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叔的心尖宝贝 > 第1956章 你在害羞什么?

第1956章 你在害羞什么?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叔的心尖宝贝最新章节!

    “天哪,难道就是那个男孩儿吗?他看起来好帅啊,简直比电影明星还帅呢!”

    “是啊,是啊!好想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是我啊,简直太帅了!”

    “那个是凌小姐吧?想不到也这么美,这么看起来,他们好般配。”

    “最关键的是,那个男孩儿不但帅,还那么有能力!能把凌氏起死回生,他简直就是神啊!”

    “绝对的啊,我决定了,从现在起,他就是我的男神!”

    “也是我的!”

    “我也是!”

    “……”

    在众人的议论中,区煊泽和凌岛来到了办公室。

    关上办公室的门,原本还显的有些高冷的凌岛突然极其八卦的凑了过去,“听到了没,听到了没?那些人都把你当成传奇了!”

    区煊泽坐到椅子上,打开笔记本,对于她的八卦丝毫不在意,“那又怎样?”

    “怎样?”凌岛趴到他面前,一脸痴迷的看着他,“说明你很厉害啊!就连那些高管都这么评价你,总以见得……”

    “你很闲吗?”区煊泽冷酷的打到了她。

    凌岛突然停了下来,脸色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我这是在夸你呢!这也不高兴?”

    “我是被夸大的,所以不稀罕那些!”区煊泽一脸蔑视的扫了眼某人异常激动的目光,然后低下头继续敲着键盘,“去准备一份凌氏集团三级以上员工的信息,十分钟后给我!”

    听到他如此严肃的语气,凌岛知道,他已经进入到了工作状态,于是迅速的收回自己的八卦心思,立刻站直了身子,“好!”

    说完,她转身向自己临时搭建的办公桌走去。

    虽然这个办公桌就在他的隔壁不远处,而且还在同一个办公室,但她却感觉离他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尤其是在他工作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但她很清楚,他这么严肃,这么认真都是为了凌氏,而自己又怎会因为儿女情长,而耽误了工作?

    这么一想,凌岛心里的那份别扭,便迅速的被解开了。

    她打开电脑,从公司的内部网里找到凌氏的通讯录,然后将三级以上的员工筛查了一遍,做了一个表格,确认无误之后,发送了一份电子版,又打印了一份文件,交给了区煊泽。

    区煊泽却连看都没看,直接给了她第二个任务,“让人事部确认这些人的在职情况,若是离职,尽快办理手续,否则明天立刻来上班!”

    凌岛很想问,那些有问题的人也要确认吗?万一来一个梁斌的卧底怎么办?

    可回头一想,连JOHN都能成了梁斌的内应,更别说那些三级以上的员工了。

    于是,凌岛只是迟疑了半秒,便转身去做事了。

    就这样,一忙便是一下午,当太阳落山,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凌岛才意识到,有件事情他们似乎还没有解决。

    于是抬头看向依然处于忙碌状态,头也不抬的男人,“今天应该是那十个负责人还钱的日子,他们……”

    “钱已经到帐,项目也已经启动!”区煊泽头也不抬的回答着,目光依然如炬般的盯着电脑屏幕,停顿了两秒之后,他才抬头看她,但脸上的严肃却有增无减,“从现在起,你只是我的助理,除了我让你去做的事情,有些事情,没必要操心,明白吗?”

    凌岛一怔,她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他的助理了?

    看着凌岛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区煊泽双眼微眯,面带威胁的看着她,“凌助理,有事吗?”

    “呃,没事!没事……”凌岛迅速的低下头,继续工作了。

    虽然她心里很是惊讶,也不明白区煊泽怎么突然就把她放到了助理的岗位上,但……想起这样便能跟他朝夕相处,而且不用担心别人的口舌,凌岛的心里还是很暖,很舒服的。

    不过,有他坐镇凌氏,哪怕让她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做,她也非常放心。

    晚上,下班的时候,区煊泽叫她过去。

    凌岛站起来,走到区煊泽的办公椅后,手臂放到他的椅子上面,弯下腰来,看着他的电脑屏幕,“怎么了?”

    感觉到她身体上的温度慢慢靠近,区煊泽深吸口气,然后转头看她,“做为助理,这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吗?”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姿势,让领导很难专心办公啊!

    凌岛怔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这……怎么了?你叫我过来,不是让我看电脑上的东西吗?”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姿势,很适合办公的话,我不介意!”区煊泽别有用意的盯着她,目光更是故意吓她一般,慢慢下滑,并落到了她V领下,那高高隆起的地方。

    凌岛顺着他的目光,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一瞬间便站起身子,转身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静谧至极,凌岛听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想着刚刚区煊泽看自己的那个眼神,整个人开始不淡定的乱找话题,以化解刚刚的尴尬,“呃,那个,杰克逊那些人还真讲义气哈,不但没跑路,竟然还按之前的约定,还了部分款项,你还真是厉害啊!”

    “不是他们讲义气,而是他们不得已!否则他们迎来的不只是牢狱之灾,还有一辈子的幸福和自由!”区煊泽一边在键盘上敲击着,一边驳回凌岛的话。

    “哦,也是!”凌岛笑了笑,然后又继续道,“那十个负责人也算是讲信用,虽然他们不乐意,但还是把那些钱如数归还了,是吧,呵呵……”

    看着她没话找话,整个人尴尬到像个傻子一样的地步,区煊泽无奈的笑了。

    他们之间抱也抱了,亲也亲过了,只是这么近距离的一个动作,自己的一个眼神,竟然能把之前那么大大咧咧的女孩儿,吓的这么不知所措,他确实有些不太理解了。

    “凌小岛!”他望着她,目光微眯,“你在害羞什么?”

    那么近的接触都有过了,她还在乎这些?

    他所认识的凌岛,可不是这么敏感的一个女孩儿。

    是什么原因让她突然变的这么……奇怪?

    区煊泽是真的有些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