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叔的心尖宝贝 > 第477章 不许激动,不许哭!

第477章 不许激动,不许哭!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叔的心尖宝贝最新章节!

    一路上,车里的气氛都有些沉重。

    两个半小时的车程虽然不算太远,但对于穆井橙来说,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到了宾州之后,区少辰将车停在了警察局的附近,看着他出去不停的打着电话,穆井橙望着他的背影,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快,区少辰走了回来,他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神色有些沉重的道,“她不在这里。”

    “那在哪儿?”穆井橙疑惑的看着区少辰。

    她是亲眼看见警察把周佳宜带走的,如果不是抓进了警察局,还会在哪儿?

    “在医院。”区少辰说完,直接启动了车子。

    “医院?”看着他打着方向盘,穆井橙忍不住好奇的问,“怎么会在医院?”

    “她自杀!”区少辰转头看她,怕她过于担心,于是补充道,“不过,人没事!”

    “自杀?”穆井橙更加惊讶了,“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说到这里,穆井橙竟想不出任何一个词来形容周佳宜的“傻”。

    此时此刻,她也更加迫切的想见到她,想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选择这一条路,这样一条不归路!

    看着穆井橙充满担心和疑惑的面孔,区少辰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我找人安排了你们见面,但时间有限,我们尽快赶过去。”

    “好!”穆井橙点了下头,一颗心却不由的提到了嗓子眼儿。脑子里更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周佳宜的身影。

    那日渐成熟却更加单薄的身影,她无法想象,那样单薄的一个女生,怎么可能杀的了那么高大健壮的牛震,更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仇恨,什么样的遭遇,才会让她选择杀了对方,然后再自杀!

    “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区少辰严肃的看着她。

    “什么条件?”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许激动,不许哭!”这是他的底线,否则的话,他一定不会带她过去。

    穆井橙知道他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宝宝好,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因为她觉得,不管发生什么事的样,自己激动或是哭都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反而会让区少辰担心,更让周佳宜难过。

    所以,当知道她可以见到周佳宜,可以跟她说说话的时候,穆井橙一直在内心深处给自己打气。

    更是不停的给自己催眠,告诉自己,不许激动,不许哭,不许胡思乱想,更不许放纵自己去做傻事。

    于是,在这样的心理建设下,穆井橙终于来到了宾州市监狱医疗所。

    从车上下来之后,穆井橙的腿像绑了千斤重的东西一般,连胎腿都变的困难了起来。

    “走吧!”区少辰从驾驶座下来之后,伸手拉住她的手。发现她的紧张之后,区少辰不由的停了下来,目光望着她因为紧张和担心而变的苍白的面孔,“如果你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话,我们晚一点再进去。”

    “不用!”穆井橙抬头看他,对上他关心的目光之后,心里不由的抽了一下,随即扯了一个笑容道,“我没事!”

    区少辰知道她在装坚强,也知道她不可能没事。

    但事已至此,他除了带她进去,已别无它法。tqR1

    走进医疗所,有一个看似是领导的人走了过来,他跟区少辰说了几句之后,便带着他们进了一间病房。

    这间病房在走廊的尽头。

    那里不像别的医院一样,有一扇窗户,可以让阳光照射进来,让整条走廊看起来明亮一些,而是被一堵结实的墙面所替代。

    也因此整条走廊除了由日光灯所提供的光亮之外,便是一片阴森和沉寂。

    走在这样的走廊里,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发出的回声,穆井橙不自觉的感觉后背冒着凉气,整个人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区少辰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于是将握着她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

    “就是这间!”在两个人相互对视的刹那,前面带路的那位穿着警服的男人停了下来,“你们进去吧,时间别太长了,否则牛家的人发现就麻烦了。”

    “好,谢谢许局!”区少辰极为官方的跟对方点了一下头,然后拉着穆井橙向里面走了去。

    在门被打开的刹那,穆井橙努力的做了个深呼吸。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竟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穆井薇那间病房的情形,她甚至无法控制的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躺在病房上的那个人,竟由穆井薇变成了周佳宜。

    这一刻,她的心像瞬间失去了控制般,“砰、砰”的跳了起来。

    门就那样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普通的单人病床,而病床上,却是那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

    此时此刻,一脸苍白的周佳宜正半靠在床头上,面色憔悴的闭着双眼,像是闭目养神,更像是睡着了般的安静。

    穆井橙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至少……她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凄惨,至少,她没有自残的那么恐怖,至少她看起来还算安详。

    “佳宜……”穆井橙进了几步,虽然不忍心打断她的“清净”,但还是喊出了她的名字。她们的时间不多,她不能浪费在自己的不忍心上。

    周佳宜听到了她的声音,双眼不由的睁开了来。

    当看到穆井橙就站在她的面前时,眼睛里突然闪亮了一下,可她的声音却像被冰封了很久一般,沙哑的听不出原来的迹象,“橙子?!你怎么……”她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到穆井橙身后的那个男人身上,一瞬间便明白了她可以出现在这间病房的原因,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你来了?”周佳宜心里的疑问句变成了陈述句,瞬间让这里的气氛变的融洽了很多。

    她望着穆井橙,一瞬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目光不由的暗淡了下来,神色也收了回去,不敢再多看她一眼。

    穆井橙向前走了一步,这才看到,她两个手腕上都被厚重的纱布包扎着,远远的看去,依然有暗红的血迹隐隐的透了出来。

    这一刻,她的心忍不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你傻吗?!”穆井橙一开口,眼泪便不自觉的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