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508章 谁准你跟人学坏

第508章 谁准你跟人学坏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508章 谁准你跟人学坏

    迟阳回到家就听说了黄芸生病被扶着回来的事,他回到卧房,果然见黄芸躺在床上,额头上搭着一块毛巾,虚弱无比。

    “怎么回事?”

    迟阳走过去,关切了一句。

    黄芸这才睁开眼睛,看着迟阳,眼泪就先掉了下来。

    “老公,你的好儿子要把我气死了……我好失败,怎么养出这么个混账不孝的儿子……”

    她说着眼泪不停往下坠,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迟阳皱眉,最近两个儿子明明都不在家里,这又是怎么惹他们母亲生气了?

    “你慢慢说,怎么了?孩子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也不要太拘着他们,他们都是男人了……”

    迟阳见黄芸哭的痛心,便在床边儿坐下,拍着她的肩,安慰她。

    他话没说完,黄芸就情绪激动的打断,“老公,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阿行他……他竟然为了一个居心叵测的女儿,连我这个妈都不要了!”

    迟阳眉头皱的更紧了,“阿行?他不是还在特种军营里?”

    “不是,老公你听我说,就是那个被人轮奸了的白淼淼,她在那件事之后怀孕了!前两天才刚刚生下了一个男婴,她居然欺骗阿行,说那孩子是阿行的。阿行他鬼迷心窍,竟然相信她,现在为了那个女人,连我这个妈都不要了!”

    黄芸情绪激动的说着,又转过脸,指着自己脸颊上的指印。

    “老公你看,那个女人,当着阿行的面,打了我一个耳光,阿行他非但没怪责那女人,还追着那女人跑了,你说他是不是鬼迷心窍了!”

    迟阳脸上露出诧异之色来,“阿行虽然顽劣,但本性还是好的,怎么会这样对你,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若非如此,那个白淼淼好端端的怎么又和她起了冲突?

    迟阳的目光微沉,盯着黄芸。

    黄芸见自己老公竟然也不站在自己这边儿,顿时脸色更差,眼泪掉的更多更快。

    “我能做什么?我不过是让人将孩子抱过来做了个亲子鉴定而已,这难道有什么错吗?是不是我们迟家的孩子,总要弄清楚吧。”

    黄芸理直气壮的说道,她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错处。

    迟阳听了她的话,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亲子鉴定上。

    “结果,那孩子不是阿行的吗?”

    “那可不!我就知道,那个白淼淼一定是想用一个假孩子来骗阿行,阿行他居然被那女人哄骗。现在结果摆在面前,他依旧执迷不悟,还被那个女人哄骗!”

    黄芸气的直捶打床榻,迟阳脸色微沉。

    自己的儿子,难道真就那么糊涂?

    “亲子鉴定,你没动手脚吧?”

    迟阳盯着黄芸问道。

    以为他一向都知道,黄芸反对白淼淼和迟景行在一起。

    因为老爷子答应了迟景行,迟景行去了军队,现在黄芸担心迟景行真通过老爷子达成愿望,迎娶白淼淼,黄芸伪造亲子鉴定报告,也是有可能的。

    “老公?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黄芸瞪大了眼睛,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说完,她转身从枕头底下拿出那份亲子鉴定,掷在了迟阳的身上。

    “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你自己看吧!”

    迟阳拿起来翻了翻,脸色微冷。

    “真的没动手脚?真没动手脚,我去找阿行那臭小子!”

    迟阳将亲子鉴定拿起来,站起身道。

    “老公,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儿开玩笑。我就算再不喜欢那个白淼淼,也不可能让 迟家的孙子流落到外头。要是孩子真是阿行的,我肯定带回来养着,迟家又不少那一碗饭!”

    她说着又委屈冤枉的哭起来,“再说了,孩子就在那里,你真不相信,就亲自再做一遍亲子鉴定好了!”

    迟阳一想也是,依黄芸的性子,真是迟景行的孩子,她只会丢一大笔钱打发白淼淼离开将孩子带回来。

    怎么也不应该伪造亲子鉴定报告。

    “行了,你好好养身体,这件事我会处理。”

    迟阳离开卧房,去了书房,让人查了迟景行的所在,连夜去了医院。

    病房里,迟景行还守着白淼淼。

    白淼淼晕倒后,一直不曾醒过来,但是她睡的却一直很不安稳,好像一直都在做噩梦。

    不时挣扎,出汗,神情痛苦,发出呓语。

    “小希……不要抢我的小希……”

    床上,白淼淼又挣扎了一下,迟景行忙按着她的手,免得她带的跑了针。

    又坐起身来,倾身过去,安抚的拍着白淼淼的肩膀。

    白淼淼像是得到了安全感,渐渐又放松了身体。

    迟景行这才起身,拧了个热毛巾,给白淼淼擦拭了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看着她低声道,“对不起……”

    他就不该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害的她又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和折磨。

    迟景行低下头来,亲吻了两下白淼淼的额头。

    这个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迟景行怕吵着了白淼淼,忙走开了几步来到窗前,拿出手机看,却是傅奕臣的来电。

    他走到外头的客厅,接通电话。

    “阿臣。”

    他的声音沙哑,带着些疲累。

    那边沉默了下,接着响起的却是苏蜜的声音。

    “迟少,淼淼怎么样了?”

