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帝少的盛宠 > 第1028章 1028:眼角,触动

第1028章 1028:眼角,触动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尊帝少的盛宠最新章节!

    第1028章 1028:眼角,触动

    而其他楚家人,因为洛云轻的到来站不住了。

    有些也确实如洛云轻所料想的,想闹事。

    却被阿诚提前察觉,即刻制止!

    没错,贺擎把阿诚带了来。

    而且不止阿诚,还有其余的下属们,浩浩荡荡的带了十几个。

    那场面一看就非常壮观!

    当然,震慑效果也是很大的。

    可想而知的,楚家那些人就怂了。

    心知这只怕是贺老爷子的意思。

    事实上,别说贺老爷子,就连一个贺擎,他们都是得罪不起的。

    只好忍着。

    哪怕心里再不甘心!

    但只要葬礼能够顺利,洛云轻就满足了。

    她以楚老爷子外孙女的身份,一直守在一边,等到人差不多都拜祭完毕,要将老爷子的棺木阖上。

    一直安静的俨如不存在的楚老太太突然就爆出了大哭声。

    “老爷子!!”

    她喊,嗓子都要破掉了。

    是真的伤心了。

    叫人听的心里可真不是个滋味儿。

    不管前来祭拜是否真心,又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可这样的氛围总是会影响到心情的。

    谁都很压抑。

    而看到楚老太太如此撕心裂肺的样子,也都很不好受。

    陈心蕊更是直接哭了出来,上前去,跟丈夫一左一右的将老太太搀扶住。

    楚和陈没动,眼眶却是通红。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每一寸都在诉说着他的隐忍,他的痛。

    拍拍他肩膀,贺擎与陆子晟一左一右的陪着他。

    而洛云轻,则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看向了楚浅云。

    她还坐着,同刚进门时如出一辙,印象中,似乎压根就没动过!

    腰杆挺直,笔直笔直的,双手也依旧交叠着,放在膝盖上方。

    即便母亲都已经悲恸大哭了起来,她还是那般平静,眉眼之间没有丝毫的变化。

    她又那么白。

    老实说,就跟个假人似的。

    连洛云轻都有一刹那的怀疑——这楚浅云是真人吗?真的是楚浅云吗?

    她心底好奇在翻腾,忍不住瞅着楚浅云,一看再看。

    可她依旧没看出什么,楚浅云淡然无比。

    就在洛云轻都要放弃了,打从心底的认定,楚浅云就是个没心肝的人。

    却忽然的——

    她眼睫毛动了动!

    洛云轻很敏锐的捕捉到了。

    眼瞳猝然睁大,越发仔细的将她盯着,洛云轻持续打量。

    这个时候她也终于发现,其实楚浅云的眼角,是有些微……发红的。

    很轻微的,只那么一点点。

    很容易忽略。

    甚至容易让人误以为那是眼影。

    然,那是眼泪。

    是内心深处伤悲的表现。

    洛云轻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刚进来时看到楚浅云背影那一刹,心底的那一抹异样是什么了。

    是触动。

    那个时候其实她的直觉就已经在告诉她,楚浅云很哀伤。

    只是她太能装了,谁看都像是个毫无反应的路人。

    这一点从众人对她的指责声就可见一斑,都在说她没心没肺,自己父亲去世了都不知道掉一滴眼泪!

    可很多时候,人的情绪并不只有眼泪一种表达方式的。

    对楚浅云这种人来说,可能她也不允许自己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哭泣吧?

    蓦然间,洛云轻就意识到,楚浅云其实是个极为坚强,甚至倔强的女人。

    就像她。

    真的是血缘关系吗,她骨子里到底还是继承了楚浅云的一些东西?

    洛云轻被这样的想法惊到了,同时颇有几分不适。

    说到底,她对楚浅云还很抗拒。

    抗拒到连好的东西都不愿意承认。

    “猫儿?”

    贺擎走过来,从身后搂住她的腰,低眸垂询:“怎么了?”

    背影都透出了情绪,他一眼就看出来的。

    这会再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发现是在看楚浅云。

    他视线也落在楚浅云身上,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忽而,他也发现了她眼角那一星点的嫣红。

    微微眯起眼睛,贺擎的面孔上,一闪而过一丝兴味。

    洛云轻嗯了声,踮脚凑到他耳边,很轻声的说:“她其实很难过。”

    “恩。”

    贺擎收回视线,重新望向洛云轻,与她眼神碰撞间,他微微抬眉:“出乎你意料了?”

    “嗯,有点儿。”

    洛云轻很干脆的承认道:“毕竟她在我心里已经跟没心没肺冷血无情画上等号了,这几天她又一直都不在,所以我惊诧了,但其实……”

    “恩?”

    “其实我还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什么?”

    “暂时还不清楚。”

    摇着头,洛云轻又去看了眼楚浅云,眉头忍不住的蹙了起来:“越看她就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我又一时揣摩不透。”

    说罢她就求助般的望向了贺擎,本能的驱使。

    贺擎抬手,去揉揉她脑袋,沉眉思考了片刻,启唇:“我派人盯着她。”

    “好。”

    确实是该盯着了,这女人实在是太诡异了。

    不论是性格,还是行事作风!

    就好比来参加葬礼,众人都道她是为了遗产而来的,可谁知,送完楚老爷子最后一程之后,她就站了起来。

    很明显是要离开。

    楚老太太急忙拉住她:“浅儿,你去哪!”

    “不去哪,就是想走。”

    楚浅云淡淡的说。

    楚老太太的心都揪了一下,将她手抓更紧,她仰着头,几乎哀求着楚浅云:“浅儿,我心里难受,你爸走了,我就一个人了,我实在是……浅儿,你就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要不您跟我走?”

    楚浅云想了下,竟然这般建议道。

    这话一出口,楚家举众哗然!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由楚家老二,也就是楚良的弟弟站了出来,他怒目圆瞪着楚浅云,很明显是气坏了:“你打的一手的好算盘啊,把妈带走,好让她的那一份遗产也给你是吗!”

    “遗产?”

    楚浅云很不屑的斜起嘴角,看自己二哥竟然都像是在看着一只蝼蚁:“我这一对耳钉,就抵得上你全身家当,一双鞋抵你三年收入,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人吗?”

    “你!!”

    “还有,别把我跟你划为一路,遗产是什么东西,我可瞧不上!”

    她是真的瞧不上。

    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清高做不了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