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376章 这次我是认真的

第376章 这次我是认真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376章 这次我是认真的

    “奕臣,能碰上你真好!”

    她不觉冲傅奕臣笑的一脸甜蜜幸福。

    她眸光盈盈若水,傅奕臣被她看的心神一荡,一把扣住了苏蜜的腰。

    他禁不住的低下头,菲薄的唇离她越来越近,苏蜜心跳加速,睫毛颤抖。

    直到……

    老太太轻咳了一声,两人才意识到,他们还在客厅里,一群人都在看着呢。

    苏蜜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傅奕臣也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松开了苏蜜。

    谢老太太打趣的看了两人一眼,“丫头送阿臣上去趴着吧,你们想干嘛干嘛,也省的我们这些人碍眼。”

    苏蜜脸更红了,嗔了傅奕臣一眼。

    傅奕臣却低下头,轻声道,“你先勾引我的!”

    苏蜜,“……”

    有吗?她就是说了一句话好不,自己一点定力都没有,还说别人!

    “我陪外祖母说话……”

    谢老太太打趣的目光让苏蜜羞红了脸,哪好意思跟着傅奕臣上去。

    谁知道她话还没说完,傅奕臣就截断了她的话。“外祖母有嘉贝嘉宝还有妈妈一起陪着呢,你上去照顾我!”

    他说着牵起苏蜜的手就走,身后还响起嘉宝的声音。

    “妈咪好好照顾爸比哦,嘉宝陪着外祖母说话!”

    苏蜜被拉着上了楼,只觉背后还有佣人们带着深意的暧昧目光。

    她又瞪了傅奕臣一眼,“脸皮真厚!他们肯定都以为我们进屋又做那种事儿了……”

    刚刚换药的事儿,已经够让人羞臊的了,现在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她呢!

    苏蜜一想到自己会被打个饥渴的标签就好崩溃。

    傅奕臣却毫不在意,低声道,“所以,他们既然误会了,我们什么都不做,岂不是白白被冤枉?”

    他说完,低头吻上了苏蜜的唇瓣。

    刚刚在下面,他就忍不住想这样做了。

    两人冷战了一场,感情好像又深了一些,现在拥吻着苏蜜,傅奕臣竟有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苏蜜也感受到了他唇齿间的温柔和珍视,抬起手来搂着傅奕臣的脖颈,回应起他来。

    渐渐的就有点失控,苏蜜抓住傅奕臣的手。

    “你的伤啊!你是不是还想请一次医生!”

    “该死!你怎么这么甜!勾死我算了!”

    苏蜜看着傅奕臣暴躁憋着的模样,忍不住埋在他怀里笑了起来。

    那边,黄芸从傅家离开,坐的是迟景行的车。

    刚上车她就禁不住发了脾气,将手里的包狠狠的往窗上砸了几下,气的脸上发白。

    “妈,你和窗户较什么劲儿!”

    迟景行上了车,笑着道。

    “你说,你既然早知道苏蜜的孩子是傅奕臣的,你为什么不说?”

    黄芸怒声问道,要是知道这个,她也不至于这样丢人。

    迟景行一面将车开动,一面耸肩,“有什么好说的,阿臣是喜欢苏蜜才和她在一起的,又不是因为孩子。”

    “哼,不是因为孩子?怎么可能?要不是有孩子,她那样的女人,怎么能入得了谢老太太的眼!”

    黄芸面露嘲讽,冷声说道,毫不掩饰厌恶和不屑。

    “我看老太太也是老糊涂了,看到外孙子外孙女的,心里喜欢就什么都不管了。可咱们这样的人家,想要孩子还不多的是女人愿意生?两个私生子,有什么好稀罕的?”

    迟景行有些无奈,看了黄芸一眼,眼睛里又流露出一些怜悯。

    他的父亲也是个风流的,外头多的是那种攀附权贵的女人勾引,小三小四的一大堆。

    所以黄芸特别恨那些攀龙附凤的女人,这么多年,就有些偏执,一看家世不行就会觉得是那种坏女人。

    “妈,谢老太太何等睿智,怎么会识错人?你别一竿子打死所有人,苏蜜和白淼淼真不是那种女人!你也给淼淼一个机会,让她证明自己,我们……”

    “住口!那苏蜜要真不是贪富贵的,又怎么会偷偷摸摸的生下孩子?她和白淼淼是一丘之貉!你要还当我是你妈,就不要总是和我对着干。有些女人玩玩就算了,你要让她进门,休想!”

    黄芸沉声固执的说道,迟景行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车中沉寂了下来,直到跑车开进了迟家大院,黄芸下了车,却见迟景行没熄火。

    她询问的看向迟景行,迟景行却盯着黄芸的眼眸,难得褪去了平时的吊儿郎当,神情严肃的道,“妈,这次我是认真的!”

    他说完,调转车头,直接离开了。

    黄芸愣了半天,气的将包砸在了地上。

    只是这却不能减轻她的愤怒,回到别墅,她心里渐渐不安起来。

    一想到迟景行的话,黄芸就坐立不安的,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不能让儿子被坏女人勾引哄骗了。

    “找个侦探社,我要知道白淼淼的所有事!”黄芸吩咐道。

    一处高档小区里,刘淑珍和苏振海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播的是苏蜜的新闻。

    “据警方相关人士透露,苏蜜公寓失火,很可能是一场谋杀,警方现在正在加紧时间调查,因案件还在调查,不方便透露更多,此事后续,记者将会一直跟进调查……”

    记者的话让刘淑珍白了脸,她慌乱的打碎了水杯,抓着苏振海的手,“怎么办,怎么办?警察已经怀疑了!”

    苏振海安慰她,“你先别慌张,咱们去医院,苏蜜亲口说的警察认定是意外失火,这些记者和媒体都是怎么能博关注度就怎么说,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可是我心里好慌啊,你说马路上或者那里的监控会不会拍到了我,我怎么觉得早晚都要查到我……”

    刘淑珍脸色愈发白了,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苏振海也是不安,“所以你干嘛要做这样的事!这要是让……那位知道了,他也饶不了我们啊!而且虎毒不食子,这要是查到了你,当年的那件事,苏蜜的身份,很可能就包不住了!”

    “我也是冲动……怎么办?怎么办?”

    刘淑珍哭着说道,六神无主的。

    苏振海叹了一声,可他能力有限,没权没势,警察那边他也左右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