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385章 原来你是这样饥渴的苏蜜

第385章 原来你是这样饥渴的苏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385章 原来你是这样饥渴的苏蜜

    “阿臣,怎么回事?”

    迟景行看到傅奕臣就开口问道。

    傅奕臣简直想翻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一起进去吧。”

    “嗯。”

    两个男人,都面露无奈,并肩往里走。

    “你们这是故意伤人!完全可以判个故意伤人罪!如果我当事人的脸出现情况,我就会代表当事人向法院提出诉讼!”

    傅奕臣和迟景行到时,章玥和王璐娜的律师都已经到了。

    两个律师正咄咄逼人的冲着苏蜜和白淼淼叫嚣。

    他们又是说律法,又是说已经调了会所视频,证据确凿的,总之不是专业的苏蜜和白淼淼有点被两个律师吓到了。

    两人坐在一起,都有点垂头搭脑的。

    “哟?这是要告谁啊?”

    迟景行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白淼淼抬头,就见迟景行靠在门上,姿态慵懒,轻勾唇角,嘲讽的笑着。

    苏蜜也看了过去,正好看见落后一步的傅奕臣走过来。

    不同于迟景行的锋芒毕露,他在外人面前,从来沉敛的很,气场却可怕的强大。

    他直接推开迟景行,走了进来,一句废话都没,就走到了苏蜜的面前。

    “受伤没?”

    苏蜜忙摇头,红了脸,“不是让你好好躺着养伤吗,你怎么亲自来了……”

    她心虚,声音弱了下来,傅奕臣哼了一声。

    “我不来能行吗?”

    在家里,只会因为不清楚状况更加担心,还养个屁伤!

    “我……我也不是故意惹事。”

    苏蜜揪住傅奕臣的衣角,撒娇一样的轻轻扯了扯。眨巴着眼睛看着他,那样子无辜极了。

    像是在说,别生气了嘛。

    她这样,傅奕臣确实半点气都生不起来了。

    他一把抓住了苏蜜的手,十指相扣,像训斥孩子一样,语气却宠溺道,“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苏蜜嘿嘿的笑,吐了吐舌头。

    那边迟景行已经走到了两个律师的面前,“我迟景行的女人,你们都敢告?信不信我今天就让你们滚出律师界?”

    迟景行的二叔就是法检系统的某位领导,两个律师顿时就瑟缩了。

    “迟少……”

    迟景行瞪了两人一眼,这才走到了白淼淼的身边,“你没事儿吧?”

    白淼淼虽然感谢迟景行来这里,但是他不来,傅奕臣照样能将她带出去。

    更何况,自己出事,还不是都因为迟景行?

    因此白淼淼除了刚看到迟景行,目光一亮,脸上有欣喜闪过,现在已经恢复了冷淡。

    她没回答,迟景行觉得很没面子。

    这要是换旁的女人,早就被他有多远踹多远了,可对白淼淼,迟景行好像都被虐出习惯了。

    他摸了摸鼻子,弯下腰,低声在白淼淼耳边道,“姑奶奶,这又是怎么了?”

    他并不知道黄芸一早给白淼淼打过电话,琢磨了下,还以为白淼淼是因为章玥在生气。

    他心里对章玥更厌恶,也更没忍耐度了。

    谁知道这时候,章玥和王璐娜两人偏偏就送上了门。

    “现在就把她们关进牢里去!马上!”章玥还没进来,走廊上就响起她尖锐的声音。

    章玥和王璐娜刚刚去处理脸了,不得不说那个三无产品真的很厉害。

    章玥和王璐娜保养的太好,一碰上这种东西,皮肤简直没一点免疫力,现在整个脸都红肿红肿的,还痒的厉害,一颗颗红痘痘正以可见的速度冒出来。

    虽然脸上已经涂抹了抗过敏的药膏,但是完全没用!

    “白淼淼!你这个贱人!我撕烂你的脸!”

    章玥冲进来后,没能看到白淼淼,因为白淼淼被迟景行给挡在了身后。

    “我靠,这哪儿来的猪头!不是说建国后不能成精了吗?怎么母猪精都攻占了警察局!”

    迟景行看到章玥,面露惊吓,毫不客气的话,顿时就让章玥想一头碰死。

    被喜欢的男人这样取笑,不仅仅是羞辱,更是痛苦难堪。

    反观被迟景行小心翼翼挡在身后的白淼淼,章玥嫉恨的发狂。

    “迟景行!你会后悔的!”

    章玥没办法顶着这样一张脸,站在迟景行的面前。

    她哭着说完,捂着脸就跑了出去。

    而后头跟来的王璐娜,在看到傅奕臣的身影后,没往里走就挡着猪头脸灰溜溜的离开了。

    因为她很清楚,傅奕臣一来,她根本讨不了任何好。

    章玥和王璐娜一走掉,两个律师也偷偷溜了。

    傅奕臣搂着苏蜜,问警察,“能走了吗?”

    “其实错也不全在苏小姐和白小姐的这边,还烦劳傅少和迟少走了一趟,可以走了,可以走了。”

    负责的警察忙说道,傅奕臣点头,搂着苏蜜便往外走。

    白淼淼站起身来,绕开迟景行就走,迟景行追了两步,也搂住了白淼淼。

    白淼淼挣扎,迟景行加重了力道,“是不是女人啊,学学人家!”

    他说着指了指前头小鸟依人一样窝在傅奕臣怀里,被傅奕臣带着走的苏蜜。

    “嗷!”

    白淼淼直接抬脚在迟景行脚上踩了一下,“想要小鸟依人的,找章玥去啊,她肯定特别的小鸟依人!”

    “就她那个猪头样儿,还是别了,我会被吓出尿来的。”

    迟景行说着凑近白淼淼,“宝贝,你是怎么做到的?章玥的脸怎么就成了那个样子?”

    “呵呵,心疼了?”

    白淼淼冷笑,迟景行忙摇头。

    他只是害怕哪天惹了白淼淼,白淼淼也将他的脸捣鼓成那样,太可怕了。

    白淼淼扫了他一眼,好像洞察了迟景行的心思,白了他一眼。

    “放心,对你,我只会直接动刀子,我手术刀用的最好!”

    迟景行,“……”

    前头,苏蜜被傅奕臣搂着,倒是想起了上次自己和白淼淼进警局的事。

    当时也是傅奕臣将她接出去,而迟景行呢,带走了白淼淼。

    “笑什么?”

    傅奕臣低头看着莫名发笑的苏蜜,问道。

    苏蜜依着他,“只是想起了上次来警局的事儿……觉得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你是说上次你在车上勾我车震的事儿?”

    傅奕臣挑眉,看着苏蜜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好像在说,苏蜜原来你是这样饥渴的苏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