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帝少的盛宠 > 第926章 926:苦情的小白菜

第926章 926:苦情的小白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尊帝少的盛宠最新章节!

    第926章 926:苦情的小白菜

    忽然就听到大哥说——

    “叫他来吧。”

    “嗯?”

    洛云轻有些惊诧的看了过去:“大哥?”

    “你没听错,叫他来吧。”

    贺斩风面色淡漠,仿佛只是在说着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然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讶了。

    贺墨炀直接“wow”了一声,特别直白的表达着他的诧异:“大哥你不是跟他最不对盘的吗?虽说最近是没有碰到过一起,可你只要一跟他见面,那必然就是剑拔弩张啊,我以为你是很厌恶他的,怎么会……”

    “岂止剑拔弩张!”

    嗤了声,乔冉皮皮的损道:“一个眼神就像是已经打起来了好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大哥对一个人如此明显的情绪外露呢!要不是大哥妥妥的直男,沈霍更是笔直,我还真要怀疑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猫腻了!”

    众人“……”

    贺斩风:“……”

    自家三妹不靠谱的程度,仅此一句话就可见一斑了,贺斩风很庆幸自己够能忍,对妹妹够宠爱,否则只冲着这一句话,他就该暴起宰人了。

    他跟沈霍有猫腻?

    有TM……

    算了。

    硬逼着自己不要在意,贺斩风收起了心里那骂出了一半的脏话,视线极为清冷的从乔冉脸上划过……

    吓的她当即缩进了椅子里,似乎还在小颤抖呢。

    哈哈。

    贺梨俏特别张狂的笑了一下,满脸的幸灾乐祸。

    气的乔冉恨不得跟她打起来。

    可大哥依旧在用眼神震撼她,她连动都不敢动呢,自是不敢闹腾了。

    抱着双腿,整个人呈现蜷缩状,乔冉眼珠子转两圈,忽而冲着贺斩风嘻嘻一笑,特别狗腿的谄媚:“哥……”

    贺斩风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只当是什么也没看见,也不打算再去跟乔冉计较了。

    冰魄的视线收回,他淡淡扫过众人,很平静的语息说了句:“他是弟妹的朋友。”

    这是他对众人的解释。

    为什么会提出邀请沈霍来家里一起欢度除夕。

    也确实还算有道理吧,是一直照顾全家的大哥会干的出来的事情。

    可洛云轻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眼睫毛扑棱间,她望着大哥,一瞬不瞬。

    贺擎同样望过去,他手搭在洛云轻椅子上,从众人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从背后搂着她。

    夫妻两个齐齐望着大哥,或探究或若有所思。

    惹的众人也都跟着看了过去,对着大哥各种琢磨。

    装的很像那么一回事,实际自己心里根本都是一头雾水——

    这TM到底是在研究什么?

    大哥做了什么让他们可研究的吗!

    贺斩风:“……”

    对这种一聚在一起就会全体变蠢的家人,贺斩风深表无奈。

    他觉得作为唯一的聪明人,随时都能保持着聪明的人,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贺斩风揉了揉额角,近乎绝望的说:“要不要请随便你们,我是不管了。”

    “哈哈哈哈!”

    贺墨炀乐出了声,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

    抿抿唇,洛云轻也是很轻的笑了一声,顺势往贺擎的怀里一靠,她抬起手,捏了捏洛宁宁的脸。

    她一直守在自己身畔,众人怎样她就跟着怎样,傻乎乎的。

    可她再傻也知道,叔叔嘴里的那个他,指的是沈霍。

    她其实也特别的好奇。

    比大家可能都更加的好奇一些。

    因为叔叔和沈霍之间的针锋相对,她感受的最为明显。

    虽然最近几个月吧,叔叔和沈霍有特意的避开对方,他在的时候他就不在,可洛宁宁还是隐约知道,叔叔和沈霍有矛盾呢。

    她也曾经问过叔叔:“是不是讨厌沈坏蛋?”

    叔叔是怎么回答的呢?

    眨了眨眼睛,洛宁宁很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发现竟然现在都能回忆的起叔叔当时的表情——

    眉头微微皱着,好像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下,又似乎什么也没想明白。

    连他自己都糊里糊涂的感觉。

    沉默良久。

    在洛宁宁都快等的炸毛的最后一秒,他也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句:“看情况。”

    看情况?

    洛宁宁是一点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看情况是具体看什么?

    难道讨厌一个人,还要分情况来看的吗?

    不是讨厌就很讨厌,喜欢就很喜欢吗?

    洛宁宁是个直肠子,一根筋,这么复杂的事情,她是不可能搞得懂的。

    至少暂时搞不懂。

    然后她就不去搞啦!

    反正叔叔喜欢她,这就够了,嘻嘻。

    甜滋滋的笑着,洛宁宁睁着一双大眼睛冲着贺斩风直乐。

    薄削如刃般的唇角很浅的勾了一下,回了她一记很浅淡的笑,贺斩风想了下,对她招招手。

    洛宁宁立刻就走了过去。

    不,是蹦了过去。

    小兔子似的。

    声音也很大:“叔叔!”

    大人们都惊了一下,齐刷刷的看了过来,一看又是洛宁宁在耍宝,纷纷露出了慈爱的笑。

    唯独贺斩风的母亲。

    她的眼神很深,灼灼锁住洛宁宁,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贺斩风知道也权当不知道,只看着洛宁宁,抬起手,揉了揉她脑袋,低声询问:“你欢迎他来吗?”

    “他?”

    洛宁宁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是沈坏蛋!”

    “恩。”

    贺斩风再揉了一下她的发:“你欢迎他来家里跟我们一起过年吗?”

    “我……”

    洛宁宁下意识的扭脸去看洛云轻。

    她笑了笑,示意她自己考虑。

    洛宁宁乖乖的去认真考虑了,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有些犹豫的说:“他……他是不是没有家啊?他好像连、连姐姐都没有呢!”

    宁宁以前再苦也有姐姐呢,过年姐姐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给宁宁弄好吃的呢。

    她一点都不觉得苦。

    可是沈霍却连姐姐都没有……

    好可怜!

    洛宁宁自发自觉的脑补出了沈霍孤独一人的场景,苦情的小白菜,在冷风中独自飘零。

    简直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再一对比着自己身处的这一派热闹温馨,越发觉得沈霍可怜的紧,她都难得的想关心他了呢。

    小眉头紧紧皱着,手指头绞了绞,她很认真的说道:“过年不可以一个人的,一定要有人陪着,沈坏蛋好可怜。”

    “那就叫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