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378章 嗯,想你了

第378章 嗯,想你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378章 嗯,想你了

    苏蜜从谢老太太的房间出来就接到了刘淑珍出车祸,已经送到医院急救的电话。

    虽然刘淑珍对苏蜜各种不好,苏蜜也早就已经对刘淑珍寒心,但那总归是她的母亲,现在车祸生死未卜,苏蜜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

    “爸,怎么会出车祸?”

    到了医院,就见手术室外,苏振海捂着脸蹲在地上,孤零零的等在手术室外。

    “蜜儿,你来了……”

    听到了声音,苏振海抬起头来看了苏蜜一眼,表情说不出的复杂。

    “有生命危险吗?”

    苏蜜目光盯着手术室,倒是没看到苏振海的表情,再度问道。

    “不知道……你妈进去时人是昏迷的,浑身都是血。”

    他说着,一下子站起身来,抓住了苏蜜,“蜜儿,你妈不会死吧?”

    他好像很惊恐,手劲很大,苏蜜痛的皱了下眉,宋哲就上前一步。

    “松手!”

    宋哲说着就捏住了苏振海的手腕,苏振海吃疼,叫了一声一下子松开了。

    然后他像是受了惊吓,往后退了两步。

    “蜜儿,爸……爸不是故意的。”

    见苏蜜捂着手腕,苏振海小心翼翼的看了宋哲一眼,呐呐的说道。

    苏蜜总觉得苏振海有点受惊过度一样,不过刘淑珍出了车祸,苏振海受了刺激也是可能的。

    苏蜜便没有多想,摇了摇头。这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苏蜜拿起一看,是傅奕臣。

    “怎么还不回来?”

    苏蜜刚刚接起电话,那边就响起了傅奕臣不快的声音。

    苏蜜有些无语,侧了侧身,“我才刚到医院啊。”

    来的时候,傅奕臣想要陪着一起的,苏蜜却没让,他的伤都长不好呢,哪里能陪着她来回折腾。

    “多久才能回来?”

    傅奕臣的声音愈发不满了,苏蜜不觉勾了下唇角,走到了一边儿。

    “我不知道,手术还在进行,不好说什么时候结束,你难道是想我了?”

    她本来就是顺口一问,料想以傅奕臣那别扭的性格,想了也不会承认,谁知道手机里竟然响起傅奕臣低哑的声音。

    “嗯,想你了……”

    苏蜜只觉一股电流传到了耳廓一样,心跳微快,半天她才道,“我会尽快回去的,你好好休息,先挂了。”

    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心里却甜蜜蜜的。

    刘淑珍的手术,一做就是十多个小时,苏蜜等到半夜,手术才结束,见医生出来,苏蜜扶着苏振海上前。

    “手术很成功,但是病人撞击严重,双腿都没能保住,已经截肢……”

    苏振海一愣,苏蜜叹了一声,劝道,“能保住性命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爸,你也别太难过。”

    苏振海抹泪点头,没片刻刘淑珍被推出来,送到了重症监护病房。

    苏蜜站在床前看了刘淑珍一会儿,她头上也有伤,上身肋骨也断了两根,人还没有醒过来,看上去很是苍白可怜。

    苏振海站在苏蜜,目光却一直落在苏蜜的背影上。

    他敢肯定,刘淑珍的车祸,一定和苏蜜有关,是刘淑珍放火得到的惩罚!一定是的!

    “苏小姐,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这时候宋哲上前说道,苏振海忙道,“蜜儿,你快回去吧,你妈这里有我照顾就好。”

    苏蜜没坚持,点了下头就在宋哲的陪同下离开了。

    她上了车,宋哲才道,“刚刚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了,车祸是因为酒驾,对方愿意承担所有责任,交警也已经控制了肇事司机。”

    苏蜜点了点头,“谢谢。”

    苏蜜一路上没再说话,心情有些低落,刘淑珍那个样子,只怕后半生会很痛苦。

    到底是母亲,苏蜜心里也不大好受。

    回到别墅已是深夜,苏蜜小心翼翼的打开卧房的门。

    灯光黯着,依稀能看到傅奕臣躺在床上,好像已经睡了。

    苏蜜怕吵醒他,正准备退出去,换个房间洗漱。

    谁知道黑暗中突然传来傅奕臣的声音,“还不给我过来!往哪儿去!”

    苏蜜吓了一跳,“你没睡啊?在等我?”

    “不然呢!”他说着伸手打开了床头灯。

    苏蜜心里暖暖的,这种不管多晚,都有一个人能够在夜里为你点亮一盏灯的感觉,美妙的不可思议。

    她笑着走向傅奕臣,将自己抛到床上,翻了一下就滚到了傅奕臣的身边,主动抱着他,蹭着他的脖颈。

    她不说话,动作里却全是依恋和感动。

    傅奕臣挑了挑眉,“怎么不说话,刘淑珍死了?”

    苏蜜埋在傅奕臣的肩窝,轻咬了他一口,“胡说八道什么呢。”

    “就她那样,也就你还能当她是妈,要我说,根本就别去医院。”

    傅奕臣却冷哼着说道,苏蜜闷在他肩窝半天没说话,片刻才抬头闷闷的道。

    “我小时候,她好像对我挺好的,我虽不大记得了,但是……”

    苏蜜拧了拧眉,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但是心里却好像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提醒她,妈妈刘淑珍对她很好。

    也正是因为这个,苏蜜总是会对刘淑珍心存希望。她想刘淑珍一定是真的疼爱过她的,只是小孩子的记性差,她忘记而已。不管怎样,刘淑珍对她都有养育之恩。

    “好了,不要再想了,困死我了。”

    傅奕臣抬手揉了揉苏蜜打结的秀眉,翻了个身,用没受伤的一边儿侧躺下,搂着苏蜜的腰,闭上了眼睛。

    苏蜜失笑,“先放开啊,我还没洗漱呢。”

    “唔,别洗了……睡吧……”

    身畔传来傅奕臣含糊的声音,话音没落,他的呼吸就绵长了起来。

    苏蜜扭头看,就见他已经睡着了。明明已经很困了,却还非要等她回来才肯睡,有点像嘉宝嘉贝二三岁的时候呢。

    不过这样的傅奕臣让苏蜜觉得可爱极了,被他搂着不放,她无奈的笑了笑,索性没再洗漱,直接就睡了。

    翌日一早,苏蜜正睡的香,就觉得好像有人在解她的衣服, 她心里一惊,倏然睁开了眼眸。

    入目却是傅奕臣的一张俊美面容,他骑在她的身上,邪恶的手正解她身前的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