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帝少的盛宠 > 第643章 643:她在撒娇

第643章 643:她在撒娇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尊帝少的盛宠最新章节!

    第643章643:她在撒娇

    “贺擎……”

    洛云轻有些无奈了,要说这男人有时候也确实很气人,饶是她私心里想全部向着他都不得不承认啊!

    再一看即墨烈,脸都黑如锅底了,可不就是气大发了?

    她刚刚费的那些唇舌,只怕又白搭了。

    在心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洛云轻心说,她真的好困好累啊,她想去见周公啊!

    贺擎到底懂她,连她心底的叹息都听的见,他俊脸微微僵了一下,大概也是意识到自己添乱了,指尖轻轻摩挲了两下洛云轻的手,他低眸。

    眼底分明写着——“我不轴了,老婆你别生气。”

    “扑哧。”

    很轻的笑了出来,洛云轻用眼神宠爱了她一下,紧接着便又看向了即墨烈。

    他正为着她突然的轻笑而诧异呢,这会她眼睛看过来,他马上就收住表情绷起脸,装出一副“我很酷我很冷漠我很严肃并不爱说话更不喜欢八卦”的模样。

    严肃倒是真挺严肃的,气场也确实足够强大,殊不知洛云轻胆大,又经过了贺擎的洗练,半点害怕都没有!

    不过她也没再笑了,菱唇微抿,她直视着他,一字一顿说的异常认真:“不要再斗了,我们讲和,好吗?”

    “如果我说不呢?”

    即墨烈其实心里已经有些松动了,可他非得拧巴着,问出这么一句。

    洛云轻本来也没奢望他一下子就答应,倒是一点没受打击,继续说:“接受或者拒绝的权利都在你,我没办法强迫你,只是我的建议是讲和,不仅仅是你和贺擎之间,还有我和你之间。”

    “你和我之间,原也没什么,都是因为有个他,才弄的现在这般,针锋相对。”

    即墨烈其实还挺气的:“真要说起来,你和我才是一家人,你身体里和我流着相同的血,你我本该相亲相爱团结一致的,却为何你为了他……”

    “这点您说错了。”

    摇了摇头,洛云轻缓缓启唇:“他和我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你……”

    “血缘什么的我确实不能否认,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深浅,从来就不是以血缘来论断的,就好比我和楚可人,在楚老爷子老太太两口子心中,很明显就是楚可人更亲近,生不如养,养育多年的情感累计,哪里是我能比得了的?其实他们又何尝不知道,我身体里还流着一半的楚家血呢?”

    楚家确实是一半,余下两位父亲,另外分了那一半,只是这话洛云轻不可能去跟即墨烈讲。

    关于她身世的另有隐秘,她短期内也不可能会告知他的。

    一切全看父女两个是否有缘,能否相安无事。

    “你拿楚可人那种东西出来说干什么?”

    即墨烈明摆着不乐意:“我和她能相提并论吗?”

    “只是举个例子罢了。”

    忍着要揉额角的冲动,洛云轻在心底幽幽一声叹息,简短接触的这几分钟之内,她就发现了这个父亲好几样臭毛病。

    真不想惯着他!

    但现在处于讲和期,洛云轻还是分的清轻重急缓的,轻声安抚了下即墨烈,她继续说:“我只是想说,血缘并非唯一认定的存在,说句你肯定不会喜欢听到的,在贺擎和你之间,我必然是选择贺擎的,在我心里,他才是我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洛云轻直白起来也是不怕戳人心窝子的,一句接一句毫不客气的往外兜——

    “我和他相爱相知,注定要相守一辈子的,现在又有了孩子,我们就是一个小家庭了,我跟谁不好都会跟他好,至于相信相爱团结一致什么的,就更是先跟他。”tqR1

    而不是你。

    “你!逆……”子!

    即墨烈刚想这样骂,但转而想到这是女儿非儿子,那个子字就卡在喉咙里了,满脸憋屈。

    洛云轻倒是心情轻快了些,她觉得她可能大概能把握住跟这位父亲交谈的秘诀了。

    在心下把这当成了一门学术来研究,她迈出了探索的第一步,体验还不错。

    于是决定主动走出第二步——

    嘴角浅浅一翘,对着即墨烈露出了她的第一个笑,她眼睫毛微微扑棱了两下。

    即墨烈颇受震动,五脏六腑皆是颤了一下!

    这……

    洛云轻一看他表情就知道有戏,当机立断的开启第三步——

    声音软了些,带着点示好,她近乎温柔的说:“难道你就不想多一个女儿绕欢膝下,以后老了照顾你孝顺你吗?”

    “我……”

    不!

    即墨烈潜意识里是拒绝的,当然,是他自以为的潜意识。

    在事实上,他是——向往的。

    几年前自母亲过世之后,他再无家人,身边那些所谓的亲人也都不过是盯着继承人这个位置去的,各种嘴脸他早看够了,厌恶不已。

    他以为他对家庭早已丧失希望,却不曾想,被洛云轻这一句话就勾起了向往。

    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能说出拒绝的话来。

    然后就看到洛云轻嘴角边的弧度翘的更大,眉眼间甚至是有些许飞扬的,她声音里面也都是笑:“如果讲和的话,我会尝试去接纳你,把你放到我父亲的身份上去对待,我会逐渐跟你亲近,变的孝顺,我甚至会喊你爸爸。”

    “爸……”

    这字眼太过陌生,叫即墨烈有些恍惚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他像是踩在了云端之上,有些飘飘然了。

    可是天煞的,她分明还没喊啊!

    还没被打动?

    在心底捏了下拳头,洛云轻再接再厉:“不止我,还有贺擎,他娶了我,跟我是一家人,我的父亲就等于是他的,我都接受你了,他当然也会去努力接纳你,让自己变成一个孝顺懂事的好女婿的。”

    “这样,您不仅仅是多了一双儿女,您是多了一个家,一个可以卸下一切心防,惬意放松的家。在这个家里您可以感受到人间最平凡也最珍贵的亲情,这样不比一见面就针锋相对要好吗?这样不比终日提着心去斗来斗去的好吗?您说呢?”

    即墨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听力出了岔子,否则为什么会觉得她的声音比刚才还更温柔了些,甚至透着一丝……娇。

    她在撒娇,以女儿的身份在对自己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