    迟景行怔了一下,接着才道,“她还在睡,身体有些虚弱。”

    “小希呢?”

    “小希在育婴室,有医生和护士照顾,暂时没什么大碍。”

    迟景行说完,也沉默了一下,这才又道,“一直没机会和嫂子道声谢。”

    不管是白淼淼怀孕期间,苏蜜对白淼淼的照顾,还是这次的事情。

    相信如果不是还有苏蜜可以依靠,白淼淼所经受的痛苦会更多。

    “淼淼是我的亲人,你不需要跟我道谢。”苏蜜站在卧室外的露台上淡淡的说道。

    言罢,她又道,“跟你打电话,主要是有件事,思前想后,我觉得需要和你说一下。”

    “恩?”

    “就在你离开迟家前去军营之后,你母亲不知从什么渠道得知了淼淼可能怀孕的事,她将淼淼堵截到帝业酒店,狠狠的羞辱了一次,那次如果不是谢老太太插手,小希是不可能出生的。”

    苏蜜将那次,白淼淼被黄芸羞辱的情况简单说了几句。

    白淼淼从来没和迟景行说过这些,迟景行完全不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他脸色铁青,捏紧了手机,掌心渗出黏黏腻腻的冷汗。

    那边,苏蜜又道,“和你说这些,并没有要挑拨你们母子关系的意思,只是也请迟少体谅我的立场,做为淼淼的姐妹,我不能看着淼淼一直默默被欺辱。而且,淼淼当初并没有被轮奸,小希没可能是别人的孩子,伯母手里那份不符情况的亲子鉴定报告,其中一定有误会,希望迟少不要因此误会淼淼。”

    苏蜜回去后,想到黄芸的那份亲子报告,还是担心迟景行会相信他的母亲。

    因此,在傅奕臣进了浴室后,她就用傅奕臣的手机打给了迟景行。

    也好让迟景行知道,白淼淼为他吃了多少苦,还有,迟景行的那个母亲有多能作妖。

    免得白淼淼受了什么委屈都闷声不说,迟景行完全不知道他那个妈有多过分,反倒误会委屈白淼淼。

    “我明白,谢谢。”

    迟景行咬着牙,侧脸冷毅,半响才沉声说道,接着挂断了电话。

    那边,傅奕臣裹着浴巾出来,就发现苏蜜没在卧房里。

    他扭头,去瞧见连接着卧房的露台上,有手机的亮光闪动。

    他随手丢了擦头毛巾,迈步过去,却见苏蜜依在栏杆上,刚刚打完电话,她扭头就看到了他。

    她扬了扬手机,“借用了下你的手机,给迟景行打了个电话,我那儿没他的号码,不介意吧?”

    傅奕臣挑了下眉,靠着门,“我记得我设锁屏密码了。”

    苏蜜闻言脸上浮现了笑意,“我的生日。”

    她刚刚先试了试傅奕臣自己的生日,不对,接着又试了下嘉贝和嘉宝的生日,还是不对,第三次怀着期待又惊异的心情,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谁知道,屏幕真的解锁了。

    那一刻心里像是悄然开出了一朵花,原来,这个男人,将她放在他和孩子们的前面,是第一位。

    “过来!”

    傅奕臣扬了扬眉梢,苏蜜笑着转身,傅奕臣这才看到,她的左手指端,火光微闪,竟然燃着一支烟。

    他脸上轻松惬意的神态顿时一消,眸光锐利盯着苏蜜夹着烟的指端。

    他都忘记了,这女人好像在他离开的一段时间里,染上了一些坏毛病!重逢后第一次见面,她的身上就有烟味,还用烟头烫伤了他。

    他双眸眯了眯,薄唇抿成一条线,舌尖顶了下牙齿。

    “什么时候把我的生日设置成解锁密码的?傅先生,你的银行卡什么的,不会也是这个密码吧?”

    傅奕臣的背后是卧室明亮的灯光,灯影洒在他的头顶,他的俊面和神情都似笼着光晕,有些模糊。

    苏蜜没发现他神情不对,走到了傅奕臣的身边,歪头笑着仰头看他。

    “啊!”

    谁知道,话刚说完,傅奕臣就猛然搂住她的腰,一个转身将她重重的抵在了落地窗上,他的手紧紧攥住她的手腕,用力捏了下。

    苏蜜疼的轻呼了一声,手上脱力,燃着的烟掉在了地上。

    她疼的泪眼迷蒙,错愕又委屈的看着傅奕臣。

    傅奕臣却沉着脸,“谁准你跟人学坏,抽烟喝酒的!”

    他的口气和神情,像教训叛逆不听话的女儿,说完,松开一只手,重重的在她的侧臀上拍了两下。

    苏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