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动漫录 > 第二百零四章 我要耍流-氓

第二百零四章 我要耍流-氓

作者:晕血的羔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限动漫录最新章节!

    “社长,我要请假……”

    风雨辰双手重重的按在桌子上面,直视着天童木更的眼睛,不容反驳的决定。

    “不行……”天童木更果断的拒绝了,最近她终于真正的过上了大小姐的生活,而这个‘幸福’生活是建立在风雨辰的‘痛苦’打工上面的,没有了风雨辰,天童木更绝对会再次过上那种穷酸潦倒的生活的。

    “已经持续两个星期了,本人已经完成了半个月,将近两百多只原肠动物的斩获了!社长,你要体谅我啊,太狠的话,我这个‘聚宝盆’就会累死的了……”风雨辰顿时装作一副病秧子的样子……

    “不行,对了,今天我还要到商场里面购买衣服,唉,最近收入多了,多买几件漂亮的衣服……也应该考虑买辆林肯了……”天童木更无视了风雨辰的请求。

    “你特喵的再不让我放假,我就耍流-氓了……”风雨辰直接赤果果的威胁起来。

    天童木更张开双手站到风雨辰面前,无所谓的说道:“请来吧,我允许你非礼我,不过你这月工资当作我的精神损失费吧……”

    “……”

    一瞬间风雨辰一副瘪了的样子,又是这种威胁,太黑了,难道自己一个堂堂大男人要被这个家伙耍到底么?

    貌似里见莲太郎已经认栽了,灰太郎先生已经硬挺了下来了,真是一个有毅力的太郎先生啊。

    好吧,强硬的不行,打感情牌吧……

    风雨辰顿时一脸正经的说道:“社长,说正经事,今天我来这里跟你请假可不是玩的。我也理解社长你的辛苦(辛苦个屁),照顾整个公司不容易(才怪),其实我是想到外围区看看那些被诅咒的孩子们,想给他们送点吃的,天气凉了。有几件棉衣也好啊,所以……”

    “真得?你没有骗我吧?”天童木更顿时犹豫了,要真得是这样,那她还是可以给风雨辰放假的,毕竟那更加重要啊,那些没有人关爱的孩子们。真得是很可怜的。

    风雨辰确定的点点头,说道:“是啊,不然你以为呢?我之前跟你说过吧,社长要是不相信,那么你跟我一起吧,我不太清女孩喜欢什么东西。社长帮忙一起选一下,好吧?”

    天童木更无奈的点头,说道:“走吧,貌似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呢,真得拒绝了,岂不是说我是坏人了么?不过你给我记住了,这不是约会。懂了么?”

    “我知道,不是约会,放心,我肯定不会多想的,我是不会有那种作死的想法吧,想想未来家里财政被木更小姐抓在手里,然后我像一个老牛一样干活,我就有点恐惧,那简直是世界末日,还是小日向乖一点啊(不过。最近跟着蓝原延珠一起大手大脚的花钱了,坑爹的延珠酱,还俺一个纯洁的小日向)……”风雨辰顿时吐槽起来。

    “你……”

    天童木更顿时伸出白皙的小手在风雨辰的腰间用力拧了一下,说道:“浑蛋,我有你说得那么黑心么?三天不打。你皮痒了么?”

    “咝……轻点,我的肉……”

    风雨辰顿时求饶起来,这个家伙最近怪怪的,总是欺负他,常常以此为乐。

    天童木更和风雨辰两个人现在的样子,和打情骂俏的情侣还真是有些相似,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发现,而且也不会承认。

    “好了,走吧,今天暂时歇业,真是的,又有好多客源要浪费掉了,钱啊……”天童木更顿时有点心疼的说道。

    风雨辰感觉天童木更最近犯财迷了,真是的,有这么厉害么?

    “木更,我身上可是没有钱啊,所以只能从公司上面支取了,我最近干了这么多活,应该有很多钱了吧,拿出一点分给那些孩子们吧,能够尽一份力就尽一份力量好了。”

    “嗯,我明白的,走吧……”

    走出了公司之后,风雨辰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带着天童木更向着一个商场驶去。

    一路上,风雨辰的后背算是享受到了一场舒服的按摩,天童木更那高耸的柔软不断的撞击着他的后背,让他有些脸红,唉,骑单车果然最棒了。

    其实风雨辰请假的原因还有一条就是赚外快,没有办法,没钱了,他和东京区的民警们谈好条件了,只要他今天不出去干活,那些民警们一人就要支付风雨辰一千日元,一瞬间便是几十万日元到手啊,唉,这算是保护费吧,风雨辰可是威胁他们谁不交保护费,他就专门抢谁的猎物,让他们无钱可挣。

    风雨辰也决定学习天童木更了,心要黑才有钱赚,饿死别人,撑死自己。

    带着天童木更来到了商场之后,风雨辰和天童木更首先是选择了十几件小萝莉的衣服,然后买了一些水果加上一些蔬菜还有一些袋装食品,买了几乎一个小车了,然后吩咐商场的人送到了三十九区那里。

    刚刚到三十九区风雨辰便看到了一堆小萝莉坐在碎石砾上面看着外围的那碧蓝的大海,一个个露出了孤独寂寞的眼神,以及想要被人认可的渴望,她们身上的穿着朴素,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样子,有的抱着一个破娃娃,仿佛那成为了她们唯一的寄托。

    她们无助着,彷徨着,不知道命运的长河向何处流淌着,没有明天,过去只是一片空白,现在有的也只是凄凉,没有人懂得她们,没有人理解她们,被抛弃,被诅咒,被厌恶,被隔离……

    风雨辰和天童木更相视一眼,顿时从各自的眼里看出了同情,这一瞬间,两个人拉住了手,仿佛做了坚定的决定,一定要让这些孩子们幸福起来,哪怕仅仅只是一丝丝的幸福,那也已经足够了,他们要拯救这些孩子们。

    “你们是?”

    这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长得不高,顶着一头白发但还没有驼背,佩戴一副眼镜,给人一种知性的印象,他手里拄着一个底部带有橡胶垫的木杖,脸上带着平和的微笑向风雨辰和天童木更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