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帝少的盛宠 > 第922章 922:撅着屁股忙呢

第922章 922:撅着屁股忙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尊帝少的盛宠最新章节!

    第922章 922:撅着屁股忙呢

    “那你……”

    “就先这样。”

    乔冉一点都没有动摇的说:“我不会去找他的,更不会去跟他说什么我喜欢他,之所以推开他是因为你这一类的,姐,我一个字也不会提及!”

    她再傻也知道这是关乎她二姐尊严的事情!

    贺梨俏久久都没有言语,内心深处的震动,是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她望着乔冉,良久。

    乔冉也看着她。

    不过相比她的沉重,乔冉就轻快太多了,脸上笑盈盈的,眼睫毛扑棱一下,眨一眨眼睛,或者做个鬼脸啦……

    总之就是怎么闹腾怎么来。

    这确实就是乔冉。

    她一贯都是这个样子的。

    只不过贺梨俏最近就顾着躲她,还真挺久没见到了。

    刹那恍惚。

    心底更是对自己再一次的有了埋怨。

    当然,更多的是誓言。

    她默然无声,却又坚定如斯的对自己发着毒誓——以后不论遇到任何的事情,都不会再躲着妹妹了。

    不,是家人!

    任何一位家人,都是她最应该信任依赖的,她再觉得窝囊也不能远离了他们!

    幽幽叹出一口气,揉着乔冉的脑袋,贺梨俏声音很轻,却是大山般的誓言:“冉冉,姐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再躲着你,有任何事情也都主动跟你沟通,你……不要生二姐的气了,好吗?”

    “那可不行!!”

    她乔冉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眨了眨眼睛,乔冉特别俏皮的说:“我可是很小气的,你这样惹我,把我气的大哭一场,还小半年都高兴不起来,我要是这么轻易就原谅了你,那岂不是太傻了一点?”

    “也对。”

    贺梨俏点着头赞同,想了下,她状若玩笑,实则很认真的建议道:“那么你想个法子惩罚一下姐姐吧?”

    “惩罚是肯定的!”

    乔冉笑嘻嘻的拍了下贺梨俏的肩膀:“我这个脑子,鬼点子一大堆,真想要惩罚你还不容易啊?不过嘛,我现在暂时还想不到什么特别有趣的招儿,等回头的,我再好好琢磨几天,到时候你再接招啊!”

    “行。”

    贺梨俏这边一点问题都没有,她表示随时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

    “哼。”

    乔冉又拿鼻孔朝着她哼了声,贺梨俏一脸嫌弃的抹抹脸:“脏不脏啊……”

    “不脏!”

    乔冉越发的嬉皮笑脸了:“我可是最干净的宝宝!”

    “你算了吧,多大人了还宝宝,我看你是老妖婆还差不多。”

    “就算是老妖婆那也是比你小一岁的老妖婆啊,二姐您得先排在我前头!”

    在年龄上,贺梨俏是注定争不过乔冉的,永远都是个输。

    简直快被噎的无话可言。

    乔冉这才真真正正的高兴了,仰着脑袋,哈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

    重又恢复了她的小猖狂模样。

    笑声穿透门板传了出去,正在闷声抽着烟的贺斩风蓦然一顿,夹着烟的手指头也是一紧,他沉默片刻,薄削的唇角,缓缓向上勾起……

    紧紧提着的心,总算是安放如初。

    家是最重要的,若是连内部矛盾都没有办法解决,他这个老大,也没脸再当下去了!

    幸好。

    幸好两丫头都还算争气。

    到底是他贺斩风的妹妹,是他们贺家的后代……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贺斩风将烟塞进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紧接着就摁灭了。

    他没有烟瘾,寻常抽烟也很少,今儿是真的心情不太好,这才来了一根。

    现在事情一解决,他就不乐意闻着这烟味儿了。

    不过他可不知道,楼底下贺焰他们哥几个凑在一块抽着烟呢。

    就在阁楼下一层。

    贺梨俏和乔冉动静闹的这么大,他们怎么可能听不到?

    全都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不过遥遥的看着大哥的身影,他们还是决定不上去了。

    守在下面。

    全体靠在墙上,排排站着。

    谁也没开口。

    反倒是烟,一根根的递了过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哥几个就这么扎堆的抽了起来。

    要不说男人之间的感情,不是烟就是酒呢,凑一块抽烟喝酒的,确实更容易产生共鸣。

    共鸣都有了,感情还远吗?

    就连贺焰他们哥几个,都更黏糊一些了。

    甚至往常一碰头就要掐的贺焰和贺墨炀都粘一块了,举手投足间皆是哥俩好!

    谁敢动我哥/弟,我宰了谁的架势!

    贺斩风走下来一看,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心里其实很欣慰,面上却非得绷着,就跟最严肃的大家长似的,一开口就是极为严苛的厉声一斥:“都把烟灭了,不准抽!”

    “哎大哥!”

    贺墨炀喊了声,下意识就把烟丢地上了,俨如老鼠见到了猫。

    贺焰则是不紧不慢的将烟从嘴上取了下来,夹在手上,没灭也没说再抽。

    反倒是贺予城,坐在台阶上,闷不吭声的继续抽着。

    幸亏贺擎不在,否则他肯定是跟贺予城一伙的。

    不,他肯定更拗,大哥再厉声训斥他也没那么快就服从的。

    他那种人若丢进军营里,绝对是最不服管教也最难管的刺头儿。

    “大哥你在找老五啊?”

    贺墨炀笑嘻嘻的走来:“他在公司里撅着屁股忙呢,个不要脸的,跟着老婆一起休了小半年的产假,公司里的事全堆一起了。”

    “恩。”

    点点头,贺斩风继续用眼睛去震慑贺予城。

    贺予城叼着烟,难得露出点痞气。

    结果还没神气两秒钟,就被贺焰直接从嘴里把烟给抢走了。

    他自己倒是吸了一口,然后按着三弟的脑顶,往下一摁。

    贺予城脸一黑,立刻就释放出了冰魄寒气。

    那是他最拿手的,只要真的是毫不克制,简直连贺斩风都有些棘手。

    贺焰这种天天活在枪口下的人,也觉得有些瘆的慌。

    到底是在古墓里来往多了的人,难免沾了些寒气……

    真拿他没办法!

    颇为无奈却又宠溺的摇了摇头,贺斩风微微一挑眉:“走吧?”

    “那俩货呢?”

    贺焰叼着烟头看一眼楼上。

    贺斩风面无表情的说:“该出来自会出来。”

    总归是没事了,不用再管。

    “行吧。”

    贺焰将烟掐灭,顺便伸出手,递给了贺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