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帝少的盛宠 > 第969章 969:饥不择食,幼齿

第969章 969:饥不择食,幼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尊帝少的盛宠最新章节!

    第969章 969:饥不择食,幼齿

    贺予城这会就在警局,之前他帮忙破了两个大案子,不仅仅是轰动黎城,乃至是全国。

    因为他的刻意低调,以及对他个人的保护,大家并不知道具体是谁,但都知道警局通过特殊渠道请来了一个非常牛X的人物,据说是天才,脑筋不是一般的好使,那么难的案子都破了。

    关键是一个月内连破两桩!!

    知情人对于贺予城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样的人才,他们可不舍得放过,这不这几天又叫他过去帮忙了?

    倒是方便了这会找人。

    本来一个贺姓就很方便开绿灯,再加上他现在极受重视,寻求帮忙真的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不出五分钟,全黎城的警员就都出动了。

    将环城路的每一个出口都守的死死的,重点找寻含有SA911这几个字母和数字的车辆。

    而贺焰这边,则是叫人来将这四个人带走。

    因为他之前的命令,即墨烈的人就在不远处,倒是来的很快。

    贺焰一看没他什么事了,拽着田恬就往车上去……

    他刚才就已经将她从怀里推了出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整个人都呈现一种神游的状态。

    眼睛好似在看着他,实则完全无神采的。

    乍然被贺焰这么一拽,她脚下一个踉跄,终于回神……

    下意识的去问贺焰:“干什么?”

    “走。”

    贺焰说着又拽了她一下。

    她没有穿外套,只一件薄毛衣,本来就瘦,这样看上去就越加单薄了。

    可贺焰真的是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他甚至都没想到她会冷!

    只是急着要走。

    宁宁还没有找到,他得拽着她指路。

    嘴里也问的急:“宁宁在哪!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

    “她在……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鬼叫什么!!”

    贺焰简直毫无耐心了,是真的凶。

    田恬本能的颤抖了一下,整个人僵僵的站在原地,手颤抖着,指着不远处……

    其实就是那个流氓头子,他像是一条死鱼,嘴角下巴上全都是血,衣服上也有,看上去极为可怕。

    田恬的瞳孔一点点缩起,指着对方他他他的一叠声,颊边的血色一点点的跟着褪却。

    贺焰的心一沉,预感极为糟糕。

    刚想吼过去,让她别这么没出息,不就是血而已么,她自己每个月不得流?

    可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田恬就两眼一翻,腿一软,就这么……晕了过去。

    “靠!!”

    贺焰当场爆了粗口。

    不过胳膊还是本能的向前一探,将田恬捞住了,避免了她摔坏了脑袋。

    本来就傻,根本不禁摔!!

    贺焰在心底狠狠的骂,真的是有一种近乎抓狂的感觉。

    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如此胆小怯懦之人,他实在大开眼界。

    只不过是看到血就晕了,那么面对如此残酷的社会,她到底该怎么生存下去!!

    深眸若冰魄,紧紧盯在田恬的脸上,贺焰胳膊微微动了动,掌心托住她后背,莫名觉得她好软。

    这感觉他只在当初从树上将邻居家的猫救下来的时候有过,太软了,根本就没骨头!

    当然,猫咪是软到让他忍不住想摸。

    一摸再摸。

    可这位怂蛋姑娘却只让他觉得,她就是一滩烂泥!!

    真的是无比想将她丢下撂摊子了。

    可是一想到宁宁……

    该死的。

    咬牙低咒了声,强忍着要丢烂泥的冲动,贺焰转身,大步走向车边,将车门一拉,然后一手就把田恬给托了起来,直接往车里一塞。

    粗鲁。

    粗暴。

    凶!

    就连即墨烈的手下都忍不住咋舌,心说这贺家二少爷脾气这样坏的吗,对着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竟然都没点怜惜?

    瞧瞧他刚才那像是丢麻布袋似的动作,简直跟扛了一整天重物的民工有的一拼啊!

    啧啧。

    真可怜。

    在心底偷偷的为田恬默哀了一下,即墨烈的手下赶在被贺焰发现之前收回视线,紧绷着脸,摆出最为专业的姿态,继续将那四个人抬到车上。

    当然,他们的动作就更粗鲁了,那已经不是塞了,是直接扔!

    很用力的,无比凶狠的,直接往后车厢内一丢!

    也不管那么四个大男人有多挤,又受了多重的伤,反正是硬塞进去了,他们任务完成,将车门一关!

    “二少。”

    带队的负责去跟贺焰交流,指尖在车门上轻轻敲了下,贺焰沉声吩咐:“带去你主子那,他知道怎么做。”

    即墨烈的狠,贺焰是很清楚的,这几个害的他弟妹那般惶惶不安,即墨烈肯定准备了一系列的手段来报复的。

    贺焰无比的放心。

    事实上,若非他还要继续找寻洛宁宁,他倒是想自己亲手来折腾折腾他们!

    在心里暗道一声可惜了,依依不舍的看了眼那关着四个人的车厢,贺焰便上了车。

    看也不看副驾驶座上的田恬,他踩着油门就冲了出去……

    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将手下甩在了身后。

    等他觉得差不多了,没人看见的时候,他将车往路边一停,没熄火,只是停着。

    他自己则是看向了田恬,手伸过去,捏住她下巴。

    她长发披散着,他找她下巴竟然都还找了几秒钟,发丝拂在他手背上,叫他越加没耐心了,捏紧,一个用力往自己这边拽,然后他指尖顺着她的唇往上,毫不客气的往她人中上一掐!

    狠狠的一掐!!

    无比粗鲁的背后,是极为专业的手法。

    即刻间,田恬就醒了。

    几乎是弹坐起来的,下意识的环抱住自己,她睁着一双大眼睛,无比惊恐的看着贺焰:“你干什么!”

    这是女孩儿遇到危险的本能反应,跟对方是谁其实毫无关系。

    可她那个防狼似的动作,还有眼神,着实叫贺焰觉得刺眼。

    长这么大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太傲了。

    这种傲气其实很伤人。

    可他自己不觉得,自我感觉是极好的。

    脸一沉,尤为冰冷的盯着田恬,他再一用力,将她的下巴一掐,逼近就很直接的讥讽:“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对一个未发育幼齿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