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597章 连你都不相信我

第597章 连你都不相信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597章 连你都不相信我

    秦铭分析道,他的说法,也正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

    不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由,能够解释闹闹疏远田蜜儿,却亲近苏蜜的古怪行为。

    “苏蜜,小臣哥哥已经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还要嫉妒,还要容不下小臣哥哥送我的一只猫……我和小臣哥哥真的没什么的。”

    田蜜儿伤心又难过的掉着眼泪,委屈的质问苏蜜。

    “我没有!要我说多少遍!我没有那么做!”

    苏蜜只能一遍遍强调这个,然而连谢老太太都沉默了。

    吴雅言对苏蜜本来就有偏见,此刻看她的目光更是锐利。

    田哲申和高晓梅当然更心疼自己的女儿,也恼怒苏蜜害了养了近二十年的闹闹。

    他们看着苏蜜的目光谴责又失望,那些看热闹的佣人,就更是不掩惊异和鄙夷了。

    “呵,就算你们都怀疑我,也总要拿出一些实际性的证据吧!”

    苏蜜心里充满了冷意,她不明白,为什么平时对她和颜悦色的长辈们,这时候全部都选择了怀疑。

    “不要再说了,没必要一遍遍的解释。”

    傅奕臣上前一步,一下子揽住苏蜜的肩膀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苏蜜惊愕的看着他,“为什么不让我解释?连你也不相信我?”

    “不!我信!”

    傅奕臣毫不迟疑的说道,言罢,他擦掉苏蜜眼睫上挂着的泪珠。

    “所以没必要再解释!”

    听他这样说,苏蜜禁不住鼻头一酸。

    真好,起码他还是相信她的。

    “我也相信苏丫头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大家还是稍安勿躁吧,等兽医来了再检查一下看看吧。”

    谢老太太开口说道。

    苏蜜现在也寄希望于兽医的检查了,只希望真的是秦铭在胡说八道。

    她真的没有害闹闹,等到兽医来检查了闹闹的尸体,看秦铭还能不能误导大家。

    “张医生来了!”

    柳妈匆匆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那兽医蹲下给闹闹又检查了一遍。

    “张医生,你快告诉大家结果吧。”

    苏蜜催促的道,她实在不想被大家这样误会。

    张医生站起身来,却肯定道,“这只猫是死于猫薄荷过度使用引起的兴奋致死。”

    他这样说,谢老太太叹了一声,不解的看了苏蜜一眼。

    就连傅奕臣都微微一愣,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呵,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到底是我冤枉了你女人,还是你自己识人不清,一目了然吧!”

    秦铭冷笑了一声,看向傅奕臣讽刺的道。

    “闭嘴!”傅奕臣脸色阴沉。

    苏蜜不置信的盯着闹闹的尸体。

    “我没有做过!就算闹闹真的是被人害死的,谁又能证明一定是我!”

    苏蜜脸色涨红,这样被冤枉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除了你,谁还有这个动机,就凭闹闹只和你亲近就说明一切了!”

    秦铭冷笑一声说着,“你别将大家都当傻子。”

    “我没把你当傻子,我看你就是傻子,自以为是的傻子!”苏蜜气的和秦铭呛了起来。

    她这样,吴雅言眉头愈发蹙的紧。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阿臣,这就是你找的女人吗,如此对待客人?”

    “大舅母,正常客人也不会在别人家里诬陷主人吧?”

    傅奕臣却依旧搂着苏蜜,淡淡的目光扫向吴雅言,吴雅言顿时有些不敢再多说。

    “诬陷?到了这个地步,傅奕臣你还觉得这是诬陷吗?”秦铭反唇相讥。

    “没有证据,一切就都是胡乱猜想,都是不负责任的诬陷!”

    傅奕臣说完没再看众人,揽着苏蜜转身就走。

    苏蜜有些百口莫辩,也不想留在这里一直争吵下去。

    她跟着傅奕臣回到了房间,气闷的坐在床上。

    傅奕臣站在落地窗前,苏蜜看向他,就见他走到了梳妆台那边打开抽屉去拿了一盒烟。

    傅奕臣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自从和她说好戒烟,她就没见他当着她的面碰过烟。

    现在突然这样,苏蜜心里的烦躁和火气就上来了。

    “其实你也不相信我吧?你也觉得是我在猫粮里加了猫薄荷害死了闹闹?”

    如果他真相信她,现在该做的是去查清真相,而不是这样的烦躁和沉默。

    “我没有那样说过。”闻声,傅奕臣蹙眉看向苏蜜。

    “可你就是那么想的!很好,连你都不相信我!”

    苏蜜委屈又气愤,她站起身来,就推了傅奕臣一下。

    “既然你不相信我,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你出去!”

    “苏蜜,你不要胡闹好不好!”

    傅奕臣烦躁的将手里的烟捏断,沉声说道。

    “我胡闹?我胡闹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有做过,现在却被你们所有人冤枉,你不相信我也就算了,还觉得是我在胡闹?”

    苏蜜越说越是委屈,眼眶微微发红。

    她的样子倔强又脆弱,傅奕臣心软了起来,他想,即便她真的做了错事,他也不会责怪她的。

    他揉了揉苏蜜的头发。

    “好了,你不要再想这件事了,我会处理好的。”

    傅奕臣说完,拍了拍苏蜜的肩膀,转身就大步走了出去。

    外头,苏蜜他们离开后,一行人就都挪步去了客厅,秦铭正在安慰田蜜儿。

    而刚刚新来的兽医,已经给闹闹入殓。

    “蜜儿,闹闹的事,谢奶奶很抱歉,谢奶奶给你道个歉。”

    谢老太太坐在一边儿,见田蜜儿哭的伤心,开口说道。

    她这话等于是替苏蜜在道歉,也等于相信了苏蜜害死闹闹的事。

    “谢奶奶,这事儿怎么能怪您,和您没有关系的……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闹闹。”田蜜儿哭的花容失色。

    吴雅言开口道,“怎么能怪你?是苏蜜,实在是太不像话!”

    “雅言,算了。相信苏蜜也不是有意的,大概……她只是想要夺走闹闹,也没有害闹闹丧命的意思。”

    苏蜜总归是救过高晓梅的命,因此高晓梅替苏蜜说了两句。

    “呵,她当然不是故意的,这几日只有她在照顾闹闹的饮食,害死闹闹,她就彻底藏不住了。所以,我也认为,她是无意间猫薄荷使用过量,导致闹闹死亡的。但是难道这样闹闹就白死吗?就算是律法,过失杀人,那也是杀人!”秦铭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