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613章 我绝对不单独见她

第613章 我绝对不单独见她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613章 我绝对不单独见她

    傅奕臣脸色难堪,一字一句的按照店员教的,试图声情并茂,饱含感情的背诵出这些话肉麻兮兮的话。

    但是声音是僵硬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讨债。

    他这副样子,令苏蜜没忍住唇角抽了下,她抬眸看着傅奕臣。

    “这些话谁教你的?”

    她总算肯开口了,傅奕臣惊喜的上前了一步。

    “咳,你听出来了?都是卖花的店员教的,她们说,我说了这些话,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他有些尴尬的说完,硬将花塞在了苏蜜的手里。

    “你还生我气吗?”

    苏蜜抱着花儿,闻着那束娇艳黄玫瑰散发出的香味,也许鲜花真的能够让女人心情变好。

    她看着傅奕臣,问道,“你刚刚去了哪里?”

    “阿行明天要回军营,喊我过去喝了两杯茶。他还拜托我们抽空时,多去看看小希。”

    苏蜜一怔,所以,他并不是接了田蜜儿的电话,就跑去找田蜜儿了?

    刚刚她听到了田蜜儿给他打电话的声音,没几分钟,傅奕臣就离开了别墅,她还以为傅奕臣是去找田蜜儿了。

    原来是她误会了吗?

    苏蜜不动声色的闻了闻,确实也没在傅奕臣的身上闻到什么酒味和脂粉味。

    确定了这个,瞧着神情微紧绷的傅奕臣,苏蜜突然不想再计较了,真的很累。

    “我知道了,花……还不错。”

    傅奕臣怔了一下,面上浮起惊喜。

    “你原谅我了?真的原谅我了?”

    他说着倾身就将苏蜜抱了起来,高兴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儿。

    苏蜜举高了花束,捶打他的肩膀,“你别高兴的太早,放我下来,我还有话要说。”

    傅奕臣挑眉,他将苏蜜放在了床上,苏蜜将花儿放在一旁,扫了眼想在一边坐下的傅奕臣。

    傅奕臣脸色一僵,动作一顿。

    苏蜜用眼神示意了下,他迟疑了下,双手插兜,站在了她的面前。

    傅奕臣摊了摊手,宠溺道,“好吧,我站着,你说吧。”

    “刚刚田蜜儿是不是喝醉了酒,在电话里找你?”

    傅奕臣怔了下,没想到苏蜜要盘问的是这件事,他点头,“是啊,她大概是心情不好,去酒吧买醉,我将地址发给了秦铭。”

    苏蜜听他这样说,心里那点不舒服便消散了一些。

    “你做的不错,往后没有我在场,都不准你和田蜜儿单独接触。”

    傅奕臣,“……”

    苏蜜的醋意很明显,戒备也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傅奕臣有些纳闷。

    “我真的只拿她当妹妹看。”

    “我知道你拿她当妹妹看,可是她呢?谁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一个女孩子,喝醉了酒第一个想到的,应该不会是哥哥吧?”

    虽然闹闹的事情,苏蜜也觉得应该是秦铭做的,但是和田蜜儿的几次接触,都闹的很不愉快,苏蜜本能不想傅奕臣和田蜜儿多接触。

    “你想多了,你可能不大了解蜜儿,她小时候就是特别单纯,不会说谎的……”

    傅奕臣看着苏蜜无奈的笑着解释,只是他话没说完,就被苏蜜抬手打断。

    “你不答应是不是?你既然这么喜欢和她单独在一起,这花儿你拿去送她好了!”

    苏蜜说着将那束黄玫瑰抱起来,往傅奕臣的怀里塞。

    傅奕臣好不容易送出去的花儿,哪有往回收的道理,他吓的一跳三步远。

    “我绝对不单独见她!”

    见他恨不能赌咒发誓了,苏蜜这才有了笑容,将花儿收了回到,指使傅奕臣。

    “去给我准备个花瓶,装点水,放在飘窗上,我要将花儿插进去了。”

    翌日,傅奕臣刚到帝业办公室,宋哲就快步进来。

    “是不是我让你查的事,弄清楚了?”

    傅奕臣脱下西装,挂在衣架上,沉声问道。

    “少爷,我仔细查了查秦少那只猫。静静确实经过驯养,上厕所时自己会跑上马桶,会和人握手,帮人叼脱鞋,还会配合中枪倒下的动作……虽然我没有查静静在秦少的指使下袭击人的先例,但是那猫既然会这么多的东西,按理说被指挥着伤人应该也是不在话下。”

    “果然!”傅奕臣听到汇报,脸色顿时就阴霾了起来。

    一只猫而已,是没可能通人性的听懂人话,还去袭击苏蜜替闹闹报仇的。

    既然兽医已经确定,静静不是被人喂了东西发疯。那么就一定是受到了人的指使!

    而苏蜜受伤时,秦铭是在现场的,静静是秦铭的猫儿,除了秦铭会这样做,有能力这样做,还能有谁?

    “去,看看秦铭现在在哪里,另外,再给我准备一样东西。”

    傅奕臣神情一片阴霾,沉冷着声音吩咐宋哲。

    秦铭的私人别墅里。

    一早,秦铭敲开田蜜儿的房间,端着早餐走进来。

    田蜜儿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头发垂落着,整个人都褪去了平时的乐观明媚,变得黯淡无光。

    “蜜儿,吃点东西吧,都过去了就不要再多想。”

    田蜜儿撕扯着头发,有些崩溃的哭道,“怎么会过去了,这样的事儿,一辈子都过不去!过不去的!”

    田蜜儿痛苦的哭着,又有些惶然的看着秦铭。

    “秦铭哥哥,你说我会不会怀孕?我不会怀孕吧?”

    秦铭见她情绪激动,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给予她安慰和力量。

    “不会的,昨天半夜不是都已经吃过避孕药了,没事没事的,不是你的错!”

    他安慰着田蜜儿,田蜜儿却并没有得到安宁,反倒揪扯着秦铭的衬衣。

    “我脏了,秦铭哥哥,我觉得自己好脏啊……呜呜,怎么办,我觉得再也配不上小臣哥哥了……”

    听她这样说,秦铭双拳紧握,身影僵了一下,只觉心如刀绞。

    “蜜儿,你胡说什么!是他配不上你,他现在就是一个色令智昏的糊涂男人,还有两个私生子,他这样根本就配不上你如此的等待和用情!”

    “不是的……呜呜,是我,你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你们男人都一样,喜欢干干净净的女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没人要我了。”

    秦铭听着田蜜儿撕心裂肺的哭泣声,眉心蹙起,咬了下后槽牙。

    “蜜儿,我们结婚吧,我不介意!”

    田蜜儿猛然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秦铭。

    “秦铭哥哥,你说什么?”

    “我说,你嫁给我,我不介意。”秦铭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