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帝少的盛宠 > 第747章 747:无赖

第747章 747:无赖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尊帝少的盛宠最新章节!

    第747章 747:无赖

    也真够可怜的,当父亲的人,却要在女儿面前刷存在感!

    即墨烈一副惨兮兮的样子,贺擎却依旧不吃他这一套,只面无表情的说:“她在工作室。”

    “又跳舞?”

    即墨烈眉头一蹙:“安全吗?”

    “安全。”

    “安全也不行,她都怀孕了!”

    即墨烈眉头越拧越紧:“不行,我得去说说她。”

    说着他就迈步,头也不回的对贺擎说:“走了!”

    洛云轻确实在跳舞。

    如果说最一开始她只是感觉自己对舞蹈有点儿兴趣的话,那么经过这一段时间,她发自内心的爱上了舞蹈。

    每次只要音乐一响起,她就一整颗心都沉了进去,在自己的世界里,旋转舞动。

    她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

    很多时候甚至恨不得一直就这样跳下去,跳下去……

    “洛,不能再跳了。”

    老师却盯的很紧,掐着时间喊停。

    洛云轻面露遗憾:“这么快就到时间了吗?”

    “对。”

    扬了扬手上的计时器,老师望着她的眼中竟是有点点宠溺:“你真像个孩子。”

    “我只是太喜欢舞蹈了,老师。”

    “这样很好,当下功利心的人太多,你如此纯粹才珍贵。”

    “我只要自己高兴就好。”

    并不求什么珍贵啊,名声啊……

    “太可惜了。”

    老师依旧不放弃,开始了每天的例行劝说:“你真的很棒,关键是舞动之间有一种灵气,特别打动人,你要是去跳舞台剧,一定会名声大噪的。”

    “老师您还没有放弃啊?”

    洛云轻失笑:“我真的不会登台演出的,我对名利并没有任何的追求,再者,我现在怀有身孕,再过半年也就要生宝宝了,到时候我要坐月子,要照顾宝宝,至少又是两三年,还要学习,哪里有时间去巡回演出呢?”

    “你跳的太棒,我想让更多的人能看到你的舞姿。”

    老师还是不肯放弃,简直就是一根筋。

    另外一位老师拿着毛巾走过来,笑着揶揄道:“你其实是想让大家都知道,这是你的学生吧?她若出名了,你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

    “老师中文真是越来越好了。”

    连水涨船高这种成语都说出来了。

    其实日常还是英语对话更多,不过两位老师来国内小俩月,竟然深深的爱上了中文,每天近乎痴迷的学习。

    洛云轻实在太喜欢她们这种状态了,活到老学到老,三四十的人了,却依旧保持着孩童般的好奇心。

    还有那股子连年轻人都望尘莫及的拼劲!

    起先洛云轻还觉得报酬给的太高,有些肉疼,现在却是越来越觉得值。

    笑吟吟的望着两位老师,她满眼尊敬:“今天依旧辛苦两位老师了。”

    “应该的。”

    老师摆摆手。

    另一位老师则是把毛巾递了过去,洛云轻接过来,一边擦汗一边说:“谢谢老师。”

    “恩,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先喝点水休息片刻。”

    “明天开始教你新的舞蹈。”

    “新舞蹈?”

    洛云轻的双眼立刻绽放出了亮光,那种华彩连绚烂霓虹都不可匹敌,衬的她整张脸都美丽异常。

    饶是两个老师见惯了,依旧不可避免的惊艳。

    “洛,你真美!”

    眼睛是最美的,竟像是漩涡,看进去就不可自拔了。

    洛云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老师夸奖。”

    按说老外的眼光和国人的不一样,她还以为她这长相并不得老外喜欢,可两位老师不知怎的,第一次见到她就惊艳了。

    甚至还总说她是不是混血。

    洛云轻活了十八年都没谁这样说过,两位外籍老师却一眼就发现了,她的轮廓眉眼较之国内女性更深一些,尤其是她的眼睛,隐约有几分混血感。

    即墨父亲是混血,只是混的不明显,到她这里就更不明显了!

    想起父亲,洛云轻蓦然觉得有点儿……思念了。

    回头给他打个电话吧。

    洛云轻一边在心里估算着时差,一边跟两位老师说话。

    其实她还想继续跳,本来就意犹未尽,再一听老师说有新舞蹈了,她更是按捺不住了,难得的缠着老师,磨着她们,说想尝尝鲜。

    简直就跟个孩子似的,那一双眼睛看着人的时候,简直带有催眠的魔力!

    老师越发的宠溺了,摸摸她头发,刚想答应。

    门口就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洛云轻。”

    “嗯?”

    洛云轻偏偏头,从老师的肩膀看过去:“沈霍?”

    这是她意想不到的人。

    沈霍却半点没有突然登门拜访的自觉,双手抄兜,靠在玻璃门板上,吊儿郎当的笑:“你昨晚不是说要请我吃饭,我就来找你了。”

    “我说的是周六……”

    而且是和贺擎一起呀!

    沈霍两手一摊:“那就周六再吃一顿,谁请都行,但是现在我都已经来了,你看着办吧。”

    “……”

    这语气,真是有够无赖的。

    换以前洛云轻肯定烦他!

    现在却只觉得挺有趣,满满的包容之心。

    她想了下,说:“那你稍等我一下,我先给贺擎打个电话,问他今天有空没?”

    其实多半是没有的,早晨他连送她都没来得及,抱着她狠狠亲了几口就先走了,据说是之前拿下的那块地皮要尽快进行工程,正在核对预算呢。

    涉及到金钱,肯定是大事,算了,不吵他了。

    电话最终没打出去,洛云轻握着手机想了想,回眸:“沈霍,贺擎今天很忙,要不……”

    “我反正都来了,今天这顿饭肯定要吃!”

    “我没说不请你吃,你别着急。”

    嘴角噙着一丝无奈,洛云轻摇了摇头,然后说:“我只是想说,要不我把我哥叫上吧。”

    “你哥?谁?”

    “楚和陈。”

    “他?”

    他什么时候变成你哥了?

    其实沈霍想问的是这个!

    但顾忌着还有俩金发碧眼,他没出声。

    洛云轻看出他的欲言又止,淡淡一笑:“一时半会说不清,回头再跟你解释,你先说行不行吧?”

    “行。”

    沈霍几乎没做犹豫就点了头,洛云轻的颊边浅浅笑出个酒窝,她就喜欢干脆爽利一点的人。

    沈霍这点深得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