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帝少的盛宠 > 第1927章 1927:爱很怪

第1927章 1927:爱很怪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尊帝少的盛宠最新章节!

    “你好霸道。”竟然连她的思想都要控制!

    倚在贺加贝的怀里,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苏暖心极其小声的嘟囔了句,虽是抱怨,可那淡雅的声线之中,却裹着浓浓的蜜汁甜韵……

    “那你到底答不答应?”

    低下头,垂眸凝向苏暖心,好不容易淡定了下来的贺加贝,在迟迟等不到她应允之后,再度炸了毛。

    “我答应,当然答应,你别急嘛。”

    抵着贺加贝的膛,苏暖心软软娇嗔着,这男人,总是这么急躁。

    凑过去,苏暖心启着唇,在贺加贝耳边轻柔低语了句,让他,蓦然一震!

    附在贺加贝的耳畔,苏暖心轻哑厮喃道:“从今后,若非死别,绝不生离。”

    是的,从今往后,若非是死神来索取她的性命,她不会再与他分开了……

    他说的很对,除却了妈妈这个唯一会让她心生退缩的因素之外,她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担忧了,即是如此,以她对他的深爱程度,又怎么能够再舍得离开?

    她连他的疏离都受不了,更何况是生离之痛?

    其实,这句话,她本该在早些时候就说的。

    只是,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总有丝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会受到阻碍,这才迟迟未曾开口,现今想来,就是这件陈年旧事了……

    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一切都已经解决了,她再无后顾之忧,只要他会善待妈妈,一切,就都只剩下幸福了。

    动着唇,贺加贝的心底,狂喜四溢……

    好动听的一句话,好珍贵的一句话!

    他家的宝宝,看似很好说话,可事实上,却从来都不善于说过多的情话。

    似乎与说相比,她更喜欢从行动上去付出,让他感知到她的温暖与爱意,所以有些时候,他难免会觉得挫败,怎么想要听听他家老婆的一句情话,就这般艰难?

    可是方才,就在方才,她竟然做出了这种承诺!!

    心中的狂喜不可抑制,贺加贝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道,健臂横亘在苏暖心的腰背上,将她搂的紧紧的,紧紧的……

    他想,他也不能免俗,终究还是需要情话哄慰的,其实爱情,从来都是如此,爱,就要大声说出来,否则一旦失去,追悔终生!

    “宝宝……”

    蹭着她,贺加贝不住的亲昵低唤着她,千言万语,在此时此刻都太过苍白,唯有爱怜,满腹满心的爱怜,才能表达他的激动与感动。

    只是有句话,他这一生,都只会隐埋在心底最深处……

    虽说,她如果不要他了,他便和她一起死,可是,如果换成另外的情况,那么,他只想比她晚走一步,只一步。

    不是他贪恋多一秒的生命,而是,他不舍得让她去承受他先离去的苦痛,而且他也放不下她,暖心是没了他,她该如何生存?

    她的心,又会有多痛?

    那种苦楚,他即使不去细想,都剜心一般的疼痛,他舍不得的,也不忍心。

    所以,唯有比她晚走,而后他随着她一起,他此生,才能真正的了无遗憾……

    爱的太深,自是如此。

    情愿一个人,背负全天下的疼痛,都要让你微笑着,在人生道路上的最后一秒呼吸都是清甜。

    这,就是贺加贝的爱。

    可他不知道的是,苏暖心心里其实也是这般想的,和他的想法,简直如出一辙。

    只是,她也不会说,只会坚持,并且坚守,直到生命的尽头!!

    抱着苏暖心亲了好一会儿,大掌肆意游走着,贺加贝揩油揩了个彻底,这才稍稍收敛了起来……

    “可我还是不爽,你自己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把苏暖心都欺负遍了,贺加贝这才算起了事后帐,低哑的声音幽幽传进苏暖心的耳朵里,简直让她哭笑不得……

    这个大赖皮!

    耍起赖来根本无人能与之相匹敌!

    油水都被他揩光了,还好意思说怎么惩罚她?

    “我现在带着球,你舍得罚我?”

    笑意吟吟的抵着贺加贝的鼻子,不停的蹭着,苏暖心的绝美容颜似醉桃,染满了屋外天空之中的绚烂霞光,眉梢眼角的笑,却分外的俏皮……

    她摆明了是故意的,仗着自己有了身孕,贺加贝饶是再起了火,也不敢动她分毫,这才如此这般的肆无忌惮!

    瞧,她不仅在言语上挑衅贺加贝,甚至于还在行动上,故意去……撩他!

    苏暖心气息微急促,故意凑过去在贺加贝的耳畔吹着气。

    “哦…你这个妖精!”

    贺加贝急红了眼睛,却又完全无可奈何,只能干瞪着她着急,借由揩油安抚下……

    可是天知道,他越是揩油,他的小贺加贝就越发的暴怒!

    一刻不停的叫嚣着要快乐!

    只是,他不敢啊!

    饶是他以往再重欲,此刻也是不敢的!

    每天看得见摸得到却吃不着的感觉,他可算是深有体会了,这种痛并快乐着的幸福,言语是断断无法形容清楚的……

    “乖,别急。”

    将他摁倒在沙发上,苏暖心很是难得的哄起了他……

    其实,她也不是全部坏心眼的逗弄他而已。

    他很贪吃,在一起之后,除了她来大姨妈不方便,他每晚都会要她,完全吃不腻。

    可是自从得知她怀孕开始,他就一直在忍着,一声不吭的,冲凉水澡的次数也逐渐增加,她那么心疼他,怎么可能当真不管他了?

    而且妈妈说,她身边有很多例子,都是老婆怀孕之后,男人憋的难受,就出去偷腥。

    虽然她家的贝贝肯定不会,可是换个角度想,肯定是因为太憋了,而她,自是不想让他憋的太辛苦了……

    好吧,归根究底,还是她太心疼他了。

    可又不能伤害到宝宝。

    所以她就只好换法子喽。

    爱很怪,明明许多以往都会介意的事情,打着爱的名义,却都变的让人不再心生抵触,她对他,即是如此。

    只要他展露开心的笑意,她便心甘情愿的去做任何事情……乍然间,被绚烂晚霞笼罩着的房间内,有彼此的爱恋密语在飘荡,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