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283章 以后由我来宠爱她

第1283章 以后由我来宠爱她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什么?你们竟然还敢逼着悦悦下跪?你们真的是……”

    曾长冬回头怒目瞪着曾明柔和陶倩,抬起巴掌就又要往两人的身上招呼。傅嘉贝却冷笑了一声,淡淡开口道,“曾先生还是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我知道,这母女两个才是曾先生的心尖宠,既然如此,悦悦我就带走了,以后由我来宠爱她便够了

    !”

    傅嘉贝声音沉沉的说道。

    依靠在他怀里的曾明悦听到他这话,心里一颤,她本能的攥了攥傅嘉贝的衬衣,抬头去看他。

    他也正好低头看过来,院子里昏黄的灯光透过车窗映在他俊美的面容上,给他笼着一曾暖黄的光晕,柔和了男人的轮廓,也让男人的眸光愈显温柔深情。

    曾明悦险些溺毙在他的目光里,只觉心尖都不停的颤抖,眼眶却因他的话不自觉的发热发红。

    她泪光盈盈的,眼里是感动情动,是依赖委屈,也盛着欢喜和满足。

    傅嘉贝凝视着曾明悦,心里也柔软的厉害,抬手抚了抚她微红的眼角,动作充满了怜惜。

    他想她知道,他并不是因为要给她撑腰出气才故意这样说的,而是有感而发,说的都是真心话。

    曾明悦睫毛颤了颤,耸了耸鼻子,紧紧抱住傅嘉贝的腰,埋进了他怀里去。

    傅嘉贝笑了笑,抬手抚着她的发丝。

    车里的气氛很温馨,可车外就完全不同了。听到傅嘉贝的话,曾长冬的脸色就完全变了。

    傅嘉贝的话,是支持曾明悦和他断绝父女关系吗?从前断绝也就断绝了,可现在,曾明悦有了傅嘉贝这个男朋友啊!

    曾长冬觉得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总算要起作用了,就像一个投资,他已经赔本投了二十年,现在开始要大大的盈利了,却要将他踢出局?

    这怎么能行?

    “傅少!您一定是误会了,悦悦是我的大女儿,是我和发妻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宠爱她?我可能对她给予的期望太高,平时有些严厉了!”

    曾长冬说着见傅嘉贝神情不动,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心思一动,忙又回头去抓了陶倩和曾明柔上前。

    “你们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明明和我说是要找悦悦道歉,竟然阳奉阴违,还不快点跟傅少道歉!”

    陶倩和曾明柔刚刚都看到了,车里曾明悦被傅嘉贝抱在怀里,那个对着她们浑身都是冷厉之气的天之骄子,抱着曾明悦,呵护如宝。

    她们是真的没有想到,傅嘉贝竟然会如此在意曾明悦,这样的天之骄子,高高在上,顶尖富家子弟难道不应该只是和曾明悦随便玩玩吗?

    现在两人被曾长冬推到了前头来,顿时都脸色发白,吓的瑟瑟发抖。

    “傅……傅少,我们……”

    陶倩刚结结巴巴的张口,傅嘉贝就抬了下手,他没看陶倩母女,好像看两人一眼就会脏了他的眼睛一样,但是却阻止了陶倩的道歉。

    “曾太太和曾二小姐不曾对不起我什么,就算是道歉也不应该是对我吧。”

    男人冷声说着,又低头去看怀里的姑娘,声音再度温柔了下来。

    “别一直趴着,脸还肿着呢,捂坏了。”

    曾明柔就站在车前,看着车里傅嘉贝低头哄着曾明悦,只觉比自己刚刚挨曾长冬的打更让她难受。

    她脸上写满了嫉恨,死死盯着窝在傅嘉贝怀里都没露面的曾明悦,在心里不停的骂。

    贱人贱人!

    这时候一道如利箭的目光扫了过来,曾明柔一个哆嗦,看到车里那个尊贵的男人终于扫了她一眼,只是那一眼竟然似带着森寒的杀意,让她膝盖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曾明柔没跪倒,软着身子想要站起来,曾长冬站在一边儿却眼疾手快,一把按在了曾明柔的肩膀上。

    “啊!”

    曾明柔惊呼了一声,直接被曾长冬给按的跪在了地上,她一脸的茫然屈辱,曾长冬却又狠狠推了她一下。

    “还不快跟你姐姐道歉赔罪!你逼着你姐姐跪下认错,现在也该跪下给你姐姐认错才是!”

    曾长冬厉声说着,一副公平公正的严父形象。

    曾明柔跪在地上,只感觉满院子的人都在看着她,她屈辱又不可置信。

    一向疼爱她的爸爸竟然这样对她!

    曾明柔脸色惨白,低着头,浑身僵硬。

    “说话啊!你哑巴了!”

    曾长冬却不满意曾明柔的表现,又推了她一下。

    陶倩见自己的亲女儿被这样对待,到底忍不住了,拉住曾长冬,“老公……”

    “你闭嘴!都是你,你个毒妇,要不是你的溺爱,柔柔会变成这样?连亲姐姐都容不下?”

    曾长冬一把甩开了陶倩,扬手就又被了陶倩一个耳光。

    “啊!”陶倩也被打的退了两步,踉跄了下没站稳,跌坐在了地上,她怔了一下,便抱着曾明柔,母女两个抱在一起呜呜的哭了起来。

    曾长冬一脸难堪,他恼恨的瞪了两人一眼,看向傅嘉贝。

    “傅少……是我没管教好,让悦悦受了委屈……悦悦,你说,爸爸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爸爸?”

    曾明悦根本就不想要搭理曾长冬,甚至不想认曾长冬这个父亲。

    她觉得特别的丢脸,有这么一个趋炎附势,狼心狗肺,自私自利的父亲。

    她转过了头,只拿后脑勺对着曾长冬。

    曾长冬一脸尴尬的冲傅嘉贝笑,傅嘉贝目光落在了跌在地上哭的曾明柔身上,眸中闪过一抹冷厉。

    “曾二小姐哭什么?曾二小姐亲手打了我女朋友五个耳光,现在我和悦悦并没有动二小姐一根手指头吧?二小姐和曾太太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仗势欺人了。”

    傅嘉贝的声音清清淡淡,可却带着浓浓的不悦和嘲讽。

    抱在一起哭的陶倩和曾明柔顿时就僵了身子,浑身生寒。

    曾长冬也面色微变,怒声道,“都别哭了!”他又转头冲曾明悦道,“悦悦,曾明柔她打了你五个耳光,现在爸爸就在这里,你也打她五个耳光,爸爸都给你做主,可好?”