”

    “怎么了?”穆井橙疑惑的看着她。

    “他醒了?!”周佳宜指着盛子墨。

    “看你大惊小怪的。”穆井橙忍不住笑了笑,“刚刚医生已经来过了,说他没什么大问题,只要慢慢恢复就好了。”

    “真的啊?太好了!”周佳宜开心的抱住穆井橙,恨不得一起跳起来般的兴奋,脸上的疲倦也消失不见了。

    穆井橙被她抱的有些快要窒息了,可却不忍心打断她的快乐,只好忍着。

    可盛子墨却有些忍不了的抱怨道,“好吵……”

    他的声音虽然虚弱,可传到周佳宜的耳朵里却像命令一般的管用,这一刻,她不但松开了穆井橙,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收了起来,并且捂住了自己的嘴,只怕再发出什么声音,吵到盛子墨。

    看着她的样子,穆井橙和盛子墨都不由的笑了出来。

    但由于盛子墨刚刚手术过,笑容又有点儿突然,所以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随着一阵刺痛,他忍不住“啊”了一声。

    两个女孩儿立刻紧张的冲了过来,“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是啊,要不要叫医生?”周佳宜也担心的看着他,心里很是后悔自己刚刚的举动。

    “没事!”盛子墨扯了下唇角,“扯到……伤口了……”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周佳宜歉疚的看着他,“以后我一定注意,不再逗你笑了。对不起……”

    “佳宜,没事的!”穆井橙含笑看她,更加心疼自己的朋友。她陪了盛子墨一夜,却因为这么一个发自内心的举动如此自责,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子墨不会介意的,对吧?”说这句话的时候,穆井橙是看着盛子墨的。

    盛子墨点了下头,目光柔和的看向周佳宜,“没事!谢谢……你来看我。”

    “看你?”周佳宜愣了一下,我可是陪了你一夜呢!

    可这种功劳她也不想邀,否则被他问到,你是我的谁,为什么要在这里陪我的时候,她怎么回答?

    所以,还是不说的好!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护士拿着一个瓶子递向穆井橙,“您好,这是张教授让我送过来的蒸馏水,加湿过的。”

    “好的,谢谢!”穆井橙接过水,转身将它倒到了小杯子里,放了一个吸管进去,然后递到盛子墨面前,“来,喝水……”

    盛子墨欣慰的笑了笑,然后含住吸管喝了起来。

    “停……”可他才喝了一口,穆井橙便将杯子拿走了。

    “怎么了?”盛子墨疑惑的看着她。

    “你只能喝50毫升。”穆井橙谨记医生的话,随即将水杯放到了离他远远的地方,“就算再渴都不行。”

    盛子墨无奈的叹了口气,无力的望着天花板,轻轻的闭上了双眼,“我还是死了算了。”

    “你别说丧气话!”周佳宜有些心疼的看着他,“橙子也是为了你好!你才刚做过手术,胃不能受到刺激,也不能负担太重,就算喝水也要酌量,不能太着急的。”

    盛子墨听到她的说教,不由的睁开眼看她,“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但我会查啊!”周佳宜拿出手机递到他面前,“看到了吗?!这里都有注意事顶,我看了一晚上呢!”

    “一晚上?”盛子墨疑惑的看着她。

    周佳宜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可就在她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穆井橙的声音却响了起来,“是啊,佳宜照顾了你一个晚上。”tqR1

    “你?!”盛子墨惊讶的看着她,心里不由的沉了下去。

    他还以为是穆井橙。

    原来……不是!

    “橙子,你别胡说了。”周佳宜看盛子墨的脸色不好,于是立刻解释道,“其实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这里看手机来着。对了……”说到这里,周佳宜还故意拉着穆井橙,求证似的问道,“你来的时候,不是看到我正在睡觉吗?!所以……”她又转头看着盛子墨,“你不用有心理负担的,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我累了,想睡会儿……”盛子墨轻轻的闭着双眼,一副谁也不想理的样子。

    穆井橙和周佳宜不由的对望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这么低沉。

    “那你睡吧,我们先回去了。”穆井橙也不想为难他,毕竟刚手术过的人,身体再强壮也还是需要静养和修复的。

    只是,她不明白,平时那么绅士的一个人,当知道周佳宜照顾了他一个晚上之后,不但不感谢人家,怎么还这样冰冷冷的呢?

    难道人生了病之后,都会变的这么……冷漠无情吗?

    “墨帅,再见……”周佳宜虽然有些不放心,但不是跟着穆井橙向外走了去。

    “等一下……”

    盛子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周佳宜立刻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怎么了?”

    可盛子墨的目光根本不在她的身上,而是直直的盯着穆井橙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